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46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铭马上慌了神,他平日忙活生意,对赵小钰的事情不是很了解,给不了我什么建议。
  挂掉电话,我马上带着张嫣打车去了局里,找到刘叔问:“赵小钰呢?”
  刘叔回答:“怎么还没到家吗?她已经离开局子很久了呀。”
  我暗道完了,这事儿肯定又是张家在搞鬼,这时候,我手机响起来,是赵小钰的号码,接通后里面传来一男人声音,说:“陈浩,到滨江公园,到后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日期:2018-08-09 11:38:00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就算不拿赵铭的钱,赵小钰有事我也不能袖手旁观,马上答应了他:“好,别伤害她。”
  那人随即挂掉电话,我先找到了张嫣,然后才风风火火赶往滨江公园。

  这个时辰滨江公园还有不少人,料想就算是张家也不敢在这种地方杀人放火,胆子也就大了些,拨通对方电话,拨通电话却听见一阵悠扬铃声在我附近响起,循声看去,见一男子拿着赵小钰的手机对我晃了晃:“这里,这里。”
  我一愣,这跟我想象中的绑架不太一样呀。
  挥舞手机的正是白天要卖我符的那‘农民工’,我走过去警惕问道:“赵小钰呢?”
  “我姑姑在那边儿看江呢。”他指了一下江边,果然见赵小钰正扶着护栏看江景,江风吹动长发飘舞,别有一番风味。
  我脑中十万个为什么飘过,赵小钰什么时候成了他姑姑了?

  我颇为不解问了句:“你是?”
  之后他让我坐在公园长椅上,跟我慢慢讲起了其中因果。
  讲了约莫五分钟,我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叫陈红军,巴蜀陈家的人。
  他的姑姑就是赵小钰刻在身上的那个陈荔枝,论他和我的关系嘛,他的爷爷跟我的爷爷是亲兄弟,我与他应该算是堂兄弟。
  今日在饭馆,他注意到了赵小钰手腕上的纹身,这才等赵小钰下班,将她带到这里来了。

  日期:2018-08-09 11:58:14
  又从赵小钰的口中知道了我是陈怀英的孙子,才想起打电话让我出来聚一聚,刚才想要卖符给我那会儿,他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说实话,我对巴蜀陈家有很大的怨气,得知他是巴蜀陈家的人之后,前面一刹那有些欣喜,不过随即便是埋怨。
  毕竟是因为他们,我爷爷才会隐姓埋名呆在小山村,直到死去。
  陈红军看出我所想,就说:“我现在已经不是巴蜀陈家的人了,陈家现在乌烟瘴气,我偷偷跑了出来,以卖符为生,没什么不好的。”
  “你跑奉川县来做什么?”我问了句。
  陈红军沉思一会儿后说:“我姑姑死因不明,我是来调查我姑姑的死因的,绝对不能让我姑姑这么不明不白死去。”
  赵小钰看了一会儿江,见我们聊得差不多了才过来说:“聊完了吗?聊完了我们就走吧。”
  赵小钰面色有些不开心,多半是因为陈红军叫她姑姑的原因吧。
  陈红军并不打算与我们同行,他有自己的住所,将住所告诉给我之后让我们离去,路上赵小钰一直在抱怨今天被人唤作姑姑的事情。
  “我还没他大呢,竟然叫我姑姑,太气人了。”赵小钰气呼呼说道,“陈浩,你说是不是。”

  我和张嫣微微一笑,忙点头:“是是。”
  返回赵家别墅时,进屋却见了一个熟人。
  一见到他,我和张嫣就会心一笑,觉得整个世界都安全了。
  日期:2018-08-09 12:18:30
  “哥。”我唤了声。
  来人正是陈文,他正在与赵铭交谈,见我们进来,却也没有做久别重逢的欣喜表情,只是说:“你小子是不是又惹麻烦上身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陈文捂了一下额头,一脸惆怅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早知道就应该过两天再过来。”
  都说出这话了,自然是要帮我们的意思。
  赵小钰平时话比较多,见了陈文却不敢多言半句,变得有些不像她了,一会儿后她在我耳边轻声说:“他是你哥吗?感觉他好可怕。”
  我看了一下,陈文长得温文尔雅,给人的感觉只是和善,哪儿有半点可怕的迹象。
  坐下之后,陈文问起了这几天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一一跟他说了一遍,没落下半点细节。
  陈文听后没有发表意见,只是说:“不用担心,要是张家敢动你一根寒毛,我就让张家从奉川县消失。”
  因为事情诸多,赵铭和赵小钰先行回屋睡觉。
  我和陈文继续讲起关于张家和陈家的事情,还有这奉川县现在的局势,聊至深夜,门外传来脚步声,我心想是那长颈鬼来了。

  就把我们给这长颈鬼准备的绝阴地的事情也跟陈文说了一遍,陈文听后说:“不用那么麻烦。”
  之后起身出了屋子,正好看见一个身上阴气十足的人在赵小钰的窗户下面徘徊,这次没有上次那么长的脖子。
  日期:2018-08-09 12:39:30
  陈文见后,将我和张嫣拉到了身后,然后冲着那在赵小钰窗户下面张望的人喊了句:“你过来。”
  那人犹豫一会儿,还真的就走了过来。
  过来后冷声问:“做什么?”
  陈文一笑:“行了吧,不用装了,你那点小九九我都知道,去把这附近的鬼怪都召集到这里来,我有事情跟他们说。”

  那人一听,脖子迅速变长,陈文从容伸手过去按在他的头上。
  陈文就这么按了一下,长颈鬼却吓得屁滚尿流,转身就跑了。
  我看得惊奇无比,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张嫣俯身到我耳边轻声说:“陈大哥的手经常绘制符文,加持法器,有慑鬼的能力。”
  我看向陈文的手,见他手只不过有些粗糙,并没什么不同。

  陈文听见我和张嫣在说悄悄话,回身看着张嫣:“过来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张嫣犹豫了一下才走过去,她跟赵小钰一样,很怕陈文。
  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所有女人见了陈文,都会害怕,我却感觉不出来他哪点儿可怕了。
  张嫣过去,陈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了句:“长高了。”
  张嫣连忙后退了几步,躲在我身后。
  我算是明白了,张嫣怕他,是因为他在张嫣面前老不正不经的,赵小钰怕他,那是赵小钰的天性。
  在这儿等了会儿,见到十来个人走了过来,带头就是刚才离开的那个长颈鬼,他们到后恭恭敬敬站在陈文面前,陈文看了会儿,嘴里发出我听不懂的声音。
  日期:2018-08-09 12:59:45
  说完后那些人才离开。

  我问张嫣:“他在说什么?”
  “他让这些鬼怪今天晚上去张啸天居所外去骚扰他们,还让他们留下你的名字。”张嫣回答说。
  我释然点头。
  陈文回过头来语重心长跟我说:“陈浩,做人最不能怕的就是麻烦,也千万不能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到这种对手,不应该想着怎么应对他们,而是要想着怎么打败他们。”
  我嗯嗯点头,表示受教了。
  张家今晚上必定是个不眠之夜,陈文因为刚来此处,无处歇息,就暂时与我挤在一间屋子,张嫣守护在一旁。
  陈文见后,似乎有些心疼张嫣,皱着眉头问我:“平时晚上你也让她站在这儿?”
  张嫣怕我为难,抢先解释说:“不是,是我自己要站在这里的,不关陈浩的事情。”

  陈文说:“我和陈浩重新找地方,你在这里。”
  “可是我是鬼魅,不用经常睡觉的。”张嫣说。
  陈文马上止住了她:“不管你是鬼还是魅,也改变不了你是女孩子的事实,只要是女孩子,就应该被呵护。另外男女有别,我是出家道士,不能共处一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