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01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答应和斯瑶联手对付我是不是?”万浩鹏反问了一句。
  “万浩鹏,你少自作多情,谁想对付你了?你不要觉得全天下只有你一个男人,算只有你一个男人,我也绝不会再多瞧你一眼,别装了好吗?有意思吗?”郝五梅一听万浩鹏这么问她,一下子火了起来。
  “姐,”万浩鹏突然叫了一声。
  手机另一端,一下子没有声音了。
  万浩鹏知道郝五梅被他这一声呼唤击,缓了缓说:“余子俊的事情真不是我安排的,而且我真不知道他去了志化,因为他黑我的新闻铺天盖地,你也知道我在志化的人脉关系不错,他出现在志化,想替我出头的人大有人在。

  姐,既然斯瑶找了你,既然余砚权要去南江当副省长,既然你家男人要搭他这条线,我给你出一个主意,你听不听?”
  万浩鹏轻声细语地说着,而且是一副此事完全与他无关的口气,把郝五梅搅得一怔一怔,这小子又在玩什么?
  第1182章 前车之鉴
  第1182章 前车之鉴

  郝五梅自己没有找到处理这件事的方案,董执良确实一心想搭余家的这条线,虽然说成斯瑶先给董执良打的电话,可他那副急切的样子,郝五梅又是心酸又是失落,如果成正道不出事,她和董执良会这么尴尬吗?
  郝五梅是个要强的人,在低谷的时候,她反而不会轻易地找万浩鹏,而听到万浩鹏的那一声“姐”时,时光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说不心动是假话,但是相这小子的建议而言,她急需要还是方案,她同样也希望搭余家的线!
  “说吧,我听着。”郝五梅淡淡的说着,内心无论多急切,她现在都能压得住,走到今天,场面穿梭的人,还有什么抗不住的呢?
  “让余家公子带着斯瑶在媒体露面,而且宣布他和斯瑶的婚期,你也知道斯瑶的长相,拿斯瑶和那个说被强女干的女孩,是个男人,都会选择斯瑶,流言会不攻自破的。
  这个时候,越抹越黑,最好的方式是自证清白。不要为难那个女孩了,你找到又怎么样?你也去开一个新闻开布发?也去让女孩如小梅一样来一通宣言?还是你把女孩绳之以法?无论哪一种都不如我给你出的这个建议,而且成斯瑶会感激你的,也会极力配合这场戏。
  有了余家未来儿媳妇的感激,还怕搭不余家的线?但是姐,我还是要提醒你,搭线可以,别涉入太深。
  成正道的前车之鉴,还是要吸取一下教训的,完全是善意的提醒。”万浩鹏一口气把这些话都说了出来,因为车必还等着他去见车部长,他没时间和郝五梅深谈,再说了,董执良执意要做的事情,他的话,郝五梅是半信半疑的。
  一如成斯瑶,万浩鹏那么努力地想把她从嫁入余家的梦拉出来,可是成斯瑶听不进去不说,非要跑到志化去搅和,凭着她的能力,她能搅得动什么呢?
  万浩鹏本来不想给郝五梅这样的建议,凭着他的直觉,袖辉集团的问题多的是,余砚权有多干净,看看余子俊清楚。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这是一环套一环的。

  但是人的惯性思维容易先入为主,再说了,选择这个东西,从来都是最难的。
  身处迷雾之,你不可能用事后的眼光去做评价。对错从来都是结果论,结果未定之前,谁都不可能笃定自己一定是对的,所以有人问***说,长征苦不苦,小平同志说,不苦。跟着走行了,有什么好苦的呢。然后突然反手说一句说,其实也很苦,为什么啊,因为挣扎纠结啊。每天痛苦的是选择跟谁走。是跟毛主席一万红军走呢。还是跟张国焘的九万红军走。这个很苦了。是啊,纵使天下路万条,选择又是何等艰难。有的选没得选,很多时候要更痛苦,天下从来做决定是最难的事情。

  万浩鹏因为理解选择之难,才给了郝五梅这个建议,一来是成全成斯瑶,二来是圆董执良的梦,重新投靠一个靠山。
  “你为什么要帮我?”郝五梅听完万浩鹏的话后,突然问了一句。
  “我马要去见车部长,我真没时间和你细谈,如果你相信我,依着这法子去做,如果你不相信我,当我什么都没有说的。”万浩鹏说完这话,挂掉了电话。
  郝五梅捏着手机半天没放,不得不说万浩鹏的法子一举几得,而且是目前最好的一种法子,把两个姑娘的照片一排例,还需要多解释吗?这码子事越解释越黑,国的民是这样的逻辑思维,这一点,年轻人还是她们这代人更了解络。
  而万浩鹏急步走到了车必身边,车必一见他,急着说:“你真忙啊,我的哥,我三爷都忙。”
  万浩鹏苦笑了一下说:“兄弟,对不住了,走吧,我们一起去。”
  车必不会再说什么,领着万浩鹏敲开了他三爷办公室里的门。
  一进去,车部长放下了正在批示的件,指了指会客厅的沙发说:“小伙子,快请坐。”说着,车部长起身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
  万浩鹏虽然见过车部长的照片,可是没想到本人这么精神,一点也不像六十多岁的人,最主要的是他亲自下位接见他这个小人物时,还是让万浩鹏受宠若惊了。

  车必是真怕他三爷,明明车部长让他们坐,可他是不敢和万浩鹏坐一起,小心翼翼地在一旁站着。
  车部长一见车必这么站着,说了一句:“傻站着干嘛,倒茶啊。”
  车必这才“嗯”了一声,去泡茶。
  车部长直接坐在了万浩鹏对面,这让万浩鹏好紧张,这么大的领导如此面对面坐着,如果不是车必,他这辈子都见不到这样的大领导了。
  “车,车部长好。”万浩鹏紧张得结巴地说着,虽然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可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着,毕竟这样的大佬距离他太高了,太远了。
  车部长见万浩鹏紧张成这样,笑了起来,说了一句:“是不是被必说我多凶吓着了?我对他凶,那是他没你这么有进取之心。刘老头子没少在我面前念叨你,说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当初也是有意让车必和你住一间宿舍。现在看了你们写的《特色社会主义》的章,证明,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只是,你竟然把你的名字排在最后,这章明明是你主笔,必几斤几两,我知道,说说看,为什么要这么做?”

  万浩鹏没想到这么大的领导说话这么和霭可亲,而且还留意到了这么小的细节,不由得放松了不少,只要不是问车必和罗雨晴的事情,好办了。
  万浩鹏一放松后,接过车部长的话说:“车部长,必和陈姐出力最多,在选材方面,他们俩做了大量的工作,排名不是看谁主笔写,而是要看谁付出的多。
  必虽然是您的孙子,而且我从一开始知道,但是您把他管得太严厉了,以至于他放不开。您给他的不是胆量,而是威严。对于必这样的性格而言,我觉得有似不适合,要给胆量,少些威严?您说呢?”
  万浩鹏的话一落,一旁倒茶水的车必吓得手抖了起来,茶水洒了一地。
  日期:2018-01-2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