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6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慢条斯理剥了一粒瓜子,泡在酒杯里,看它在水中浮浮沉沉,“太太,气大伤身,女孩子细皮嫩肉,万一砍下去破了相,甚至闹出人命 , 这不是乐极生悲吗。再说她寒酸您贵气,那你和她争执什么,气度是女人最好的粉饰 , 别让你一身珠宝显得虚有其表。”
  她赔着笑脸连连点头 , “您说得对 , 我不和她计较就是了 , 一个丫头片子而已 , 她如果不这么嘴硬,我能和她过不去吗。”
  她瞪了女孩一眼,“还不滚,别在我眼前晃悠,找个鸭子来伺候。”
  女孩抹了一把脸上泪水 , 她转身要走,又迟疑了一下,绕路朝我走来,她刚要开口道谢 , 我抬起手制止了她。
  “不论别人怎么凌辱轻视你,不要妄自菲薄,越是生活在泥泞肮脏中,越要铆足劲儿往上爬 , 给自己洗干净了,到那时谁也不敢再践踏你。”
  女孩摇头说可我什么都没有。
  “谁不是从无到有 , 我在你这个年纪,像刚才为难你的太太 , 早就是我脚下尘土了 , 对我卑躬屈膝,本事自己修炼 , 不要把没有当借口。”
  女孩呆滞看了看我,她什么都没说 , 朝我鞠了个躬,抱着盘子走了。
  我和副市长太太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 , 她找了两个鸭子陪她喝酒掷骰子,我实在熬不住了,叮嘱司机照顾好她,不要让她在这种地方过夜,便坐车回家了。
  我回到别墅整个人像被扒了一层皮 , 津疲力竭话都不想说,副市长太太这么能玩的女人我是真没见过几个,圈子里姐妹儿都是库上摸爬滚打出来的 , 五十岁都未必有她这么能扛 , 也不怕闪了老腰。
  我换了鞋上楼,保姆从厨房追出来告诉我周局长在洗澡,已经到家有一会儿了,问了三次太太怎么还不回来,但是不让打您电话。
  我抬头看了眼卧房,门敞开着,里头灯光四溢,隐约有水声,但很快停止。

  我进屋周容深正从浴室出来 , 他浑身赤裸,皮肤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热水冲洗过肌肉 , 一块块膨胀起来 , 看上去很是诱惑。
  我关上门告诉他今天陪副市长太太在俱乐部玩了十几个小时 , 他问我是哪个俱乐部 , 我说换妻。
  他在沙发上坐下 , 我主动走过去接过毛巾为他擦拭身体,他声音里带着笑意,“你玩了吗。”
  “我玩得了吗。”

  “不一定,你喜欢什么我很清楚,舌头长就可以 , 其余不碍事。”
  我狠狠掐他胸口,掐出一个小小的拳头印,“再胡说,趁你睡着了咬掉你命根子 , 看你拿什么欺负我。”
  我趴在他背上,一边舔舐着他耳廓,一边细致温柔擦拭他小腹和大腿根,我来回游移 , 指尖时不时碰触一下他的家伙,奇怪是今晚周容深和往常很不一样 , 他没有急促喘息,对我的引诱挑逗很平静 , 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我舌头抵在他耳垂上 , 含在嘴里吮吸,他忽然问我 , “是谁把沈姿变成这样,你知道吗。”
  我身体猛然僵住 , 他原本闭着的眼睛在感觉到我变化后缓缓睁开,我咽了口唾沫小声说不知道。
  “金伟老婆找到了 , 她是不是推了你一下。”
  我心里咯噔一跳,不知道该承认还是否认,来龙去脉他都知道,这时候否认已经来不及,只会显得我心虚。
  在我沉默间 , 周容深扯住我手臂,将我从他背上拉下拽入怀中,仰面看我的脸。
  “她被卸了两只手 , 卸掉之前 , 十片指甲盖活活剥下来,手指一根根锯掉,手腕每一条筋脉里都有许多细小的银针,是一根根钉入进去,失血足有一千毫升。你没有看到她的惨状,能做出这样事的人,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脸色惨白,周容深目光不动声色下移,注视着我颤抖手。
  “他为了你 , 什么都肯做。”
  他说到这里停顿,笑着吻了吻我,他嘴唇冰凉。
  “他是不是很喜欢你。”
  他这句话令我如临大敌,我骗自己他不会知道,他相信我 , 不然也不会离婚娶我 , 可终归他是周容深 , 他能在三十多岁爬到市局的至尊 , 呼风唤雨只手遮天 , 掌控着数以万计的刑警,如果不是智慧果断到极致,怎么能服众呢,又怎么站得稳呢。
  我就算有天大的手段和心计,对付女人足够 , 他只不过是不想戳破,不愿看透,而不是真的一无所知。
  我身上冒出一层冷汗,湿漉漉黏在衣服上 , 他非常温柔细致为我拂开垂在脸上的头发,露出我整张惨白的脸庞,他看出我的慌乱无措,也看出我畏惧他的眼神 , 他仍旧不急不恼,含笑抱住我颤抖的身体。
  “我不是没有打算给你一个交代 , 何笙,只要你想要的 , 即使刀山火海我也会给你。遇到你之前我很克制 , 看见你那一刻我的克制崩塌了,我做好了身败名裂的准备 , 我非常清楚,我这个位置娶自己情妇会迎来什么。”
  他撩开我头发 , 在我脖颈深深吻下来,他每张开唇吮吸 , 我就会颤抖一下,他的唇很冷,他的舌尖很热,冰与火的交缠,让我很想失声痛哭 , 把一切都告诉他。
  他唇舌定格在我喉咙,我嗅到他头发清新的香味,“不过没想到 , 有人赶在我前面出手。他对我的妻子和骨肉 , 实在过分上心了。”
  他抬起头,笑容一如既往宠溺而纵容,可他笑得令我心虚,虚到了极点,我宁可他现在和我大发雷霆,抽打我的身体,发谢过后我们之间不存在隔膜,他还是他,我还是我 , 我们在彼此眼中丝毫不变。
  他染着烟味的指尖在我唇上流连而过,“为什么跟我。”
  我说你对我好。
  他问我还有吗。
  “爱情不需要理由,有理由就不纯粹。”
  他眼尾笑出浅浅的皱纹 , “真心话吗。”
  我用力点头 , 他指尖忽然用力 , 我感觉唇磕到牙齿上 , 两方都很痛。

  “男人对你好 , 你就会爱上他,是吗。”
  我脸色大变,仓皇从他怀里爬起来,紧紧握着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我大声说不会 , 永远都不会,我不会爱上他,即使他为我做什么都不会。
  他笑容逐渐收敛,伴随他的沉默 , 和我们之间的无声,他脸上最终一丝表情都没有。
  他注视我的眼睛意味深长说,“我好像还没有讲是谁。”
  我身体一轮,重新跌坐在他腿上 , 他这一次没有接住我,而是任我狼狈挂在他胸膛 , 用手臂勾住他脖子,维持自己的平衡 , 维持这个有些疏离的拥抱。
  乔苍的凶残 , 周容深的深沉,是我这辈子能想到的最可怕的东西 , 我的理智我的聪慧我的城府,在他深沉平稳的窥视引诱下 , 颠三倒四一塌糊涂。
  事到如今我只有赌一把,我根本无路可走 , 我和乔苍那段惊天动地的禁忌畸恋,已经不受控制浮出水面了。
  “容深,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不干净,不清白 , 朝三暮四,水性杨花。”
  我通红眼眶倒映出他清俊的眉眼,轮廓分明的身型 , 出浴之后一丝不挂的周容深 , 真是俊美如天神,如雕刻,他几乎是没有瑕疵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