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7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挑了挑眉,就下床走了过去。
  随着他越走越近,巫雁行的视线虽还落在书上,但丰硕胸膛的起伏幅度却不自觉的越来越大。
  三个月的调教,已经让她的身体对萧晋产生了一种本能,只要他一接近,她便会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浑身发热。
  来到贵妃椅前,萧晋揪住猫的后脖领拎起来,随手丢进不远处的猫窝,然后弯下腰,邪笑着问:“你确定现在你的身上没有一点取悦我的东西?”
  巫雁行的目光慌乱起来,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没让书从手中掉落,干咽口唾沫,说:“那……那是我用来……用来取悦我自己的。”

  “是吗?”萧晋迅猛出手,探入她的长衫下摆,抓住一根毛绒绒的尾巴轻轻摇动起来,“那我倒要请教一下了,巫大神医平日里戴着这玩意儿是怎么坐在诊室里为病人看病的呢?”
  巫雁行一声娇yin,绝美的脸庞迅速爬上两抹红晕,手里的书本也终于掉落在地,檀口轻吐着热气说:“你别……别太用力,疼……”
  “你不是最喜欢疼的吗?”萧晋手上的动作更大了,冷笑着问:“看来,你是长本事了嘛!都会自己取悦自己了,这是不是就代表着你不再需要我了呢?”
  巫雁行的脸更红了,娇躯微微颤抖起来,用力咬住嘴唇,表情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只是摇头,不说话。
  “摇头是什么意思?是否认呢?还是真的不需要?”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萧晋的猛地用了下力,只见巫雁行一声闷哼,双目陡然睁大,身体绷紧,好一会儿才像条被扔上岸的鱼一样剧烈的喘息起来。
  “主……主人,我错了。”
  “早这样不就得了?非得吃点苦头,真不是一般的贱!”萧晋收回手,撇撇嘴说。
  巫雁行休息片刻,手伸到背后,蹙眉将尾巴拔了出来。萧晋注意到,尾巴的尖端似乎有点红。
  “你没有抹润滑油?”他吃惊地问。
  巫雁行摇摇头,起身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掉,又沉默良久,才用带着恨意的声音地说:“今早我在电视上看见了他。”
  萧晋双目一眯,走过去一把抓住她就推到了床上。

  “你等……等一下……”
  巫雁行吓了一跳,刚要翻过身来,萧晋就直接坐在了她的腿上,然后粗暴的撕去了她所有的衣物。
  她从未见过萧晋这样,有些害怕,也有点隐隐的期待,认命的把脸埋进被子,咬住牙,僵硬着身子等了一会儿,却等到后面疼痛的部位猛地一凉。
  豁然转过头,就见萧晋手里拿着一个药瓶,正专注的为她涂抹着伤口。
  她心头一颤,一股异样的感觉就开始在胸腔内慢慢发酵,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

  “我说你就算是想犯贱,也能不能别犯这种弱智的贱?”萧晋一边抹一边没好气道,“那家伙是龙朔的一把手,几乎每天都会在电视上出现,你是有多无聊才会去看本地的新闻报道?”
  “我不是故意的,”巫雁行微微有些委屈的说,“是医馆的员工在看,我路过的时候正巧碰上了。”
  “然后你就趁着我要来的机会自残一下?”
  “我……我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闻言,萧晋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伤药涂完,他顺势在她的身边躺下,看着床顶的雕花装饰说:“我今天没心情抽你了。”
  巫雁行抬起头看着他的侧脸,说:“我知道,你其实很不喜欢那么做,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要继续?”
  “因为你需要啊!”
  巫雁行蹙起眉:“你在可怜我?”

  萧晋翻个白眼,摸出一支烟,要点火了才反应过来是在床上,于是就又将打火机收起来,单叼着烟说:“小爷儿才没那个闲心,只不过是觉着一个绝色美人儿天天惦记一个糟老头子太特么浪费了,既然是美人儿,跟我这种流氓在一起才更般配嘛!”
  巫雁行抿唇微笑:“这么说,你是想泡我喽?”
  萧晋转脸瞅瞅她,咧嘴嘿嘿笑道:“还真没有,就是想白占点不用负责任的便宜。”
  巫雁行撅了撅嘴:“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咦?”萧晋惊奇的侧过身,用手支着脑袋,饶有兴趣的说,“这种幽怨的画风可不像你啊!怎么?被小爷儿刚才的温柔打动了?”
  巫雁行移开目光,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萧晋重新躺回去,双手枕在脑后,笑嘻嘻的说,“如果没有的话,按照你以往的风格,这会儿肯定已经像看一坨屎一样的看着我了。”
  巫雁行低头沉默,半晌才像是要赶走什么思绪似的摇了摇头,道:“说正经的,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今天是不是多愁善感的过分了点儿?那儿那么多为什么啊?”萧晋不耐烦道,“为了和你成为朋友,行不行?”
  “朋友?”巫雁行一呆,随即便轻蔑道:“我不需要朋友。”
  “对!就是这种表情,这才是你的正常反应才对。”
  萧晋笑着捏捏她的嫩脸,然后又叹息一声,说:“我以前也觉得自己牛叉的不行,天大地大任我来去,朋友这种东西只是累赘而已。结果,现在的我就成了丧家之犬。
  雁行,诚恳的跟你说一句:放下你那些莫名其妙的骄傲吧!即便你不需要旁人的帮助,无聊寂寞的时候有个懂你的人聊聊天也好啊!毕竟喵星人再可爱,也是不可能开口说人话的。
  咱们两个都是中医,也都活的神憎鬼厌,正好凑一块儿,没事儿喝喝酒,探讨一下医术,顺便再琢磨几个害人的法子,岂不快哉?”
  巫雁行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嘴角一翘,说:“你的最后半句话,倒是让我有了点兴趣。咱们两个,一个奸,一个毒,商量出的害人法子一定很绝妙。”

  萧晋哈哈一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去,抬脚就走。
  巫雁行愣住:“你……你这就走吗?”
  萧晋头都不回的摆摆手:“都说了今天不想抽你,我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上了你。”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巫雁行又发了一会儿呆,直到猫跳上床才醒过神来。
  伸手将猫抱在怀里,她用脸轻轻磨蹭着猫的耳朵,幽幽地问:“小小,你说,我们要不要和他做朋友呢?”
  喵星人显然不可能听得懂,只是眯起眼打着呼享受奴才的马杀鸡。
  来到楼下,萧晋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幅字画,嘴角勾起,自言自语道:“陆翰学啊陆翰学,小爷儿这么不遗余力的为你着想,你要是再不表示表示,可就真说不过去了哦!”
  话音未落,兜里响起铃声。他掏出手机,发现是耗子郝景龙打来的。
  “老板,已经确定了,”一接通,耗子的声音就带着激动道,“那个顶替邓睿明杀人罪名的家伙,就是朱广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