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5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抢到了,就是赚到了,赌出来的好料子,也有珠宝街的人回收,这就是成品货商的精明所在,他们把值钱的料子投放出去,别人赌出来,自己在回收,这样虽然看上去他们是亏钱了,但是,实际上他们是赚的。

  他们规避掉的,是中间赌输的部分,而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赌赢的,有输有赢,但是玉石商人会在乎谁输了吗?他们当然不会在乎。
  周会长把报表放下,说:“之前,有几个老朋友,要过来定一批货,是成品,虽然只有几个亿,但是这代表,我们已经走出去一大步了,跟之前的退货潮相比,这是巨大的进步。”
  我点了点头,以前是负增长,对比现在,当然是进步的,赌石市场火爆,如果翡翠成品市场低迷的话,会有问题的,现在有人订货,就说明,这个问题不大,只是被人为的控制了而已。
  这个人就是陈发。
  我靠在椅子上,马玲把报表丢在地上,说:“妈的,憋死我了,王八蛋,就这么算了吗?”
  我看着马玲,她很暴躁,我说:“什么算了?”
  “那块原石啊?就这么给田光了吗?王八蛋,那可是你冒死从缅甸弄回来的,就这么给他了吗?”马玲不爽的说。

  我无奈的摇头,他再不爽,又能怎么样?木已成舟,没有改变的余地的。
  周会长说:“怪我,贪多不化,现在的气氛已经很好了,我还想把气氛在推动起来,还得你,白白的损失了那块原石。”
  我笑了笑,我说:“周会长,不用这么说,输赢还没有定,赢了,是他运气好,输了,是我运气好,钱又回到我们手里了,我们也没有损失多少,我们最终的目的能达成就行了,但是,这件事要告诉我了,陈发这个人,真的心黑,我得想个办法对付他,可惜,你就要退休了,要不然,我们可以合力给他在来个杀人诛心。”
  对于我的轻描淡写,周会长笑了起来,说:“你这个年轻人,我看不透,说你是好人,但是有时候做的事,让人觉得坏的都滔天,说你坏人,但是又总是力挽狂澜,把坏事变好事。”
  “立场不同,看人的态度也不同,以前我站在别人的立场,你看我,当然是坏人,现在我们站在同一个立场,你当然会觉得我是好人,这世界上,有绝对的好人跟坏人吗?没有,立场不同罢了。”我平淡的说着。

  周会长点了点头,很同意我的话,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
  我捏着鼻梁,我说:“现在我很头疼陈发,这块原石,我们都看了,百亿大料,如果陈发跟田光赢了,他们就厉害了,以后,我的日子不会好过,他们会有更大的资金来竞争,能够腾出来更多的资金来打压我们,那时候,我们就难过了,说不定,盈江这个新兴的市场,也会被他们破坏掉,毕竟,那位民盟的领袖都已经去过广东了,他们达成了什么合约,没有人知道,下一届,我觉得军政府绝对会输,到时候,她一上台,我们会是什么局面,很难预料。”

  周会长点了点头,说:“我也不看好军政府,军人还政是肯定的,只是时间问题,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活跃了,而陈发是引领广东人的领袖人物,几十年的经验,你跟他比,很难,这一次,他偷偷的跟田光来偷你的果实,你连反应都没有,直接就败了,这就证明,你们之间的差距还有很大。”
  我苦笑了起来,我说:“周会长,所以,你就别退休了,在干几年吧。”
  对于我的话,周会长哈哈大笑起来,说:“不行了,真的干不动了,你看我现在走路,都是要两个人扶着,我真的要退休了,现在只不过是强撑着罢了,我这条命,跟你可是息息相关,上一次,我差点就死了,你一个标王拿回来,又被我给刺激活了,这一次,又差点被你给气死,哎,我是被折腾够了,不玩了,你们年轻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我苦笑起来,周会长是铁心了要拍拍屁股走人了,我也留不住,但是对于陈发,我真的没有什么把握。
  虽然已经撕开一道口子了,但是,真的要把他们给干掉,真的很难。。。
  “邵飞,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用阴谋诡计,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得不说,对付非常人,要用非常的办法,我跟你说一下我跟陈发当年的一些事情,或许你也知道,上次的事情,缅甸公盘的那块假料子,你还记得吗?”周会长问我。
  我点了点头,认真起来,我觉得,周会长都这么说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跟陈发一辈子在公盘上斗的死去活来,从来都没有吃过亏,但是那一次,我们两个都吃亏了,至于具体情况你也知道,之前公盘上的那块假料子,让陈发吃亏了,我当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们吃亏的那一次,那个人,想必,你也认识,而且,有私交,虽然,我不赞成你用卑鄙的办法,但是对付陈发,或许,那个人会起到关键作用。”周会长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恍然大悟,我知道周会长说的是谁,老刘。。。
  但是我立马笑起来,说:“周会长,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周会长,楞了一下,随后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好好好,你这个年轻,厉害,厉害啊,看来,我退休之后,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行了,一切,都已经到了尾声了,公盘,明天是最后一天了,怎么收场,看你自己的了,我老了,得去休息了。”
  我看着周会长走了,我也没有送他,只是坐在椅子上,心里在思索着,马炮跟马玲都很不爽,马炮说:“邵飞,你他妈的就是顾虑太多,我跟你说,这块原石,你就跟他杠就是了,你还什么?反正是我们的地盘,我们说了算,你畏手畏脚的,当然会被田光干了?人不狠站不稳的。”
  我点了点头,他说的有道理,但是也只能听听而已,黑幕就是黑幕,拦标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在缅甸公盘的时候,所有中国人都痛恨拦标的人跟事情,虽然都司空见惯了,但是,你有看到缅甸人出来说他们就是拦标的人吗?
  没有吧,谁都不傻,黑幕,就是黑幕,说出来,就不是黑幕了,那是自找麻烦,公盘,已经成功了,我不能因为这件事,把成功的东西给弄丢了,根据钱相比,名誉跟信用是得之不易的,有时候,有钱都不能买来这些东西。

  就如珠宝街,他们有钱,但是又怎么样?当脏水泼来的时候,他们一样,生意做不成,老顾客退货,浪潮一浪接着一浪,而且他们损失了多少钱?上百亿,所以,我不能因大事小。
  虽然那块原石赢了,可能会让我身家暴涨几十亿,但是相对比这得之不易的名声,我宁愿放弃这几十亿,有时候目的不同,你所选择的东西就不同。
  那块料子,稳赢是稳赢的,表现已经出来了,木那老坑的料子,我赌过那批料子,所以我知道。
  我拿着笔,现在我要考虑怎么跟陈发斗,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就不能在留念了,我必选要想好对车,周会长说了,老刘是个关键,他们几十年的赌石的历史,能够让他们同时吃亏并且只能吃闷亏的人,也只有老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