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4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生意就是这样,你有再多的货,但是你卖不出去,这就有问题了,虽然内地的货源都是来自缅甸的,很少,但是内地的生意非常好,供应不求,这就让人羡慕了,但是如果能把两者结合起来,我们就都能赚钱了。
  我说:“丁先生,如果你们缅甸肯放开了政策,直接像我们提供原石,价格我们可以涨,像以前一样,我们这样都能共赢,何必要搞封闭政策呢?”
  “屁股决定脑袋,或许你没听过这句话,有时候,有些事情,是我不能决定的,他们都心虚,有不安全的感觉,所以,都想把资金跟来源,捂在自己的怀里,这样说,你应该懂了吧?”丁瑞愤恨的说。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说的也对,丁瑞,并不能决定任何事情,他虽然有心,但是他不在那个位置上。
  “哈哈,看到你这里的客流量,我就不为你担心了,之前来的时候,我还害怕你会失败,而且,民盟的领袖也受邀请,去了广东参加平洲公盘,我还担心,你会受到波及,但是,现在我不担心了,你肯定会成功的。”丁瑞说。
  我听着,就有点讶异,我说:“那位女领袖?”
  “是的,他去了平洲参观平洲公盘,要为以后缅甸的翡翠市场打开一条活路,未来十年内,军人还政就会实现的,这是人民的态度,到时候,或许会有一片新天地吧。”丁瑞。
  这个是一个极其强烈的信号,但是我内心很震惊,她居然去广东,而不来瑞丽,要知道,瑞丽可是跟缅甸接壤的,这里是翡翠之乡,她居然去广东,而不来瑞丽,这个信号,让我感觉到不是很好,而且,我也再次见识到了陈发的厉害,居然把民盟的领袖请去了,这个女人,在世界上都是有名的。。。
  我心里有点酸酸的,但是没关系,不管陈发怎么做,我努力的做好我该做的事情,瑞丽就是瑞丽,这里有天然的优势,是广东不具备的,就算是我没有办法把广东的优势摧毁,但是,如果真的把我逼急了,我会把陈发给摧毁的。
  合作才会共赢,瑞丽跟广东没必要一直是竞争的关系,我们合作起来,才会共赢,但是,我也相信,陈发是不会跟我合作的,不过真的没关系,我会实现一切的,他不合作,就把他弄下去。。。
  我带着丁瑞参观了整个赌石基地,他很羡慕,临走的时候,他还一直跟我说,能不能再去缅甸做投资,我很无奈,也没有办法回答他,只能模棱两可的敷衍了一下他,便把他送回酒店,不过,也不用我送,人家都早就预定好了。
  这一切结束之后,我回到仓库,看着那块料子,我们所有的人,都站在仓库,看着这块巨大的原石,两米高,一米五宽左右,上面的黑漆已经被刷掉了,价钱,也已经定了,五亿美金。

  我们明天,会在酒店了签约,我围着石头转了一圈,妈的,对于赌石,我天生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尤其是看到这么大块的赌石,木那,老坑木那,有冰的表现,虽然只是一个豁口,但是真的。。。
  我幻想已经把他的皮壳给剥光了,里面的肉质,颜色,底子,我都已经开始幻想了,赌石的人,往往看到一块原石的时候,最先考虑的就是他美丽的肉质,总是往好处想,这样会很美好。
  我笑了起来,百亿大料,公盘那天,必定会在盈江爆炸,翡翠之乡还会回归瑞丽!
  平台的搭建,合约的流程,都在进一步完善,盈江公盘,也进去倒计时,在小年夜,盈江的公盘会开启,一共三天,一直到春节。
  现在全国各地已经进入了寒冬,但是盈江这个地方,依然像是春天一样,无论是旅游还是私人游玩,这个地方都是一个极好的地方。
  跟丁瑞签约的合同,是在第二天上午完成的,签约的有我,周会长,还有丁瑞,这块原石,五亿美元成交。
  我坐在家里,看着报纸,上面有我们三个人握手的照片,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成为报纸上的新闻人物,但是,我看着下面巨大的版面,都是陈发陪同缅甸民盟领袖参观平洲公盘的画面,心里很不舒服,同样是公盘,但是人家去的是民盟领袖,而我这边只是丁瑞过来,而且,还只是参观办公的。。。
  我看着下面他的介绍,还有她对于翡翠行业的一些看法, 她说老的政体下,缅甸的社会精英有钱、有权的都是军人,翡翠商人与军政府关系密切。
  她领导的民盟,切中了军政府粗放经济政策的要害,批评军政府只出口翡翠原材料,不生产加工,深度开发经营,使缅甸翡翠珠宝行业利润流失,这点很像当年中国的小煤窑性质,只肥了当官的和矿主,缅甸人民没有享受到一丝实惠。
  我看着他说话的,很对,这就是现状,最后她的总结语,我觉得也很对,她说他们坚信,翡翠的最高利润终端是在成品交易市场及生产加工环节。
  这是非常对的,这也是为什么丁瑞要在缅甸建设产品加工流水线,但是关键的问题是,那里不安定的因素,不具备像内地的这样大型的流水线基地,以及市场。
  对于广东之行,她可能要失望。。。
  我看着下面的新闻,有点担心起来,是缅甸军政府对翡翠行业的一些调整,都公报出来了,他们又强调,要禁止翡翠原材料出口、建立了内比都的翡翠生产加工基地、为中国翡翠商提供低价土地、为中国翡翠手艺人提供免费签证,意图将翡翠的生产加工由中国转到缅甸国内。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再开办公盘。。。
  我放下报纸,心里很无奈,如果这些行为,要是能行的通,早就行的通了,翡翠的市场永远都在内地,而不是在缅甸,虽然他们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做法是行不通的,因为他们不安定,谁会带着几个亿去一个不安定的国家发展?
  在果敢老街,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命案,谁会去投资?
  所以,我可以断定,军政府会失败,他们的路,越走越远了,不过,这不是我应该关心的,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公盘给办好。

  公盘虽然我在主导,但是其实尽心尽力的人都是周会长,他提供原石,提供人力物力,而我,只是把市场做出来了而已。
  我拿着电话,给李瑜打电话,马上就要公盘了,我希望李瑜能来,希望陈发能来,最好,把那位民盟的领袖带来,这样,我们的公盘会办的更好,因为她的名声很大。
  我说了一句,她咳嗽了一下,我说:“感冒?”
  “没有,只是嗓子不舒服,有事吗?”李瑜问我。
  我说:“这边要公盘了,我希望你能过来一下,如果你能把你爸爸收购的料子拿来参加盈江公盘,就更好了。”

  “我爸爸不会去,陈发也不会去,我也不会去。”
  我听着李瑜的话,就坐起来,我走到外面,看着下面的风景,我问:“我们之间,出什么问题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