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1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归不归还要继续介绍那个正在全心烹煮食物,视周边的人为空气的饕餮和昏昏欲睡的睚眦之时。张松早已经明白了过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不归你的胆子太大了,蒙骗我偷出帝崩也就罢了。现在还想仿制帝崩去哄骗广仁、谷元秋他们……你真的把我舍出去了。到时候黑锅我来背,好处归了你。”
  说到这里,张松看了面前正在冲着自己陪笑脸的公孙屠一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还有,你真以为这个大兄弟背叛徐福和广仁吗?除了你自己之外,还有敢违背徐福法旨的?不是我说,现在徐福只要说句话。广孝你回来吧,那个和尚立马就要留起来头发,老老实实的守在徐福身边。不是我说。你们俩给我躲远一点,帝崩从现在开始已经姓席了。你们别打主意了。”
  “张松先生误会了,我是我,广仁是广仁。”公孙屠进来之后,眼睛便一直在帝崩和张松的脸上打转。听到这个胖子要将帝崩便宜席应真的时侯,他急忙向前一步,主动解释道:“现在方士一门已经烟消云散了,我是徐福大方师门下的方士,不受广仁号令的。而且徐福大方师从来没有说过。我不可以仿制帝崩……”
  公孙屠对炼器的痴狂不亚于当年的百里熙,现在看到了帝崩这件传说中都炼制不出来的法器,镶在眼里几乎拔不出来了。帝崩就在眼前让他干看着,如果不是张松看着就要翻脸,现在公孙屠已经扑过去研究这件法器了。
  “你说你可以仿制帝崩,徐福大方师不管?什么时侯。你们徐福大方师这么好说话了?”张松有些诧异得看了一眼面前的老方士,不过他毕竟是归不归带来的人。现在张松已经被归不归坑怕了,任何和这个老家伙有牵连的人。他都要翻来覆去的想几个来回才敢相信。
  “不是徐福大方师好说话,只是没有叫停的法旨送到,我这里做什么都不算忤逆大方师的法旨。”公孙屠盯着面前的帝崩。咽了口口水之后,继续陪着笑意说道:“自我进了方士一门开始,就知道帝崩是传说中的法器。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又听说帝崩原本就是不可制造的。几天前归不归前辈找到我,才知道世上真有这样的逆天法器……”
  没等公孙屠说完,张松已经脸色涨红的对着归不归再次吼道:“老不死的!几天之前!你早就算计好了让我来背这个黑锅的,是吧!”
  “老人家我是想好了怎么一起占这个便宜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话不多说了,帝崩在你这里。是拿去孝敬席应真大术士呢。还是仿制个十件八件的。到时候席应真爸爸有一件,徐福那个老家伙有一件,广仁、谷元秋他们各自还有一件。谁也不吃亏……”
  “老不死的,你别开玩笑了,那个叫做帝崩,人手一件你想要干什么?”说这话的时侯,张松心里已经明白了归不归的意图,不过还是要亲自从这个老家伙嘴里听到。
  果然,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之后,回答道:“哪有什么?世上谁也没有帝崩的威力,老人家我又没说徐福手里的帝崩和谷元秋手里的是一种法器……”

  张松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冲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就缺德吧……”
  到了第二天早上天快亮的时侯,归不归才出现在了自己的洞府当中。这个时侯百无求和小任叁已经睡死了过去,二愣子的呼噜震天响,好在这么多年吴勉、归不归习惯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侯,没有听到这呼噜声,归不归还觉得少了点东西。
  就在老家伙脱下了外衣,打算回到自己洞室休息的时侯。黑暗的角落里面突然传出来一个熟悉又刻薄的声音:“老家伙,跑了整整一晚上,相比也是很有些收获吧。说说看。你这又是把谁坑了?”
  话音落实,说话声音传出来的位置闪过一道火光。吴勉从火光当中走了出来,走到了老家伙的面前。脸上浮现出来他特有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不正常也有些日子了,在静心湖的时侯就有问题。说吧,那件法器到底落在谁的手里了?”
  论起来吴勉的心智并不比归不归差,只是他不屑于显摆。平时看穿了归不归的诡计,白发男人也很少出声。如果不是归不归搞出来的动静太大,吴勉也不打算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管这个老家伙坑谁,左右是不敢对他下手的。

  “你不问,老人家我也打算对你说的。等我老人家一下。后面要说的话不传六耳。”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检查了一下洞口的阵法,将阵法全部打开之后,这才回到吴勉的身边,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回来之后,突然反应过来是谁偷的那件法器了,就是张松,那个什么饕餮根本就没死。他们一人一龙种,一个吸引我们的注意。一个趁乱进去把帝崩偷出来……”
  “动手的是他们俩,那么出谋划策的呢?”吴勉冲着归不归了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的。当初从静心湖离开之后你就不对劲,如果说这里面没有你,你自己都不信吧?你不说的话,我替你说……”
  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你能说出来是张松、饕餮偷的帝崩,那么应该假不了。知道了是他们俩你出去了一趟却空手而回,老家伙,这不是你的风格。这个时侯你应该带着从张松手里讹出来的天材地宝,弄不好那件帝崩法器都会被你讹过来的。空着手回来身上又没有打斗过的痕迹,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你们一伙的,他们几个偷取帝崩,你也参与其中,弄不好老家伙你才是主犯……”

  吴勉说完之后,归不归长大了嘴巴半晌都没有合拢。顿了半晌之后,老家伙这才明白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你,还是老话说的话。咬人的狗不……”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闪电般的伸手在他的心口抹了一下。白发男人和老家伙接触的位置闪过了一到火花,与此同时。老家伙的身体倒着飞了过来。“嘭!”的一声之后,老家伙摔到了洞壁上又反弹到了地面。
  看着归不归在地上哼哼的样子,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什么老话你再重复一边,想清楚了再说。”
  “老话说的好,大智若愚……大巧不工说的就是你了。”归不归并没有什么外伤,顿了一下以后,他继续陪着笑脸说道:“咱们搭伙这么多年了。原来你才是真正深藏不漏的。后面的你也不用问了,老人家我自己说……”
  归不归将自己是如何勾结的张松,从更改地图一直说到了饕餮用龙鳞法器偷了出来。只不过他还是将头目的身份让给了张松,自己这么做都是被张胖子胁迫了的。
  吴勉并不关心他们当中谁是头目,听完了归不归的诉说之后,他只是嘲讽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偷了那件法器又怎么样?你和张松谁敢使用?到头来还不知道便宜谁了。小心你机关算尽,最后法器落在了谷元秋、伊秧那样神祇的手里。”
  日期:2017-09-07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