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0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恨不得一夜之间,把整个长宁所有项目都上上去。
  那怎么行啊?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不能一口吃个胖子。
  这下出事了吧,拿人家的工资,去垫自己的政绩,还要不要人活啊?
  现在乱套了,听说刘长河准备动用公丨安丨局的人,用武装力量来对付这些教师。

  这是要出大事的,何汉阳抓起电话,给刘长河拨过去。
  刘长河听到电话响,迟迟没有接。
  秘书在旁边提醒,“是何书记的电话。”
  刘长河说,“有什么用?他能给我搞到钱吗?”
  长宁县里,何汉阳很开明,把财政大权交给了刘长河,而他只管人事,对于干部任免问题,不管是哪个一把手都要牢牢抓住的。
  所以长宁县的财政状态,何汉阳还没有刘长河清楚。

  刘长河居然不接电话,何汉阳很恼火。
  叭地挂了电话,他就站起来,“走,去县府!”
  秘书提醒他,“那边很乱,这些教师把政府的门都堵了。”
  何汉阳说,“走吧,我们马上过去。”
  刚出来,就看到办公室主任匆匆而来,“不好了,不好了,丨警丨察出动了。”
  何汉阳喊,“不好,要出大事。”
  何汉阳的车赶到县政府门口,丨警丨察已经到了,二三百多名丨警丨察,全副武装,带着头盔,拿着警棍。

  教师们看到这一幕,立刻紧张起来,双方都对峙在大院门口。
  刘长河坐在办公室,背着双手看着楼下。
  秘书问,“真要用武力驱散吗?”
  刘长河道:“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秘书无言以对。
  一阵急促的口哨声,公丨安丨局局长拿起喇叭喊话,“所有的人听着,给你们十分钟考虑时间,如果再不散去,将以围攻政府机关,煸动闹事的罪名拘捕你们。”
  教师们都站起来,拿起手里的盒子饭盒子,方便面盒子,矿泉水朝他们扔过去。“我们只是要回自己的工资,你们凭什么对我们动武?你们的枪口是对人民,还是能犯罪分子的?我们要上丨访丨,要告状。”
  公丨安丨局长大手一挥,“准备——”
  眼看他们就要开始攻击了,何汉阳匆匆下车,朝人群中大喊,“住手!”
  有人看到何汉阳,立刻提醒了公丨安丨局长。何汉阳已经朝他走过来,大声吼道:“混蛋,谁叫你们来的?回去,都给我退下!”
  公丨安丨局长哪敢退?万一这些人借机闹事,一发不可收拾,这就惨了。何汉阳抢过喇叭,开始喊话。
  “同志们,各位教师朋友们,大家静一静,我是县委书记何汉阳——”
  刘长河的秘书在楼上见了,立刻向刘长河汇报,“何书记来了!”
  刘长河从窗口看下去,“走!”
  何汉阳拿着喇叭喊,“请大家静一静,大家有什么困难,请派出三到五个代表,进办公室好好谈谈。这样闹下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能加深双方之间的误会,我是长宁县县委书记,请大家相信我一句话。”

  到底是权威人物,喊几句,这些人就不闹了,县委一把手亲自出马,当然要给他面子。
  如果连何汉阳的面子都不给,说明你不是来解决问题,而是来闹事的。蓄意闹事的要抓起来,不能估息。
  于是双方都冷静下来,刘长河从办公室出来了,“何书记,这样太危险了,他们这是暴动,无法无天。”
  事情搞成这样,何汉阳当然不爽。你堂堂一个县长,看到民众上丨访丨,龟缩在屋里不出来,算什么事?
  何汉阳没有理他,对公丨安丨局的同志说,“你们都退下,不要站在这里吓人。”
  公丨安丨局长道:“万一他们闹事怎么办?”
  何汉阳说,“他们都是为人师表的教师,不会这么极端,走吧,走吧!”
  公丨安丨局长只好把人撤了,教师派了五个代表,跟县委书记面对面谈话。
  何汉阳来到县政府办公大楼四楼的一个小会议室,跟这些人交谈。
  一名教师说,“县里为什么要卡住我们的工资?我们的工资本来就不高,一个人工作要养活一家人,几个月不发工资,让我们怎么生活?”
  另一名教师说,“建学校我们支持,可不能为了建学校,不让我们吃饭过日子。老师也是人,再崇高伟大,还是要吃饭,要过生活,在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情况下,怎么叫人家安心工作?”

  一名五十来岁的女教师站起来,“我们听说,这都是姓顾的县长搞出来的,为了捞什么政绩,挪用我们的工资,他有本事怎么不去想办法向上面要钱?卡住我们干嘛??”
  何汉阳抹了把汗,怎么又把顾秋扯进去了?这些造谣的人,本事还真不一般啊。
  要是让顾秋知道,有人这么黑他,岂不要气死?
  何汉阳耐心做了解释,“你们不要人云亦云,修建学校的资金,我们早就从省里下来了。你们工资问题,跟此事无关。这样吧,你们都回去,我会在一个星期之内,把钱筹到位。保证把你们的工资发下来。”
  齐雨用相机拍下这一切,何汉阳看到齐雨,“你们看,有这位记者做证,我以县委书记的名义,跟你们许诺,这总行了吧!”

  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终于还是同意了。
  没办法,人家说一个星期帮你们发下来,再闹下去就没意思了。教师们纷纷点头,答应了这个条件。
  教师们离开,齐雨走过来,“何书记,你不要动,我给你拍张照。”
  何汉阳说,不要拍了,不要拍了。
  咔嚓,齐雨还是拍了一张。
  何汉阳道:“你是省报的记者?”
  齐雨点头,收起相机。

  何汉阳说,“到办公室喝杯茶吧!”
  齐雨知道他有话要说,“就这里好了,您说。”
  秘书给两人倒上茶,何汉阳对齐雨道:“这件事情,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别往上面报了。”
  齐雨说,“不行啊,是上面通知我来的,我要是不上报,回去怎么交差?上面会怪我失职。”
  何汉阳说,“你这报上去,我们就太被动了。这不是什么好事,是丑闻。帮个忙吧?”
  齐雨道:“这也是好事,并不完全是坏事。”
  何汉阳问,“怎么成了好事?”
  齐雨道:“今天的事情,虽然有点强差人意,但是你身为一个县委书记,能够亲自出面摆平这件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很鲜明的例子。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对你是百利而无一害。一个县委一把手,能光明磊落,站在教师的立场上解决问题,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何汉阳苦笑道:“最好不是不见报,否则我们又要挨批了。”
  齐雨说,“不见报是不可能的,顶多我稿子的角度调整一下。”
  何汉阳叹息道:“那好吧!”

  他看到秘书一眼,秘书立刻将早准备好的信封拿出来,何汉阳道:“齐记者,辛苦了!”
  齐雨说,我会掂量好分寸。
  齐雨搞完采访,齐妃打来电话叫她过去吃饭。
  齐雨赶过去,跟齐妃说,“今天又捞了个红包,姐,你帮我汇出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