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6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奎刚说完,我就听到门被拉开了,我看着陈玲站在门口,她说:“以后,在我的家里,不要在提起那个名字。。。”
  赵奎立马闭嘴,我看着陈玲,走过去,我说:“这里的风景这么美,我们可以一起看日出。”
  “没有心情了,本来打算跟你一起看日出的,但是听到那个名字,我浑身都不舒服。”陈玲不高兴的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我很爱你,真的,但是,如果你能在大度一点,我会更爱你。”
  “别的女人可以,我不在乎,但是他不行,唯独他不行,不要在说废话,去把啊召的裤子洗了去。”陈玲说。
  我很纳闷,但是我知道,陈玲不想提及韩凌的原因,她害怕,对韩凌有阴影,因为,她这辈子唯一输掉的人就是韩凌,所以她不想提起。
  对于韩凌跟陈玲之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我一直深爱着韩凌,从未忘记,但是我又跟陈玲相互扶持,相濡以沫,无法割舍,但是他们两个又无法共存,这让我难以抉择,没有办法抉择。。。
  “不是有月嫂吗?”我说。
  陈玲很强硬,说:“啊召不叫月嫂爸爸,你这么伟大的男人,连给你孩子洗裤子,都不想洗,我很难想象,将来你儿子会是什么样子,父母,是孩子的最好的老师,我希望我儿子是个负责任,又专情的人。”
  陈玲的话,很刺耳,我很无奈,走到浴室去,我闻到了一股臭味,看到地上的裤子,上面都是大便,我就骂了一句,小兔崽子,拉的屎真臭,为什么小孩子拉的屎会那么臭。。。
  我没有办法,只好去洗,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给孩子洗裤子,还是带有大便的那种,以前我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但是当我真的去洗的时候,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洗完了之后,我就出去,看着陈玲在跟赵奎说什么,陈玲好像很生气,而赵奎在低着头,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的出来,陈玲真的是有点火了,如果站在他的立场,她是应该有理由发火的,所以,我还是不去招惹陈玲的好,只是可怜了赵奎!
  中午的时候,我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去温泉会所,我包了场,要请我的兄弟们放松一下,陈玲看着我要出去,说:“应酬的事情,让手下人去就是了,你可以在家里多陪陪我们,好不容易忙完了,有点时间,就多陪陪啊召跟阿默吧。”
  我看着陈玲,愣了一会,我看着啊召,瞪着眼睛看我,而阿默坐在一边,手里拿着笔,不停的写着画着,我走过去,看着阿默的话,触目惊心,真的,写的字,不认识,鬼画符一样,画的画,都是恐怖的表情,虽然很抽象,但是,看的出来,都是可怕的画面。

  我摸着阿默的头,她没有任何反应,我说:“你看,外面的花很漂亮,五颜六色的,你可以多用几种色彩来描绘他们。”
  阿默没有看我,但是却站起来,走出去,我看着她站在那一盆盆的话面前,突然伸手把花朵全部都给摘下来了,我看着很生气,但是我又没办法发脾气,我知道,她内心有一个阴暗的世界,他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办法走出来的。
  我不是个教育家,没有办法教育好这样的孩子,但是看着又很不忍心,所以,我决定逃走,我去换鞋,陈玲说:“邵飞,以后不要再说,忙完了就好好的陪陪我们,这句话,我以后都免疫,虽然我很不想,但是我知道,你朝着我爸爸的方向走的越来越近了,你只会变成第二个陈老板。”
  我听着,很难受,愣了一会,我说:“真的有事,等我忙完了,我就真的好好陪陪你们。”
  陈玲微笑了起来,点点头,说:“去吧。。。”
  我听着,虽然知道陈玲失望透顶,但是我还是如释重负,我回头看了一眼在蹂躏后院花朵的阿默,就赶紧逃似的离开这个家,心里很压抑。。。
  我上了车,觉得挺佩服陈玲的,阿默是不是每天都这样,谁知道?我不在家,如果每天都是这样的话,那陈玲得面对多大的压力。
  车子朝着温泉会所开过去,腾冲四大名泉之一,悦客山庄,我没有去马帮五爷的温泉会所,我可不想去找不自在。
  到了会所,赵奎要下车,我说:“等等,陈玲之前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赵奎冷淡的说着。
  我无奈的说:“妈的,把你当孙子骂似的,还没什么,你是我兄弟,我不了解你吗?就是有什么,你也不会说的。”
  赵奎没说话,只是靠在沙发上,我看着他,我说:“兄弟,陈玲是我老婆,是个大小姐,你们一直都不喜欢他,我是知道的,但是,不管他再怎么样,他是我老婆,所以如果她对你说什么让你高兴的话,我代替她说对不起,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跟他计较。”

  赵奎回头看着我,说:“飞哥,说这些话,就是见外了,没必要,但是,我觉得你现在变了,对于陈玲,变了,之前,你对他的态度,跟现在完全不一样,近乎于冷漠,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改变了你,但是。。。”
  我看着他有什么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就很难受,我说:“爱情这个东西,很玄乎,说不准,我以前也觉得我就算死也不会跟陈玲过一辈子,但是想着他跟你一起同甘共苦一起相濡以沫,还给你生孩子,那种在身上挨一刀的滋味,我试过,很疼的,所以,我觉得如果不跟她在一起,良心上,会受到谴责,而且,她也变了, 变成了我喜欢的那个样子。”
  “女人都善于伪装,又或者她并不是变了,只是被生活折磨的没有了脾气,算了,你的女人,你选择,只是,韩凌,未免有点太不公平了。。。”赵奎无奈的说。
  他说完就下车了,给我打开车门,我也下车了,我跟赵奎走进会所,我们两个从来不讨论女人,但是这一次,居然破天荒的讨论起女人来,跟一个木头说女人,总觉得乖乖的。
  我们到了山庄,这里已经被我们包场了,我到了之后,看到很多人都是我们赌石基地的兄弟,貌桑他们都在,马炮也带了几十个人。
  上百人喊我飞哥,这种感觉还是很爽的,我说:“今天吃好玩好,钱就在后备箱里,玩爽了,大家拿钱。。。”
  一群人说完了之后,就疯狂的朝着温泉的大池子里跑,都是年轻人,无拘无束的样子,真的很有朝气。
  我刚要坐下,电话就响了,我看着电话,是缅甸那边的号码,妈的,那边谁现在给我打电话?
  我接了电话,坐下来,赵奎给我拿了一杯饮料,我喝了一口,马炮他们围过来,我招呼他们坐下,我说:“喂,谁啊。。。”
  “是我飞哥,来接我。。。”

  我听到这个声音,有点震惊,他,怎么可能?他怎么出来了。。。
  杨瑞,是杨瑞打来的电话,我真的没想到他现在能给我打电话过来,我听到他的声音,确实被他震惊到了。
  我楞了几秒钟,几个人都奇怪的看着我,马炮拍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来,我说:“你在那?我马上派人去接你,刚好,今天我们庆祝,给你洗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