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5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贵,我不打算理他,他想要得到,必须也要投资,那七个亿,就是投资,我们都投资了,都拿不回来,没有理由要将就他,现在,他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我造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瑞丽,盈江,广东,如果他想分一杯羹,他就得听我的,否则,我就不带他玩。
  北京帮虽然有钱,但是那又怎么样?也就是有钱而已,他那么牛逼,陈发说不卖他料子,还就不卖她料子,他能怎么样?还不是白白的教了这么多年的学费吗?
  我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我梦里面,感觉很热,像是经历一场火海一样,都是火,我不停的拿着水桶在灭火,但是怎么都无法浇灭,我急的团团转。。。
  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知道是梦,但是没有办法醒过来,只能在梦里面焦急。。。
  突然,一盆冷水浇在了我的头上,我立马清醒了过来,我看着好几个人,都拿着水桶在往我身上倒水,我立马弹起来,把身上烧着的棉被给丢掉,我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我草,怎么回事?怎么会烧着了?”我看着地上已经烧了一大半的棉被问着。。。
  癞子很害怕的走过来,说:“对不起飞哥,我看你睡着了,就给你盖了被子,这里有蚊子,我又点了蚊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我看着地上被踢到的蚊香,我就捏了一把汗,妈的,老子差点被烧死,还好他们来的及时,我看着那已经烧掉一半的被子,还有火星,我就不停的摇头,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有旦夕祸福,你不经意间就有可能死于非命,我咽了口唾沫,看着马玲给了癞子一巴掌, 还要骂他的样子。
  我急忙拦着,我说:“无心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几点了?”
  马玲瞪了癞子一眼,说:“七点了,还好我来叫你起来啊,要是他妈的在迟一点,你他妈就第一个被烧死了,下次长点心吧。”
  “知道了马姐。。。”癞子害怕的说着。

  我也心有余悸,虽然癞子是好心,但是差点害死我,我说:“没事了,出去做事吧。。。”
  所有人都收拾东西,走出去做事,赵奎说:“飞哥,以后,你还是回酒店吧,这里的环境太差了。”
  我瞪着赵奎,很生气,我说:“现在是关键时刻,手底下的人毛毛躁躁的,我能放心吗?条件差?能比缅甸的条件差吗?我他妈的连水牢都蹲过,这又算什么呢?别说了,把这三天忙过去再说。”
  赵奎点了点头,我走了出去,看着马炮跟貌桑进来了,马炮说:“我不行了,我要睡一觉,老子他妈给你当猫守了一夜,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给我打个千把万的,我真的不觉得多。”
  我看着马炮直接走过去,朝着椅子上一趟,就睡下了,我也是无奈,我问貌桑:“昨天晚上有什么动静吗?”
  “老板,没有,我们在一里范围内巡逻,没有看到可疑的人。”貌桑说。
  我皱起了眉头,难道是我想多了?我摇了摇头,我说:“你去休息吧。”

  貌桑点了点头,就过去睡觉,我走出去,看着已经出来的太阳,天气很好,就是有点干燥,看样子,雨季真的过去了,过完年,大概就是旱季了。
  我看着外面,已经有很多人进来了,虽然还没有开市,但是这些人来的都很早,都是为了能够抢到好料子。
  我有点奇怪,我问赵奎:“昨天有人开到好料子了吗?为什么没有放烟花呢?”
  “噢,人流量有点大,为了保证安全,上面的人禁止一切烟花,这可是好几万人的密集聚集地,一旦出现危险,很难疏散的。”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也对,把烟花都给放好,找人看着,这天有点干燥,别处什么事情。。。”

  赵奎点了点头,我走到水管前,用冷水冲冲,我现在还是米糊糊的,手臂很疼,我反手看了一下,有一块通红,通红的地方,很疼,是被烧的,妈的,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看来,还真是我运气好。
  我收拾一下自己之后,周会长也到了,但是今天没有那么多大人物,只有赌客,还有珠宝街以及我们盈江这边的工作人员,那帮大人物能来参加开幕,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九点的时候,开市,大家都进入大棚里面,继续挑料子,我看着那繁荣的景象,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刺激,跟广东公盘相比,没有多大的刺激,没有上亿的料子出来,就算有,也不能放烟花,所以,公盘显得素了一点,但是钱,我们是赚到了,八万件料子,卖出去三分之一了,一天有十几亿的营业额,对于我们这个第一次举办小公盘的盈江来说,已经很成功了,我看着广场上的那块木那料子,刺激,会有的,就是今天,这块料子,今天会把气氛推到高丨潮丨,明天,就会切开,我内心很期待,非常的期待。

  大钱,还是来自这块料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块料子,我就看到了希望一样。
  突然,我看到一袭身影,我皱起了眉头,心里暗骂了一句,妈的,他怎么又来了?
  我脑子里传来嗡嗡的声音,田光又来了,他又来了,这一次,他就带了柱子跟阿海,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带,我看着比较头疼,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来,真的是闲的没事做,专门来找我麻烦吗?
  我苦笑了起来,真的是相爱相杀啊。

  看到田光走过来,他十几个棚户不去,就专门朝着我走,就是来找我麻烦的。
  “光哥。。。”我还是礼貌的叫了他一声,毕竟,先礼后兵。
  对于我的话,田光点点头,看着十几个棚户,人山人海,他说:“每次赌石,我都会参与,毕竟是赚钱的买卖,每次赌石,你都会替我挑料子,这次,我希望也不例外。”
  我苦笑了起来,我看着田光,把湿漉漉的头发撩起来,我问:“你真的想玩吗?”
  田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心里骂了一句,他要是真的来玩石头的,我他妈的就不姓邵,他就是来找我麻烦的,我从来没有想过,田光是这么一个能磨人的人,真的,现在他要把我给磨死。
  我深吸一口气,不管他搞什么花样,我都要接招,毕竟,人家没有来动你。

  “跟我来吧,玩明料,还是暗料?”我问。
  田光跟着我,说:“赌石,一向你做主,我只出钱,不过问。”
  听到田光的话,我心里一紧,很难受,是的,赌石,田光从来都不过问,他只出钱,剩下的事情,他都听我的,我回头看着田光,很难受,他面无表情,我喘着气,我说:“那为什么,其他方面,你就不能听我的呢?我从来都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只要你听我的,我们想要的都能得到。”
  田光咧开嘴,但是只是冷笑了一下,他摘下墨镜,说:“如果你是个女人,愿意站在我背后,我或许,可以听你的,但是,你既不是女人,也不愿意站在我背后,我怎么听你的?”
  我听着,无奈的笑起来了,是的,我挺搞笑的,我耸耸肩,我说:“是的,我的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