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9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书记身为省委一把手,他这个自然脾气大。想说什么,想做什么,一般人不敢反对。
  此刻沈如燕说的话,让他很恼火,女人太聪明也不是个办法啊。左书记指着沈如燕,“上海的专家不行,就找京城的,国内的不行,就找国外的,反正这件事情,你要做好。”
  这或许是对前妻最好的解释,沈如燕看着他,咬着唇,都快要哭出来了。左书记可不管,他把外面的情绪和工作方式带到家里来了。
  他竟然指责自己不够努力,甚至是妒忌老爷子。沈如燕睁大眼睛,“你能不能再听我说几句?”
  “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下来。”
  又是官场那一套,沈如燕咬咬牙,“那我给晓静打电话。”
  “铃铃——”
  正要打电话,电话响了,是座机。
  沈如燕离得远,左书记就在电话旁边,一般情况下,他懒得接电话。今天他伸手一抓,电话里就喊了,爸——!
  是左晓静打来的,左书记本来准备把电话挂了,又抓起来,“你们在哪里去了,怎么联系不上?”

  左晓静在电话里欣喜道:“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外公的病有希望了。”
  “什么?”
  左书记听到这句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实他也知道那些砖家的话,应该是对的。象老爷子这种情况,多半已经不行了。可他是省委书记,他不能让别人左右自己。
  左晓静道:“让顾秋跟你说吧,我说不清楚。”
  她把电话给顾秋,顾秋喊了声,“左书记,是这样的,我们在苗寨寻访到了一位老神医,他对张老先生的病,做出了具体的分析和检查。”
  左书记道:“你说!”
  “神医说,张老先生的病,最好是不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药物治疗,应该从饮食上想办法,再辅佐他的药方,慢慢调理。”

  “这么说,他有办法?”
  左书记问。
  “神医没有保证,但是他说,拖个二三年完全有可能。”
  医院说只有几个月了,那边却说可以拖二三年,左书记紧张地问,“他需要我们怎么做?”

  顾秋道:“什么也不需要,甚至连医药费都不要。早在以前,他们寨子里有几个类似的病人,都被他治好了。”
  左书记想了会,心道,真有这么神奇?他还不信了。
  不过顾秋的话,与刚才沈如燕说的有几分相似,都是说不要乱用药,应该从饮食等方面注意调理,再有就是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环境。
  左书记对顾秋道:“你那边需要什么帮助?”
  顾秋想了想,左晓静不可能一直留在山里,她也要上学,老头子的病可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不如叫他喊个护士来吧!
  顾秋提了这个要求,左书记说,“这个没问题!你抽个时间回来一趟。”
  顾秋挂了电话,左书记的心情就好了许多,居然有这样的事?不得,我得派人查查。
  这个所谓的神医,是不是真能治癌症,如果可以的话,那么他的药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药方,照他的药方开出来,能挽救千千万万个人。
  沈如燕坐在那里,依然有些小紧张,不时用眼睛瞟瞟他。这只老虎很凶啊,不发威的时候,你可以在他身边撒撒娇,发威的时候,你最好躲远点。
  房间里很安解,左书记好象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就照你的意思去办法。他现在在山里找到了一名老名医,不知道是真是假。”
  沈如燕说,“那我明天赶过去,看看具体情况再说。”
  左书记摆手,“小顾明天会回来,到时你跟他一起去。”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在心里琢磨这事。
  这么多专家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名深山老林的草药医生就能解决?如果真是这样,那要这些砖家有屁用啊!
  左书记背着双手,踱到窗口,他决定明天让自己的女人随顾秋去看看情况。
  第二天顾秋和左晓静赶回来,又把那里的情况,细细说了一遍。
  左书记觉得有点不太靠谱,一个山村里的医生,真能治癌症?连野鸡大学门都没进过的山里人,居然有这等本事么?
  如果真治好了张老先生的病,或者说,拖了二三年,都能说明他真有本事。

  只要将此事传扬出去,肯定很轰动。
  左书记听闻之后,对顾秋道,“明天你阿姨跟你去一趟。晓静你就不要去了,我叫秘书安排了一名护士,这段时间将由她在那里全程照顾。”
  左晓静在那里呆了一晚,的确受不了。
  虽然说山里很清静,可总有些野物在叫,听起来怪吓人的。那些山猫叫起来,好象婴儿在哭一样。
  还有猫头鹰等等,她无法理解和想象,蕾蕾和她的家人,是怎么度过来的。
  如果不是有外公和顾秋在,左晓静真的要逃离这个地方。老爸让他休息一天,她就点点头,对顾秋说,“你注意安全。”

  老左见女儿这么关心顾秋,他就望了眼,猛然发现顾秋的后脑勺上,头发被剃掉,用帽子遮住。他就问了句,“你的头怎么啦?”
  顾秋说,“没什么,不小心摔了一跤。”
  左晓静说,“爸,顾秋为了求那个犟老头,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左书记本来不以为然,听女儿这么说,又问了句,“发生了什么事?”
  左晓静将那天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要不是顾秋救了他孙女,他还不一定答应替外公看病。而且这两天他都没有睡好,跑来跑去没喝一口气,外公都说他只知道关心别人,从来都不知道关心自己。”
  左晓静这番话,傻瓜都听得出来,她对顾秋的感情。
  顾秋给左晓静使了几个眼色,她都视而不见。
  沈如燕听说了,柔声道:“那你早点去休息吧!小顾。”
  顾秋立刻告辞,他还是去住酒店。

  左晓静送到门口,本来想留他在家里住,但又不好意思开口。老爸对顾秋有戒心,这一点她非常明白。
  顾秋一走,沈如燕道:“这孩子很懂事,上次在长宁县出事的时候,也是个挺身救人。”
  左书记没有说话,沈如燕又道:“等老爷子的病情一好,你是不是应该给小顾一点补偿?”
  她的意思是,给顾秋安排一个好点的工作。
  左书记说,“年轻人就应该磨练,他才二十三岁,副处,还能往哪里升?一味的提拨,没有实战经验,对他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左晓静说,“爸,小妈,我去睡了。”
  她上楼去睡觉,左书记和沈如燕看着她的背影,两人对视了眼。沈如燕说,“你有没有发觉,晓静挺维护小顾的。”
  左书记道:“年轻人嘛,相互之间照应,这是应该的,不要多想。”
  沈如燕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因为她发现老左现在越来越多疑。人老多疑,果然不假。
  这段时间,老左在某些方面的能力也退化了,没有以前那么威猛。沈如燕看着他,劝了句,“我觉得晓静的事,能让她自己做主最好。”

  老左看了她一眼,“去睡觉吧!”
  沈如燕嗯了声,“我去准备衣服,你马上过来洗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