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6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绵延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脸上,他沉声说不是。
  “可你心里已经怀疑了。别人的风言风语和你的心,都在怀疑我,我知道自己不堪,也知道不配你,你生活的世界对我很陌生,很遥远 , 我洗掉自己身上的风尘气,从交际花蜕皮剥骨,变成一个优雅的贵妇 , 努力让自己更美好 ,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 而不是别人。”

  我捧起他的脸 , 强迫自己和他对视 , 将心虚惊慌都摒弃得干干净净,只有坦荡和委屈。
  “我还不到二十二岁,我经历了那么多黑暗,肮脏,屈辱 , 折磨。我有多感激你是我的男人,我何笙一无所有,这个世界给我唯一的美好,仅仅是你。”
  我离开他的身体转身爬上库 , 将自己藏在被子里,我耸动着肩膀,装出哭泣的样子,然而我的脸上没有一滴眼泪 , 只有深深的无际的惊恐。
  我是真的慌了神,不知道该怎样让他相信我 , 打消他的怀疑,如果周容深知道孩子不是他的 , 我猜他真的会一枪崩了我。
  不只因为我欺骗了他的感情 , 把他玩弄在股掌之间,更因为我背叛了他 , 他痛恨背叛,他在两年前就警告过我 , 不要背叛他,除了这个他什么都可以原谅我。

  而我恰恰踩在了他底线 , 他的逆鳞。
  我在玩火,玩一把可以烧死我的火。
  火种是我自己点燃,乔苍刮起了一阵不肯熄灭的风。
  我们这样一人守着一张库,另一人守着一张沙发,静默到凌晨。

  四点的钟声敲过 , 他终于动了动,他掀开另一头的被子,躺在我身后 , 逐渐向我靠过来 , 他滚烫的胸膛紧紧贴着我后背,任我顽抗踢打,最后失声痛哭,他抱住我,他说好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这样严肃,我不该吓到你。
  他问我知道四十岁的男人,谈一段爱情 , 又畏惧爱情的感觉吗。
  他这句话令我的哭声和挣扎戛然而止。
  他扳过我柔轮冰凉的身体,让我面对他,月色穿透薄纱 , 穿过空气 , 落在我满是泪痕的脸上 , 也笼罩在他眉眼。

  “我只是在乎。”
  他说完这五个字 , 吻住我有些干裂的唇 , 我们维持这样亲吻的姿势,吞咽着对方的呼吸,一直到天亮,谁也没有提起昨夜的事。
  临近中午他给我一条紫色镶钻的旗袍,让我换上后和他出去参加一个应酬。
  我问他对方什么人 , 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身份,我也不必这么隆重,毕竟在特区比周容深还高贵的人很少,交际场也是要看人下菜碟的。
  他站在镜子前 , 换好一件蓝紫色的衬衣,系扣时告诉我就穿这个。
  我们乘车到达市中心一家酒楼,周容深牵着我的手迈上台阶进门的霎那,我余光看到一辆很熟悉的车 , 可我不确定,因为我再想看时 , 门已经挡住。
  前台询问了预订单号,指派一名侍者将我们带上二楼 , 他停在一扇雅间门外 , 伸手敲了敲,当我听见里面传出的女声时 , 脊背瞬间一僵。
  不等侍者推门,里面的人已经拉开 , 常锦舟那张明媚清爽的脸孔映入我眼帘,她笑着说周局长和太太真是神速 , 不会踩着风火轮来的吧。
  周容深和她礼节性握了下手,迅速松开,她侧身让出一条路,乔苍就坐在紧挨着鱼池的椅子上,他手上捧着一个紫色的钵盂 , 钵盂里满满的黄色鱼食,他指尖捏起一把,朝鱼池内洒下 , 无数鱼游到他面前 , 水面泛起波浪涟漪。

  这样安静温和的乔苍比任何时候都迷人。
  他很沉默,专注喂食向他摇尾乞怜的金鱼,他唇角噙着笑 , 不冷冽 , 不凌厉 , 不荫险 , 那样优雅清俊 , 世间万物在他这样的淡笑中,都黯然失色,灰飞烟灭。
  怎么会有一个男人坏得如此彻底,却还是讨人喜欢呢。
  何止是喜欢,只怕是着魔。
  宝姐说她没有和乔苍接触过 , 但她见过他在江南会所与人谈笑风生的模样,风度翩翩运筹帷幄,每一丝声音,每一个眼神都令人深陷堕落。
  他从容不迫潇洒矜贵的样子是真的迷人。
  她说还见过乔苍打架 , 就在江南会所的走廊,那伙人不认识他,迷迷糊糊喝了酒撞上去,撒酒疯指着他鼻子骂他挡路 , 骂他一身黑色晦气,知不知道爷刚得了个大胖小子。

  在冷酷挺拔的乔苍面前 , 他们仿佛一拨小丑,肆意演着自己可笑的角色 , 那晚乔苍也没有放过这些不知死活的人 , 他几时受过这样的谩骂和侮辱,整个广东谁不忌惮这位从金三角毒窝里熬出来的黑老大 , 他的名字甩出去落地砸坑,天都要变。
  宝姐当时很激动拉着我的手 , 我还是第一次从这个阅人无数的中年交际花脸上看到那样神采飞扬和惊愕赞叹的表情。
  她说何笙,江南会所凡是见过乔先生的人 , 都说他杀伐果断,英姿勃发,如果你有一天背叛了周局长,爱上的男人是他,我会制止你 , 让你清醒自己无法驾驭,但我一定不会觉得不可思议。
  她说他见过打架最酷的就是乔苍,她觉得自己这么见多识广 , 也遇不到那么厉害的男人了。
  这是我头一回听宝姐夸人。
  我站在门口有些束手无策 , 不知该不该进,来之前周容深没有告诉我要来应酬的是这两个人,否则我想尽一切借口也会避开,这原本就是一层将要被捅破的纸,怎么还能往上面戳。
  乔苍听到动静看向门口这一边,深邃目光津准无误落在我脸上,和我视线相对,我身边站着周容深,根本不敢和他有半点交集 , 仓皇转移视线。

  周容深牵着我的手松开,我立刻挽住他,他身体本能一僵 , 但很快他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 满意我对他的依赖 , 以及在乔苍面前表现出的只属于他的娇憨和温柔。
  美色当前 , 男人很容易动摇 , 他昨晚抱着我为我擦拭眼泪吻我的嘴唇时,我就知道他那点怀疑在我的梨花带雨中已经被消磨得仅剩一点了。
  周容深低下头,眼眸含笑,他柔声问我怪不怪他没有提前说清楚。
  “你的客人,我又不熟 , 只是陪你,你和我说什么。”

  他笑得更愉悦,吻了吻我手背,“也对。”
  我们进入雅间 , 周容深为我拉开椅子,我坐下后他主动走到乔苍身边,“乔总神清气爽,是不是有喜事。”
  乔苍往水池中洒下最后一把鱼食 , 将钵盂放在窗台,他接过常锦舟递上的方帕 , 非常细致擦拭手指,“我哪有喜事 , 做生意养员工 , 每天生活在竞争中,和周局长职场得意又迎娶娇妻相比 , 实在算不得什么。”
  他们握了握手,笑得都很平静自然 , 看不出是隔着深仇大怨的模样,“乔总过谦 , 现在哪条路上的人不敬重你,过不了多久我也要在乔总的面子下混日子了。”
  乔苍笑得荫恻恻,“这是周局长折煞我,还是对我有不满。”
  周容深挑眉哦了声,“乔总伸了什么不该伸的手 , 让我不满吗。”
  他们默了两秒,松开手哈哈大笑。
  周容深坐在我右侧,我对面是常锦舟 , 她已经剥掉在医院对我百般试探和警告的皮囊 , 招呼我热情熟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