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5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王八蛋,差点都把我害死,老刘这个人是把双刃剑,用不好,就会把自己用死的,所以,我得小心。
  老刘这个关键棋子,我会把握的,但是陈发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我需要一个契机,让他入坑,很难。。。

  我摇摇头,想不到,费脑子,我捂着连,很忧愁,人生处处都是坑啊,妈的,爬完一坑又一坑,不知道下一坑有多深。。。
  “邵飞,今天晚上,我带人,到他的酒吧,砍死他那个王八蛋,只要你肯出钱,我们有的是人,磨磨唧唧的,不像个男人。”马炮不爽的说。
  “是啊,砍死他,大不了我给他赔命,妈的。。。”马玲叫板着说。
  我苦笑起来,我说:“你们长点脑子好不好?砍死他有什么用?现在我就他一个敌人吗?我的敌人在广东呢,你们要是真有本事,我给你十个亿,到广东把陈发给我砍死。。。”
  两个人听着,都坐下来了,我无奈的摇头,就他妈知道窝里横,瑞丽是他们土生土长的地盘,他们当然敢横,但是让他们,每一个人愿意的,这就是人,都说不怕死,但是比谁都怕死。
  我深吸一口气,田光说的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管怎么样,一切,过了明天再说。

  输赢还不一定!
  这次盈江公盘,只有三天的时间,我第一次办公盘,本来准备跟缅甸公盘一样,准备办七天到十五天的,但是想着,实在是没有经验,就只准备了三天,但是办起来之后,才发现,其实没有那么难。
  一切就跟平常的赌石一样,只是多了竞标的环节,以及来自五湖四海的赌客而已。
  对于赌石,向往的人很多,对于一刀穷一刀富的神话,每个人都想博一次暴富的几率,公盘是最好的发财的活动,错过了,就很难再遇到,在缅甸宣布永久禁止公盘的情况下,他们能选择的,就更少了。
  我拿着水龙头冲洗00001号原石,在今天就要把他切开了,昨天晚上,我租借来了切割机,这种大型的切割机,只有开矿的有,我是从缅甸借来的,一天十万块,这个费用是巨大的,我在缅甸开矿,一天工人的费用,也才十万块左右,但是用一下机器,就要十万块。
  但是买他的成本更大,这种切割机,要上亿,而我买来,也没有其他的用处,所以,就租借好了。
  小雨不停的下,地面湿漉漉的,雨季的尾声,老天爷似乎不甘心,还在淅淅沥沥你的下一些小雨,来洗刷人们内心的物欲。
  “飞哥,他们人来了。”赵奎说。

  我看着田光来了,他带的人不多,只有柱子,跟几个贴身的小弟,我已经跟丨警丨察局的人打过招呼了,那个阿海,是危险分子,公盘的时候,最好不要出现,否则的话,危害到这里的赌客就不好了,毕竟,这里有好几万人,所以他就被扰乱公共治安罪给判了拘留四十八小时。。。
  他来的比较早,公盘还没有开始,公盘大棚区域内,也只有少数的赌客,我放下水管,走到田光面前,我笑着说:“光哥,来这么早?怕我换了这块原石吗?”
  田光看着我,说:“如果你觉得你说的话很好笑,你就尽管笑。”
  我脸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被他这么一句话给打散了,我低下头,我说:“等开市了,就切。。。”
  他没有说什么,走到大棚里面,柱子给他搬了椅子过来,我看着田光,他就那么坐着,很严肃,一句话不说,像是一个铜像一样,不苟言笑。
  田光一直都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我越发的发觉她越来越冷漠了,或许,他看的越来透彻,对这世界,看的也越来越开了。。。
  我走到原石边上,摸着这块原石,我打灯在原石上面,很漂亮,在那块被砸下来的豁口上,有冰的表现,肉质很细腻,这个窗口虽然不大,但是已经能够更好的表达了里面的肉质了。
  这块老木那跟之前的那块三百吨巨兽不一样,那块原石,有很多表现,但是切开之后,有三分之二都是废物,这块不一样,木那的料子,不会让人失望,窗口已经飘色见冰了,里面就不会差。
  我叹了口气,看来,我注定与这块料子无缘,赌石就是这样,不是因为你有钱,就能买到任何石头,有时候,你光是有钱没有缘分,你就得不到你想要的石头,就如这块。。。
  时间过的越来越快,在小雨中,来到广场上的人也越来越多,机器也开进来了,大家都对这块原石非常敢兴趣,虽然都是穷看,但是刺激啊,三十几亿的料子,就在你眼前被切开,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人能形容,光是想想就兴奋。
  我也兴奋,虽然这块料子跟我没有关系了,但是我来切,在我手里面切开,我想想就兴奋,那种感觉,抑制不住,就像是胃里面冒酸水,身体一阵阵的机灵,那种感觉,抑制不住。
  虽然,我已经赌石那么久了,比这块原石更大的我都赌过,但是,我还是激动,这就是赌客,不会因为赌石赌的多了,就会麻木,因为,每一块原石,在没有开出来之前,你是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是惊喜,还是噩耗,只有切开了才知道。
  人越来越多,周会长没有来,我看着时间已经九点了,本来,都是他敲锣宣布开市,但是他今天没有来。
  赵奎拿着电话过来,说:“飞哥,周会长住院了,我听他的秘书说,昨天他跟吴彬谈了一会,出了一些状况,好像是心脏病犯了,又去医院了。”
  我皱起了眉头,周会长果然还是太刚直了,他一定是去质问吴彬,又或者去教诲他,但是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他还去找吴彬有什么意义?他已经要退休了,今天公盘就结束了,他还有一天的时间做会长,为什么还要找不自在呢?
  吃屎的狗如果能改,那还要鞭子干什么?对付吴彬那种高傲自大又阴坏的人,就只能用鞭子狠狠的抽,抽的他们连牙都不敢龇才行。

  我走到台上,拿起来巨大的锤子,朝着铜锣使劲的敲了一下, 我说:“最后一天的公盘,开市。。。”
  棚户的大门都打开,我看着不少人都进入棚户里面去挑原石,但是更多的人都留在这广场前,站在原石面前,对着原石指指点点的,他们都想看热闹。
  我站在台上,我说:“大家退后,今天这块原石就当场切开,能一饱眼福,你们得感谢田先生。”
  对于我的话,没有人理会,他们也只是看着田光,不屑的看着,对于田光这种人,他们是不屑的,虽然不敢得罪,但是私底下不屑的人居多,而田光呢?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人看在眼里,对于别人的眼光田光从来都不在乎,无论是恶名还是好名,他都不在乎,我行我素,这就是田光。
  或许曾经他在乎过某人,但是那个人却伤害了他,让他的心,彻底的死了。。。
  人越聚越多,我从台上走下来,切割的师父,把所有的工具都拿来了,开窗的,磨皮的,大小转头,一应俱全,但是最后的工具,在头顶上,那可以旋转的切割手臂。

  我走到田光面前,我说:“要怎么切?”
  “我不懂,你决定。”田光冷冰冰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