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又光着屁股跑过来,“谁?”

  “芳菲姐!”
  顾秋一听,马上有些紧张了,接过电话,喂了一声,“芳菲姐!我是顾秋!”
  夏芳菲好象有点心情不好,“你还在省城?”
  顾秋说,“没有啊,我刚刚回南川。”
  夏芳菲说,“听说左书记的老丈人得了癌症,是不是真的?”
  顾秋心里一惊,夏芳菲都知道了?哪个走漏的风声?
  夏芳菲是何等的聪明,见顾秋不说话,她马上就明白了。“你来南川干嘛?”

  顾秋道:“我过来看看。”
  夏芳菲道:“明天吧!明天到我家里来吃饭。姐姐给你做饭吃。”
  顾秋心想,也行,都这个时候了,他就回复夏芳菲,“明天我过来看你。”
  挂了电话,从彤很好奇,“什么事?”
  顾秋说,“她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切,才不相信你呢。”
  顾秋放了手机,坐进被子里,“进去点。”
  从彤道,“你自己不会进去啊!”
  顾秋笑笑着望着从彤,“真的?”
  看着他一脸坏笑,从彤就打心里发毛,知道这家伙又想到别的地方去了。顾秋拍拍她裸露的肩膀,“乖。”
  从彤不满地道:“我发现自己上了贼船,想下又下不来。”
  顾秋靠在床上,“也不能这么说嘛,我们应该同舟共济的。”
  从彤问,“这段时间你干嘛去了?电话总是打不通,经常都不在服务区。”
  顾秋道:“有件事情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杜书记以前那个朋友,在省城开装裱行的,癌症晚期,为了他的事情,我正头痛呢。”
  从彤听说是这种事,心里就有些同情,“那结果怎么样了?”
  顾秋道:“正要想办法,不知道能不能拖几年。”
  从彤问,“你去省城,就是为了这些事?”顾秋只得跟她解释,“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杜书记的朋友,他这么紧张,我能视而不见吗?别以为混官场就是坐在办公室看报纸,下乡,批文章。为领导办事,也是工作的部分。这是替领导分忧。”
  从彤问,“那你以后怎么办?”
  顾秋说,“这事完了之后再说,睡吧!累死了。”
  从彤眨了眨眼睛,“谁叫你刚才这么卖力。”
  顾秋笑了起来,“是你太迷人了,妖精。”
  从彤打了他一下,顾秋就抱着她,两个人滚在床上。
  第二天一早,从彤接到单位的电话,要她赶回去开会。

  从彤无奈的看着顾秋,“怎么办?”
  顾秋问,“能请假吗?”
  “不可以啊!”
  “那我问问杜小马,有没有车去安平。”

  从彤说,“算了,别问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吧!”
  顾秋中午要去夏芳菲那里,也就没有随从彤回安平。
  十二点的时候,顾秋来到电视台家属楼。
  夏芳菲穿着家居服,系着围裙,正在搞饭菜,看到顾秋来了,她就奇怪的问,“你一个人?”
  顾秋说,“你需要几个人?”

  夏芳菲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女朋友来了呢!”
  顾秋换了鞋,在客厅里打量了一番。夏芳菲这里他只来过几次,听到夏芳菲在说,“你先坐会,马上就好。”
  顾秋闻到厨房里的煎鱼香味,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夏芳菲笑了,“我忘了你会做菜。”

  “你就是记性不好。”顾秋抓起锅柄,把鱼翻了个边。
  “煮鱼很要技术的,搞不好就煮烂了。”
  夏芳菲在旁边准备佐料,看到顾秋手法还真是娴熟,不由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嘛,你还会这个。”
  顾秋说,“我什么都会。”
  夏芳菲把佐料和菜都准备好了,看到顾秋在忙,就说,“我来吧,你去坐。”
  “干嘛这么见外?我又不是外人。”
  夏芳菲道:“别把衣服弄脏了。”
  “那你把围裙给我吧!”
  夏芳菲一想也行,她就解了围裙,给顾秋系上。
  顾秋比她高,两人面对面的时候,顾秋闻到一股幽幽的女人香,。刚才她穿着围裙,所以不大看得出来。

  把围裙一脱,看得很清楚。
  家居服的领口去,顾秋看到一片雪白的胸。
  夏芳菲踮起脚跟给顾秋系围裙的时候,胸差点贴到顾秋身上了。顾秋好想一把抱住她,又觉得这样不好,太唐突了。
  等夏芳菲系好,他才说,“好香!”
  夏芳菲说,“是你煎得好。我还没你这水平呢!”
  顾秋说,“不是鱼香。”
  夏芳菲明白了,转身出去,走了卧室。
  顾秋的目光落在她的臀部,心里总有些冲动。
  等夏芳菲再次出来,胸部明显高了许多,不用说,她已经把内衣穿好了。
  顾秋煮好鱼,两个人,四菜一汤。都是夏芳菲加工出来的,顾秋下的厨。
  开饭的时候,夏芳菲问,“喝酒吗?”
  顾秋道:“如果你下午要上班,就算了。”
  夏芳菲说,“我休假呢,你没看到我今天都没出门么?”
  顾秋道:“那就喝点。”

  夏芳菲打开一瓶红酒,“这是一个朋友送的,一直舍不得喝。”
  顾秋看了下,居然是世界级的名酒,拉菲!
  喝酒的时候,夏芳菲问道:“左书记老丈人真得了癌症?”
  顾秋点点头,“这事要保密。”
  “那你的工作就是去陪他吗?”
  “这个事情,张老是不知道的,左书记的意思。”

  夏芳菲看着顾秋,“你跟左书记似乎也很熟,混得开啊!”
  顾秋笑了起来,“是他有事求我,能不熟吗?”
  夏芳菲道:“瞧你这得意的样。那你以后还回不回长宁?”
  “难说了!”
  顾秋端起杯子,“喝酒吧,我敬你,美女姐姐!”
  夏芳菲白了他一眼,“不能这样叫的。”

  顾秋道:“你本来就是美女,南川第一大美女,为什么不可以?”
  夏芳菲道:“你叫姐姐就行了。来,我们干杯。”
  看她仰起脖子,喉咙里一鼓一鼓的,居然把一杯酒全喝完了。顾秋心里一惊,她有心事?
  一瓶红酒,两个人喝。

  顾秋的酒量,一瓶酒远远不够。
  可这样的奢侈品,又哪由得你牛饮?
  红酒,讲究的是个情调,女人一般都喜欢这个。
  夏芳菲喝完了酒,发现顾秋愣在那里看着自己,不由有些好奇,“你这是干嘛?”

  顾秋晃着手里的酒杯,“芳菲姐,你有心事吧?”
  夏芳菲笑了起来,一滴酒水从嘴角滑落,只见她眼角一挑,“有吗?我怎么没发现?”
  成熟的女人,绝对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心思。
  夏芳菲又是极为聪明的女子,更加懂得如何掩饰自己。只是那抹笑,出卖了她的心思,顾秋捕捉到那丝淡淡的惆怅。

  把杯子放下,目光盯着夏芳菲,“真没有吗?”
  看到顾秋的目光,这样直直盯着自己,夏芳菲心里一慌,“你说什么?”
  顾秋笑了下,“芳菲姐,我虽然不懂乐理,但我听得出来,昨天晚上那曲《凤求凰》可带着沉重的相思,告诉我,你在想谁?”
  夏芳菲咦了一声,象看怪物一样看着顾秋,“你还懂这些?你什么时候见我弹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