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7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郝景龙见事情已经说完了,萧晋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小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对高飞道:“行了,没事儿你就先回去吧!仔细着点儿,可别在紧要关头再出什么纰漏,只要你好好干,老板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好的好的,我记住了。”高飞点头哈腰的站起身,“那……老板,耗子哥,我就先回去了。”
  萧晋点点头,待房门重新关上,正打算开口,却见耗子突然站起身,弯腰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沉声说:“老板,这次我差点儿把事情给搞砸,请您责罚。”
  萧晋笑了,点燃一支烟,说:“行了,总的来说结果还不错,不过是多浪费了几天时间而已。”
  “可因为我的疏忽,让老板您无端增加了几十万的成本。”
  “那你长记性了么?”

  郝景龙咬了咬牙,说:“从今往后,我耗子要是再在同一个地方栽跟头,不用您惩罚,我自己就把手筋脚筋再挑一遍。”
  “这就很好啊!”萧晋说,“几十万给自己换来一个更加细心的左右手,这买卖一点都不亏。”
  听见“左右手”三个字,郝景龙一怔,随即猛地的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萧晋。
  “怎么?你不会以为只有鲛那样的变态才有资格被我视作心腹吧?!”
  郝景龙抿唇不语,显然他就是这样想的。
  “坐下吧!抽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犯起傻来也这么白痴啊!”
  萧晋笑着摇摇头,掏出支烟丢过去,道,“这么跟你说吧!虽然你和胖子现在都是归鲛来支配管理,但那只是因为我不常在龙朔,有什么事情挨个通知你们太麻烦了,鲛更准确的身份应该是我的一个代理人,或者说影子。
  而且,事实情况其实你也很清楚,我们的一切都还只是初创,不管是你和胖子,还是鲛与小柔,都是我事业初期最至关重要的骨架,将来,你们每一个人都会分割出去单独管理一个大摊子。

  也就是说,你们都是我所珍视和看重的兄弟,是我面对困难时的左膀右臂,只要你们能持之以恒的相信我,我必然会给你一个可以俯瞰这世界的未来。
  所以,耗子,收起你街头养成的那些低三下气的习惯,堂堂市二把手的公子都要仰仗你去调查事情,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你有专属于你的非凡才华,而有才华的人,从来都不需要卑躬屈膝,明白吗?”
  一番话说的郝景龙身躯颤抖、眼眶通红。他是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长大的孩子,靠着圆滑和机灵才勉强混一口饭吃,被各种各样的人踩进泥土里的情况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心里憋屈的时候,也只能跟胖子喝酒的时候互相吹捧一下来寻找心理安慰。
  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别人说自己有才华。他不知道“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但此时此刻,他觉得把命卖给萧晋不亏,一点都不亏!

  “我明白了!”再次深深的弯下腰去,他大声说,“从今往后,水里火里,老板您只要吩咐了,耗子皱一皱眉头,都不是爹生娘养的!”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在招兵买马想造反,用不着这么夸张,只要你能始终坚持相信我就行。”萧晋欣慰的笑着说,“坐下吧!咱们继续谈正事儿。”
  “哎!”郝景龙抹了把脸,坐回椅子上,一脸肃穆,“您说。”
  萧晋知道,郝景龙别看为人奸猾,骨子里却是有一种如今很少见的江湖气的,这从他跟奶奶以及胖子相依为命上就可见一斑。
  萧晋很喜欢这种江湖气,因为,这种气质会让想要策反耗子的敌人花费比一般人多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成本和力气。
  “据你对朱广生的调查,他跟他老婆的感情如何?”
  郝景龙想了想,说:“朱广生的老婆是个水性杨花的荡*,光是他坐牢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跟不同的男人开房的次数就不下百次。
  而且,我从朱广生原来一起混的朋友处得知,他以前就不止一次发现他老婆出轨,每次都会把*夫打个半死,却从来都没有动过老婆一根手指头。
  所以我认为,如果朱广生不是怕他老婆的话,就一定非常的爱他老婆。”

  闻言,萧晋点点头,说:“嗯,倒是跟我想的一样,这就好,我们可以放心的拿这件事做文章了。”
  郝景龙一怔,随即想起他之前让高飞拍亲密照片的事情,不由问道:“您是想用高飞和那个女人的照片去刺激朱广生?”
  “不,不是高飞和那个女人的照片,”萧晋嘴角翘起了一个令人观之心里发寒的弧度,“而是邓睿明和那个女人的照片。”
  郝景龙茫然片刻,忽然就瞪大了眼,拍手赞叹道:“妙啊!PS合成什么的,对于胖子来说,比特么吃饭都容易。

  朱广生头上的绿帽子都快垒成通天塔了依然选择原谅,要是让他知道邓睿明不但让他顶罪,还睡了他的媳妇儿,百分之百会发疯啊!”
  “就是这样,”萧晋笑着点点头,“不过,光是一个朱广生还不够,我们要想动邓睿明他爹,就得多管齐下,一次性打得他们无法招架才行。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要仔细盯紧了他,一旦时机成熟,等我指令,立刻行动!”
  南方的冬天与北方不同,北方的冬天温度低,总是狂风呼啸,像个肌肉大汉在揍你似的,很疼,但都是皮外伤;而南方的冬天看着温度还好,凛冽的大风也少,却犹如一位内功高手一般,只是温柔一碰,便伤及你的五脏六腑和骨髓。
  同样厚度的衣服,在北方不冷,到了南方却阻止不了浑身打哆嗦,那种冷是由内而外的,挡都挡不住。

  好在今天天气不错,太阳高高挂在天空,尽管没啥温度,但也能给人不小的心理安慰。
  萧晋把车停在龙朔大学的门口,靠在车头喝热咖啡,眼珠子来来回回瞄着那些一个个都穿得像狗熊一样依然哆哆嗦嗦走过的女学生们,心想:如果我把咖啡放在车顶上,不知会有几个姑娘愿意主动上车呢?
  “你的车顶太高了,一般姑娘够不到,放在引擎盖上才行。”
  身后突然有声音响起,吓了他一跳,慌忙转身,就见董初瑶正一脸气闷的看着她,后面还跟着神色依然坚硬的李战和幸灾乐祸的房代雪。
  “呃……瑶瑶,你、你啥意思啊?我听不懂。”
  董初瑶眼睛眯起,盯着他不说话,房代雪却鄙夷道:“别想耍赖,我们可都听到了。”
  我去!老子刚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吗?这错误太特么低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