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9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语言来形象这一切,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居然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爷爷的一句话。
  顾秋抬起头,望着这片郁郁葱葱的林子,沉重的叹了口气。

  左晓静左顾右盼,顾秋还没回来。
  一边看着表,一边看着手机,似乎在一直盼着顾秋打电话过来。她有些焦急了,“这家伙怎么搞的?”
  张老看到外孙女这么急,安慰道:“你急他也没有用,他自己都受了伤,这孩子!从来都只顾着别人,不想自己。”
  顾秋脑后的伤,张老和左晓静都看到的。外公这句话,触动了她的心思。
  女孩子很容易感动,左晓静心里再次起了波澜,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为了外公而受的伤。
  左晓静说,“他年轻,一点小伤没事的。”她这是故意的,说给外公听。

  张老看着她笑,“心虚了吧?跟我说这种话,正好说明了你的心思。”张老问,“外公帮你看中的男孩子怎么样?比你们学校那些浮躁的学生强多了吧?”
  左晓静羞怯死了,心里却越发着急,你看中有什么用?人家有女朋友了,我又不能去抢。而且这家伙喜欢的都是那种丰乳肥臀型女人,我算什么?
  她撇了撇嘴,二十岁的她,并不丰满。
  只能用苗条来形容,一个苗条的女孩子,又是学生妹,胸能有多大?左晓静心道,算了,不管这事了,反正他有女朋友,我还是别陷进去了。

  她知道顾秋这家伙,不会因为你的背景而喜欢一个人,这一点与大多数想攀龙附凤的人不一样。
  说不去想顾秋,心里却一个劲地想着他。左晓静就急了,不想了,不想了。
  嘀嘀——!
  远处响起了一阵汽车喇叭声,张老看着那辆桑塔纳,“他回来了!”

  左晓静心里一阵紧张,因为顾秋坐在前面,一眼就能看到他,果然回来了。
  她本来能朝车子跑过去,跑了两步又停下。
  表情有点古怪,感觉到自己刚才身不由己的冲动,暴露了自己的心思。外公肯定会笑自己的,左晓静拧着眉头,有点不知所措。
  到底是女孩子,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容易暴露心里那点想法。车子开过来,顾秋跳下车。

  “晓静,外公呢?”
  晓静咬着唇,“你怎么才回来?”
  言下之意,让人家担心死了。
  顾秋顾不上她,朝张老走去,“没办法,那老头子太犟了。”
  张老坐在门口,“进去喝口水吧,看把你累的,小心晓静要怪我了,不懂得爱惜你。”
  左晓静喊了句,“外公——”
  张老笑笑,“好,不说你,不说你。你啊,人家不在的时候,总是左顾右盼,站在门口等,人家回来了,你又不好意思。”
  左晓静急了,扭头跑进屋里去。
  顾秋说,“收拾几件衣服,跟我走吧!”
  “去哪?”
  “去苗寨,那老家伙太顽固了,怎么也不肯出来,只好委屈你了。”
  张老说,“有用吗?”
  “有没有用,总得试试。您的身体可是晓静一块心病。如果您好了,我们大家都开心了。”
  张老说,“那好吧!”
  他站起来进屋,左晓静就端了碗茶出来,也不说话,递给顾秋。
  顾秋接过碗,一口喝完,将碗还回去,谢谢!
  左晓静看了他一眼,刚才那喝茶的样子,象牛一样,一点都不斯文,喝完了,横着手一抹,好粗犷。
  不过有时回味起来,也许这就是人家说的男人味嘛。男人需要粗犷一点,不能太斯文了。
  张老看到两人这模样,他就站在那里问,“哎,你小子这么急着把我治好,是不是想把订婚的日子拖后?我告诉你,休想。这几天我算是看出来了,晓静这丫头,对你可上心了,你不在,她就守在门口等你,盼你,知道吗?”
  顾秋满头黑线,“外公,您可不可以快点啊,我和晓静的事,到时还不是凭您做主?”

  张老道:“你说的,那我就定下来了。”
  说完,才进去收拾衣服。
  顾秋看着愣在那里的左晓静,刚开始认识她,她满不在乎,整天笑嘻嘻的样子,好天真。
  现在突然发现她变了很多,开始有心事了,也不象平时那样,笑嘻嘻的。她不笑,两小酒窝就不见了。
  她看着顾秋,“你的伤好些了吗?”
  顾秋说:“我没事,快去收拾东西吧。马上去苗寨了。”
  左晓静问,“你呢?”
  顾秋说,“我也去啊!”
  左晓静这才进了屋,顾秋对司机道:“你进屋喝点水吧!”

  司机说不要,不要,车上有水。
  等两人收拾好了东西,大家上车,一起去苗寨。
  张老的堂弟一家人出来,“我们也去吧!”
  顾秋说,“不行,那个老头子太怪气了,人多了不好。”
  他们只得跟张老告别,顾秋开着奥迪,司机跟在后面。
  再次来到镇上,又只能坐摩托车进去了。

  张老说,“省里一再下文件,要村村通公路,为什么这里没有公路?”
  顾秋道,“这个问题马上就可以解决了,市里已经同意拨款。”
  这时周镇钟同志带着县里的一帮子人在那里等,看到张老下车,纷纷上前打招呼。
  县里的同志不知道这就是省左书记的老丈人,刚才听周书记说起,大家这才知道真相。

  再看顾秋和张老,还有省委书记的女儿关系这么好,一个个在心里暗道,难怪那天周书记发这么大脾气,只能说姓宋的倒霉。活该,有眼无珠。
  周书记说,要送他们进山,张老说不要,我们只是去求医,人多了反而不好。
  顾秋也想,他们去了,只会坏事,人家最恨的就是他们这群人。可周书记还是执意要送。
  于是,几十辆印着公丨安丨字样的白色摩托车,整整齐齐朝苗寨去了。

  来到那片山坡,顾秋说,“就送到这里吧,大家都回去,免得误会。”
  为了张老的身体,他们不得不听了顾秋的话,撤。
  周镇钟走的时候,吩咐道:“你们必须派人,给我二十四小时守在这里。还有,县里派个代表,一定要重视这件事。有什么情况,马上给我汇报。出了问题,我唯你是问。”
  县委书记一个劲地点头,“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
  周镇钟在山坡了站了好一会,“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别惹左书记不高兴。又不要太大张旗鼓,免得那些记者盯上。”
  他离开了,县委安排了几个人守在这里。

  顾秋和张老等人来到河边,“这里没有桥,只能趟过去。”
  张老问,“为什么不修桥,这样多麻烦。”
  顾秋笑,不好解释。
  “外公,我来背你。”
  顾秋蹲下去,张老道:“不用,不用,我能过去。倒是晓静,你恐怕要背她才行。”
  左晓静羞红了脸,外公是铁了心的要把自己送给顾秋啊。这臭小子知道他的心意吗?
  顾秋还是强行把张老送到对岸,再回来背左晓静/。
  左晓静不好意思,“我不要你背,我自己过去。”
  顾秋说,“来吧,咱是谁啊?未婚夫背一下没关系吧!”

  左晓静红着脸,“真不要脸!”
  顾秋道:“那你敢不承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