《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0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雨这些年,都给山里的孩子助学,把自己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全部汇给山区里的孩子,这件事情,她已经做了很多年了。

  在大学的时候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
  齐妃是老师,妹妹跟她谈起教师罢工这事,齐妃道:“这是有人要抹黑你姐夫。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钱是县里挪用的,跟他没半点关系。黑锅却用他来背,而且他还不能辩解。”
  姐妹两个在客厅里谈起这事,何汉阳也在县里开会。
  针对此事,要马上解决。
  刘长河对此非常不满,认为自己的工作方针没有错,因此在会议上,两个人就扛了起来。
  刘长河说,“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长宁发展,这也是迫不待已的事,临时挪用一下问题不大,没想到他们这些人思想觉悟如此低,动不动就闹事。”
  何汉阳对他这番话,表示非常无语。把人家的工资拿来搞工程,你不让人家吃饭了,还说人家觉悟低。
  何汉阳不想跟他继续争论下去,扬声道:“我们必须想办法解决教师的工资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而且我已经答应他们,一个星期之内钱到位。给我们的时间,最多只有三天。”

  刘长河说县财政根本就没钱,每一分钱都算得死死的,一下子哪去抽调这么多钱来?
  教师们的工资,两个月算下来,也是好几百万。
  他看着何汉阳,“要不再找小顾县长,想办法帮我们贷点?”
  又是找人家贷款,何汉阳很郁闷,自己犯下的错误,总让人去擦屁股。上次顾秋贷款八千万,现在又要找他,刚才还有人把黑锅扔给顾秋。

  何汉阳说,“这个你去想办法。”
  刘长河说,“你跟小顾县长熟,你说话他会听一些,何书记,就麻烦你亲自打个电话,我再去找他吧!”
  何汉阳气晕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还要我亲自给顾秋打电话,脸皮有多厚啊!
  散了会后,刘长河的秘书在背后说,“何书记好象不愿意。”
  刘长河哼了一声,“风头他出尽了,出力的时候,就想撇开,恐怕没这么容易。”
  今天的记者采访,他都知道的,没有让他露个面,记者就走了。要是记者在报社发个报道,说他何汉阳如何如何替困难教师解决问题,他倒是好,露了脸,自己算什么?
  刘长河不高兴,因此把钱的事,就推到何汉阳身上。他心道,反正是你答应的,许下的承诺,一个星期拿不下来钱,我可不管啊。
  要是他们再闹,我再出现把钱的问题解决,人家说起来,还是我这个县长比书记管用,能解决实际问题。

  刘长河这点小心思,何汉阳当然不知道。从这件事情上,也再次说明了,刘长河这人心眼的确小,容不下人。
  如果教师的工资问题解决不了,下次这些人闹事,肯定是冲着县委去的。秘书还在旁边说,“今天何书记算是露了脸,赚大了。”
  刘长河脸色一黯,很不高兴。
  顾秋和王为杰,杜小马在吃饭的时候,何汉阳打电话过来,说想见他一面。
  顾秋说,“我和朋友在一起吃饭,要不你过来?”
  何汉阳当然不好意思过来,他就道:“没关系,我等你。”
  杜小马问,“他们长宁的问题解决了没有?”
  顾秋说,“估计有点县,刘长河这人心眼小,急于求成,在想二三年之内,把长宁搞上去,反而让长宁县负债累累。”
  王为杰说,“长宁县的财政大权,一向由刘长河做主,何汉阳只管人事,对于刘长河来说,权力有点失去约束。现在他四处贷款,将来恐怕是个麻烦。”
  杜小马没说话,他对长宁的问题不是太了解。

  三人在吃饭的时候聊到黎小敏的问题,王为杰道:“小敏在生了吧?”
  他们是去年年前结的婚,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快到了。
  杜小马点头,“就这几天。”
  两人笑了起来,“终于要做爸爸了,杜省长开心了。”
  这段时间,杜夫人一直留在长宁,因为媳妇要生了,她格外重视。这可是他们杜家,最年来最大的喜事。
  顾秋倒是好久没见到黎小敏,也不知道她现在变成什么模样。听杜小马说,黎小敏要生孩子了,他就想给孩子送个礼物。
  八点半,顾秋说,“我先走一步,何汉阳还在等我。”

  回到车上,顾秋给陈燕打电话,“黎小敏在生了,你帮我准备一下。”
  陈燕说,“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要是知道性别的话,送礼就方便些。”
  顾秋道:“就这几天时间,你可以等到她生了再去。”
  陈燕说行,问顾秋,什么时候有空?
  顾秋明白她的意思,“陈县长啊,我倒是有空,就怕你没空。”
  陈燕说,“你有话就过来啊,好久没过来看我了吧?”

  顾秋笑,“这种现象不多,很不正常哦!”
  陈燕娇嗔道:“就你思想坏,得了,不跟你说了。”
  顾秋笑着挂了电话,车子经过茶语轩,楼上一片漆黑。
  他从窗口看了好久,想到夏芳菲的模样,不由有些失神。
  一楼的门口,挂着一块牌子,写着,门面转让。
  顾秋的心里一跳,茶语轩要转让了?
  不知为什么,顾秋心里竟然有些不舍。
  车子开过去,何汉阳在另一家茶楼里等。

  顾秋来了,何汉阳朝他点头,“终于把你等到了。”
  顾秋问,“何书记有什么指示?”
  何汉阳笑得很勉强,“别这么说,现在我哪能指示你啊,你都已经是省纪委的主任了。”
  顾秋道:“你还是我的老领导嘛,我记得的。”
  何汉阳说,“今天我是找你来帮忙的。”
  顾秋故意装傻,“开什么玩笑?我不信。”

  何汉阳拿出包烟,“来一支吧,抽了烟再谈事。”
  顾秋伸手拿了支烟,“到底是什么情况,让你如此不得开心颜?”
  何汉阳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长宁县那点事,搞乌烟瘴气的。当然,我不是推卸责任,我也有错。”
  他还没说原因,就先自责了。

  顾秋觉得好奇怪,何汉阳说,“长宁县本来是全市第二大经济体,但是这段时间,政府把路子铺得太广,步子迈得太大,很多工程项目同时上,如此一来,资金紧缺,很快就周转不成了,我真担心这些项目,都会变成烂尾工程。”
  顾秋明白了,“看来是缺钱。”
  何汉阳说,“教师罢工一事,已经说明问题很严重,他们已经把资金挪用到如此地步。我不看还不知道,昨天去查了一下,简直是不知道怎么来形容。”
  顾秋心想,这个窟窿恐怕是一时半会,补不上去了吧。如果要救活这场面,只有继续加大投资力度。

  顾秋说,“光靠贷款也不是个办法,得引进外资啊。把人家的钱拿过来,干自己的事。这不就解决问题了?”
  何汉阳摇头,“哪这么容易,据我目前的估计,扯大了,至少有好几十个亿的窟窿。”
  顾秋猜测,他这还是保守数字。
  当时刘长河看到自己贷款,几千万他都要分一杯羹的,现在看来,情况的确不容乐观。
  何汉阳道:“希望你能出面,想办法贷点款,否则这些项目没有资金周转,项目运作不起来,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