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9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看着她,心道,这样的妹子,城府肯定很深。
  当然,她要是把老爷子伺候好了,左书记是不会亏待她的。吃几个月的苦,换来一辈子的轻松,何乐不为?
  聪明的人肯定这么想,只有傻瓜才会计较眼前的得失。
  既然她会想,肯定就会做,老爷子交到她手里,应该不会有问题。顾秋就对沈如燕说,“那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顾秋找了个地方,跟沈如燕道:“族长说了,他们寨子里有个人在医院查出得了癌症,不过不是晚期,都被老神医治好了。老爷子的事,他应该有把握。虽然神医说,不可能痊愈,至少可以拖二三年嘛。”
  沈如燕说,“那去看看!”
  她当然想证实一下,这事到底有多靠谱。
  一行人都没有在神医家里吃饭,呆了差不多个把小时就下山。走的时候,蕾蕾看着顾秋。
  顾秋朝她笑了笑,“我们走了,谢谢你照顾外公。”
  蕾蕾听不懂,她能猜测着顾秋说什么话,点点头,挥手送别。一直看着顾秋他们下山,她还站在那里看。

  护士过来喊,“蕾蕾!”
  蕾蕾眨了眨眼睛,朝护士笑了起来。
  护士觉得有些奇怪,这女孩子怎么不太爱说话?
  蕾蕾的爸爸出来了,“她不会普通话,只会苗语。”

  护士哦了一声,对蕾蕾道:“没关系,大姐姐教你好吗?”
  蕾蕾一个劲地点头,说了句苗语。
  顾秋和族长,周镇钟,沈如燕下山的时候,族长带他们来到那位曾饱受癌症之苦的病人家里。
  族长说明来意,对方很客气,热情的接待,然后拿出了医院的检查结果。

  这都是市一级医院的结果,沈如燕仔细看了,对族长说,自己可不可以带回去?
  族长跟这家人做了交流,对方马上就同意了。
  此刻已经过了中午,族长请三人吃饭,沈如燕坚持要走。顾秋和周镇钟又陪着她离开苗寨。
  县里八大女交警,还在原地待命,大家出来之后,返回县城吃饭,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沈如燕很心急,吃了饭,马上往回赶。

  在路上,她问顾秋,“你觉得有几成把握?”
  顾秋道:“至少我们看到了希望,二三年也算是一段不错的时光了。”
  沈如燕脸色沉重,“你左叔可是个很固执的人,他要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顾秋说,“这不是他固执,而是他坐的这个位置必须这样。”

  沈如燕就笑了,“看来你蛮了解他的。”
  回到省城之后,早就晚上了。
  顾秋陪她一起回家,给老左讲了今天的事,又把这结果给老左看。沈如燕说,“这个病人现在好好的,都挺过来三年多了,去医院的检查结果,竟然是癌症消失!”
  左书记把检查结果放在桌上,“但愿吧。最好是让他多活几年。”
  沈如燕说,“交给我吧,你就不要草这个心了。”
  左晓静问,“小妈,那护士留下来了吗?”
  沈如燕说,“她留下来照顾外公,你放心吧。”
  顾秋见事业差不多了,他就打起了哈欠。左书记看了眼,“你先回去睡吧!休息几天再说。”
  顾秋高兴死了,好久没有休息了,先回去饱饱的睡一觉。

  左晓静看着顾秋贼兮兮的逃走,跺了跺脚。
  顾秋回到酒店,给从彤打电话,“老婆,终于可以休息几天了,你要不要?”
  说到这里,顾秋突然意识到,叫她过来多不方便,万一被老左撞见,问题又麻烦了。还是自己过去吧!
  于是他改口,“你要不要上班?我回来看你。”
  从彤说,“你还记得我啊!我都准备跟别人结婚了。”顾秋擦了一句,“你敢!”
  从彤在电话里喊,“那你回来看我啊!”
  顾秋说,“要不你到南川来吧,我们去租住的房子那里。”

  以前夏芳菲的脚受伤的时候,顾秋把房子给她住,现在夏芳菲都回自己家了,房子一直空着。
  从彤说,“这么晚了,还去?”
  顾秋有点按耐不住,“走吧,再晚也比明天强,至少可以提前见面。”
  从彤知道,他又想那事了。这家伙只要想起那事,总是那么猴急。
  从彤嘴上说,“不行,我不过去。”
  其实她已经在收拾衣服,顾秋哄了她几句,从彤柔声道:“那你不许使坏。”
  顾秋说,“我保证,保证。”

  从彤这才同意了。
  顾秋跑到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叫了个的士,就往南川市赶。此刻都八点多了,赶到南川还有二个多小时。
  顾秋一个劲地催司机,要他快一点。
  司机说,“兄弟,我不是开飞机的。安全第一啊。”
  顾秋说,“我再给你加一百块钱不行吗?”
  司机笑了,“一百块钱,买不了二条命。”
  顾秋无语了,只得靠在后排的位置上,跟从彤发信息。
  十点多的时候车子开进南川市区,经过茶语轩的时候,顾秋听到一阵忧郁的琴声。
  夏芳菲?
  这样的曲子,顾秋听过一次。但他也没有亲眼见到夏芳菲弹琴。要不是杜小马结婚,顾秋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琴音飘起,顾秋叫住司机。“停一下!”

  他探出头来,朝上面努力望去,想看看夏芳菲到底是不是在楼上,手机响了,从彤在催,“你还不过来啊?我一个人好怕!”
  晚上的时候,下雨了。
  顾秋和从彤两个人从被子里钻出来,从彤的脸还是通红通红的。就象一朵鲜艳的花朵。
  顾秋说,“下雨了,去把窗户关一下吧。”
  从彤说,“不去!”
  顾秋道:“刚才叫你动又不动,把我累个半死,现在叫你去关个窗户都不行。”
  从彤扯着被子包在身上,“你自己去啊,大男人还叫我一个女孩子去干这种苦力。”

  风又大了,雨也大了,顾秋看到说不动从彤,只得放弃在灯不下欣赏她身体的想法,自己爬起来去关窗。
  从彤从枕头下,拿出顾秋新买的可以拍照的手机,哼了声,“我就知道你没怀好意。”
  顾秋关上窗,刚转过身来,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他急了,双手捂着下面,“你干嘛,个流氓。”
  从彤格格的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想偷拍我?我先拍了你!这是物证,休得抵赖。”
  从彤说话的时候,被子滑下来了,顾秋指着她大喊,“走光了!小白兔跑出来了。”
  从彤低头一看,顾秋已经光着屁股跑出去关其它的窗户。
  从彤拿着手机在欣赏,看着顾秋那黑乎乎的东西,一个劲地喊,丑死了,丑死了,臭流氓。
  这手机,本是顾秋送给从彤的礼物,刚才睡觉的时候,顾秋悄悄把它藏在枕头下,被从彤发现了。

  这年代,手机刚刚普及,很多厂家开始把照相机的功能,嫁接到手机上,像素不高的,拍起来也不是太清晰。
  但也可以看得清楚了,从彤拿着照片欣赏,旁边的手机又响了。这是顾秋一惯用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
  从彤拿起来一看,手机上显示,夏芳菲。
  本来想接的,想了下,还是不要随便接电话,这一点,从彤做得很好,她朝外面大喊,“臭流氓,你的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