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68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阳汉虽然很少说话,但是一旦开了口,顾明瑜再强势也只能忍让。
  更何况还是当着凌柯的面,她就更不能跟自己的丈夫顶嘴,这也算是言传身教吧。
  因为柏南修执意要搬,第二天,凌柯就从豪门深深的柏家大宅搬到了有些期待的景阳。
  送柏南修与凌柯去景阳的司机又是上次顾明瑜所谓的助理秦叔。
  车开到景阳,凌柯下了车,站在院子前看向自己梦想中的带着恐怖色彩的房子。

  最后。她的梦想破灭了,景阳的房子一点都不破,不仅不破还十分完好。
  铁艺大门后是青石板铺成的台阶,台阶不高也不多,只有三阶。台阶之上是一条林**,路不宽但很平坦,圆圆的鹅卵石砌在道路的两旁很有一点欧式庭院的风格。
  穿过林**接下来就是一边花海。
  对,是花海。凌柯站在五彩缤纷的无名小花前,都不知道自己是入住还是去郊游。

  秦叔带来的几个工人帮凌柯与柏南修把行李从车上搬到了主屋里。
  工人们鱼贯而行,绕过花海进了一间两层小楼。
  凌柯这才回过神来,她回过身看着柏南修,问,“这就是景阳的房子?”
  “是呀,这里以前是奶奶在住,奶奶喜欢花所以这里种了很多花,就算没有人打理,这些花自生自灭也开得不错。”

  “奶奶真是一个浪漫的人!”凌柯耸耸肩,“可惜她在法国,要不然我真想向她讨教一下怎么浪漫。”
  “你还是别讨教了,画虎不成反成猫,你就这样吧,天天睡懒觉吃饭用碗倒,挺好!”
  凌柯白了柏南修一眼,她觉得那句天天睡懒觉吃饭用碗倒这句话是在讥讽她。
  因为蜜月回来之后,凌柯的体重已经从九十飙到了九十三。
  柏南修简直拿她当猪在喂,她喜欢吃什么他就买什么,让人难以抗拒。
  凌柯跟着柏南修进了屋内,跟柏家的奢华不一样,这里的装饰与陈列透着一股浓浓的异国风情,前屋的大露台上安放着躺椅、摇篮,室内有宽大的餐桌与舒适的沙发,厨房整洁明亮,最可爱的是后面还有一个大酒窖,绕过酒窑推开后门向前再步十几米就是一条小溪。
  凌柯站在溪边朝上看,四周围着铁栅栏,看来这房子的防护功能还挺不错的。
  只是这溪水?

  “是地下河。”柏南修跟凌柯解释,“景阳这个地方有很多泉眼,地下河很多,外曾祖父就把这里给挖开形成了溪流,为的就是给前面的花灌溉。”
  “哇,外曾祖父真是一个聪明人。”
  凌柯说着转身跑到一处高点的看台,她想更好地看看四周的风景。
  柏南修也跟着走了上去。
  凌柯一上去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柏南修奶奶的这橦房子还有一个附属房,它隐在花海与树木之间,从前院走上来时看不到,但是从看台上看就一清二梦。
  “那是什么房子?”凌柯指着那处比这里小一点的附属房问。
  柏南修看着它,过了很久才说道,“那是奶奶为姐姐修建的,姐姐也喜欢花,她说想一睁开眼就看到花的样子,所以奶奶就让人在花海的边缘修了那间房子。”
  这么一说,凌柯倒是记起来,柏南沁曾说过她在澳大利亚有一个花房。
  看来姐姐真是一个爱花之人。
  而她也像花一样,优雅、美丽,让人心疼。
  凌柯甩了甩头,她不想在柏南修面前表现出对柏南沁的这种情绪,于是又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咦。我们还有邻居?”她指着围墙外一橦气派的别墅问。
  柏南修眉头皱了一下,“是肖英城的房子。”
  “他就住在我们隔壁?”
  “也不是一开始就是邻居,这橦房子好像是五六年建的吧。”柏南修好像不太想说肖英城的事,他拉起凌柯的手说了一声走吧,带着她下了看台。
  凌柯一边跟着柏南修下楼一边问,“你昨天说二叔会过来打理这边的房子,二叔是你爸爸的弟弟吗?”
  “不是亲兄弟,当年我爷爷出世后,二叔的父母对我奶奶有很多关照,后来我奶奶就认了二叔当了义子。”

  “他们住在什么地方?”
  “就在不远的……”
  柏南修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前屋里有个大嗓门的男人在喊。
  “阿修,阿修是你吗?”
  柏南修连忙往外走,边走边对凌柯讲,“我二叔来了。”
  凌柯跟着柏南修的脚步走出前屋,就见一个五十左右的粗壮汉子站在外面,他满脸含笑,倒显得十分憨厚。
  他一见柏南修就上来给了他一拳,笑着说道,“你这小子终于肯回来啦!”
  柏南修笑着喊了一声二叔,看样子他平时跟这位二叔关系不错。
  凌柯走到男人面前也跟着喊了一声二叔。

  “这是侄媳妇吧!”男人指着凌柯问,“哎呀,上次听说你们结婚,我去你们家道贺,你爸说你们回S市了,后来你们在S市举行婚礼,你爸又没跟我们说,害得我喜酒都没有喝成。”
  柏南修连忙解释。
  男人表示理解,“我知道,你呀结个婚不容易,速战速决好。”说完他又问凌柯,“行李都搬进去了吗?晚上就到二叔家吃饭,你二婶的手艺不错。”
  凌柯看着柏南修。
  柏南修殷然同意。
  晚上,柏南修就领着凌柯去了二叔家。二叔姓方,叫方成刚,有个女儿叫方喜,年龄跟凌柯差不多,还在上大学。
  方喜见柏南修来,很是亲热地喊了一声哥,然后看向凌柯,想了半天才喊了一声大嫂。

  柏南修打趣,“方喜,干嘛要想这么久?”
  方喜笑着说道,“大嫂像个高中生,我怕喊错了。”说完她凑到柏南修面前小声质问道,“哥,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老牛吃嫩草?”
  柏南修一听哈哈大笑。
  凌柯倒是有觉得有趣,她没有想到柏南修还有这样的亲戚,怪不得柏南修的奶奶会把房子给他与柏南沁,这附近有这么可爱的人在,可比那奢侈气派显贵的房子有生气的多。

  一顿晚饭下来,方喜跟凌柯就完全熟络了,她一听凌柯已经大学毕业还比她一岁,怎么都不相信。
  “我还以为你才十八岁呢!”方喜一边说一边摇头。“怪不得哥不想回帝都,这帝都女生性格太豪长得像老爷们似,不像你们S市的女生温顺可爱。”
  凌柯听方喜这么说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其实方喜也属于那种娇小型的女生,长得也很讨喜,特别的眼睛,一说话就笑,像月亮似的。
  她想,方喜所说的豪可能是指性格吧。
  方喜的性格里就有一种豪气在,这从她临走时拍着胸脯对凌柯说的话就能看出来。
  “大嫂,你放心,如果哥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哥从小到大就怕我。”
  凌柯拿眼去看柏南修。
  柏南修只是笑,“行啦,我小时候是让着你,一条毛毛虫谁害怕呀!”
  “我说的不是毛毛虫!”方喜说完还上下挑着她好看的眉头,一脸贼笑。

  回到屋里,凌柯这才问柏南修,“方喜刚才说不是毛毛虫是什么意思。”
  “你见过有人为了生态环境,用自己的废弃物浇花吗?方喜就干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