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9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晓静咬着牙,“别打歪主意,你喜欢的本来就不是我。”
  顾秋笑了起来,蹲在她面前。左晓静有些犹豫,顾秋说,“快点,外公在等呢!”
  她只好趴上去,小女生的胸部发育很一般,却很坚挺。顾秋道:“你有东西顶到我了!”
  左晓静会意过来,气得拼命掐着他的胳膊。
  顾秋在她屁股上捏了几下,“别闹啊,你想在这里洗澡啊!”左晓静气死了,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耍流氓。
  她压低声音抱怨了句,“不许耍流氓!”
  顾秋又捏了几把,“屁股好没肉感。”
  “你——”左晓静快要气爆了,指甲掐了进去。
  族长带人过来迎接,顾秋三人跟着他们来到族长家里。
  苗寨的人大都十分热情,对每个人都敬若上宾,一些苗族少女,更是柔情似火,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会不顾一切投入,死心塌地。
  程暮雪今天一早回省城去了,她要赶回去工作。
  在族长家里坐了会,顾秋提出,“还是早点过去吧,治病要紧。”
  族长说好的,好的,马上叫人,一起陪三人去神医家里。
  一路上,顾秋对张老先生十分孝敬,简直就象自己的亲爷爷一样。石台阶不好走,他就扶着张老先生走。
  有时他还停下来问,“要不我背你。”

  张老先生说,“那怎么行,万一摔下去,两个人都完蛋。”
  张老说,“这里风景不错,就是交通不便,如果能开发出来,的确是人间仙境。”
  有好山的地方,一般都有好水,因为只有水才能孕育生命。否水的山,大都没什么植被,容易被太阳晒死。
  要是这里有好的交通,情况又不一样了。
  族长说,“我们的族人都不愿意搞开发,只要有一条进山的路就行了,因为开发一搞起来,风气就坏了。什么样的人都有,龙蛇混杂。说不定还要破坏原有的一切。这是辈祖们留给我们的财富,我们不指望拿它来换钱,只要能保护好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们就满足了。”
  族长说得对,一旦开发之后,这里的一切都变了。人类变得物质化,心情浮躁,远不如现在的纯朴。在他们看来,钱,不如本质重要。有了钱,或许可以风光一时,但他们宁愿留着这份财富,给自己的子子孙孙。
  顾秋说,族长说得对,这观念不错。
  众人上得山来,神医一家人早在外面等了。

  看到张老,老神医点了点头。
  小蕾蕾也在外面,脖子上带着伤,缠着纱布。看到蕾蕾,顾秋心里就有点内疚。这小女孩跟她爷爷一样犟,认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为了劝爷爷替张老治病,她竟然以性命相挟。
  顾秋只能说,她这是知恩图报。
  这女孩子虽然年纪小,却很懂事。她那灵动的眼睛里,总是充满着期待。
  顾秋看到她的时候,她正朝自己笑。
  顾秋点点头,两人语方不通,微笑是最好的方式。
  左晓静哪来过这样的深山老林,看到这一幕,不由有些惊讶。这地方,的确不错。
  后面的山上,全部是石头。
  石头上爬满了野藤,还有那些树木,一棵棵的,老高了。

  奇怪的是,在这样的山里,一点都不热。
  这里的风,比城市里的空调强多了。
  左晓静看着这片山,“真的好漂亮。”
  顾秋说,“那你就住这里吧!”
  左晓静吐吐舌头,住这里就不行了,她对顾秋说,“喜欢,不一定要留下。”

  顾秋说,“这句话说得对,很多男生都这样对被自己抛弃的女生说,喜欢,并不一定要留下。”
  左晓静拧起眉头,“你能不能想点别的?”
  顾秋道:“我只是就事论事。”
  老神医出来了,拿着药厢,蕾蕾给他当助手。
  左晓静在问,“这小女孩多大了?长得挺漂亮的。”
  顾秋说,“她叫蕾蕾,有十六岁了吧,不过他们山里的女孩子都不错。”
  左晓静点头,“看来他们这里水质好。”
  看到老神医给外公做检查,又不要外人靠近,她就对顾秋说,“我们到那边坐会吧!”
  两人走过去,顾秋道:“但愿外公的病还有救,这样我们就安心了。”
  左晓静看着他,“你的脑袋还痛吗?”

  顾秋说,“一点小伤,没事的。”
  “还是回去看看,到医院做个检查,别掉以轻心的。”
  顾秋看着她笑,“你关心我?”
  左晓静白了他一眼,“谁关心你了,臭美。”
  顾秋道,那我就放心了,否则我还真要内疚一辈子。
  左晓静瞪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样?”
  顾秋说,“我只是担心,我们这样下去,会不会弄假成真。”
  左晓静扬起头,“放心吧,不会。”

  她看着远方,郁郁葱葱的树木,“我跟你说过,我们暂时在一起,只是为了外公的病情。等外公的病一好,我们还是普通朋友。”
  顾秋说,“好喜欢你这种性格,坦荡,率真,拿得起放得下。”
  左晓静幽幽道:“既然未曾拿起,何来放下?是他老人家多心了。”
  “可我总有一种负罪感。”顾秋说。
  “对谁?”

  “对你啊!”
  “切!你又装吧!最不正经的家伙。”
  顾秋说,“是真的,我听杜书记和外公说,他们当初有约定。外公托附杜书记培养我,等你大学毕业,再公开我们之间的婚事。这样一来,我岂不是占了你的便宜?而且杜书记好象也反对我跟别的女孩子交往。”
  “你又岂只是占了便宜?”
  顾秋说,“哦,我想起来了,刚才过河的时候,摸了你的屁股!”
  左晓静气死了,霍地站起来,正要发作,看到老神医那边正专心志致做检查,只得狠狠的瞪了顾秋一眼,“不跟你说了,好过份。”
  顾秋拉住她的手,“坐下吧,我只是跟你开玩笑。”
  左晓静只得坐下,气鼓鼓的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顾秋唉了一声,“坐着好无聊,他们做检查要很久的,开开玩笑,你干嘛这么心急?”
  左晓静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你就不怕我当真?”

  “当真什么?”
  “让我爸必你跟女朋友分友。”
  顾秋瞪大了双眼,“你不会这样做的。再说,也没有人能必得了我。我不想做的事,别人必不了我。我想做的事,别人也挡不住。”
  “吹吧!”左晓静看了那边一眼,见蕾蕾正看着自己和顾秋,她就说,“蕾蕾在看你。”

  顾秋不用回头,他就知道蕾蕾在干什么。
  当然,他不知道蕾蕾听力过人,只可惜,她不会普通话,只会苗语。
  顾秋说,“她是老神医的孙女,要不是她,这个死犟老头子是不肯出手相救的,他这怪老头有二个臭毛病。汉人不救,当官的不救。害得我差点急死。”
  左晓静看着蕾蕾的衣服,“她没有妈妈吗?”
  顾秋说,不知道,没怎么打听。不过我来了几次,都没见到女主人。

  个把小时过去,老神医终于做完了检查。
  顾秋急急问,“情况怎么样?”
  老神医叹了口气,“我尽力吧!虽然不能说治愈,延缓几年发作还是有把握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