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9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目光远眺,然而那股声音却嘎然而止。

  好象是幻觉?真的吗?她有些失落了。
  再次揉搓着眼睛,看清楚了,没人。
  山间的小路,冷冷清清,除了树,还是树。
  少女脸上的忧郁,更加浓重。

  可她依然望着山间的小路,或许会有奇迹诞生。
  一位头发花白的苗族老者,悄悄的出现在她的背后。六七十来岁的老人家,目光炯炯有神,浑身透着一股与普通人不一般的神气。
  他就是苗寨里,有名的老神医。
  老神医望着站在门前出神的孙女,奇怪的问,“丫头,你在看什么?”
  蕾蕾没有反应,她的心思,依然在那么林间小道上。
  老神医咳了一声,“蕾蕾!”

  少女缓过神来,一张白晰的脸儿,倏地一红,象是谁不经意窥探了她的心事。
  “爷爷,你来啦!”
  “你在干嘛?看谁呢?”
  蕾蕾低着头,“我在看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老神医神色微变,“你不是一个爱撒谎的孩子,你有心事,难道爷爷看不出来吗?”
  “爷爷,我——”
  “唉——”老神医摇了摇头,“傻孩子,爷爷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要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爷爷,我没有……”少女的声音很低,几乎不敢正视爷爷的目光。

  老神医道:“你爸爸被抓去三年多了,他被判了十五年。我知道你想爸爸,但你今天站在这里,绝对不完全是为了他。”
  “我……”
  老神医道:“汉人是靠不住的,蕾蕾,你要听爷爷的话。”
  蕾蕾扯着衣角,都不知道怎么辩白,爷爷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心事?她心情又乱了。
  老神医道:“虽然他救了你,但他绝对不是你要找的人。蕾蕾,你要记住,汉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为官者贪,为民者恶,远离汉人。”
  蕾蕾咬了咬唇,她不知道这么多道理,她只知道,从那天开始,自己总感觉到少了点什么?

  可究竟少了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老神医看着孙女,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这孩子,怕是丢了魂了。
  唉!我早说过,汉人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让他想起了当年,自己的妻子被汉人拐走一事,这么多年,他一直耿耿于怀。
  山间的林子里,果然响起一阵阵脚步声,来得好快,好迅速。对方好象很急,在赶一件什么事似的。
  少女听见了这声音,惊喜道:“爷爷,有人来了!”
  老神医知道她的听力很灵敏,异于常人,苗苗说有人,肯定有人。他就问,“多少人?”
  蕾蕾道:“至少有六个。”
  果然,没过多久,就看到一群人朝这边跑过来了。前面那个人最为着急,好几次都跌倒了。他又爬起来,继续跑。
  蕾蕾听到了,惊喜的大喊,“爸爸,是爸爸——”
  “爷爷,快看,是爸爸回来了!”
  然后她就飞奔过去,“爸——爸——”
  飞奔而来的,正是蕾蕾的爸爸,这位关押了三年之久的汉子,终于回家了。
  蕾蕾一路跑,一路喊。
  “蕾蕾———蕾蕾——”
  蕾蕾爸也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两个人都拼命的跑。人工开凿的石天梯上,上演着父女情深的一幕。

  蕾蕾不小心摔了一跤,她没有喊,爬起来朝爸爸跑过去。
  她爸爸也摔了一跤,手掌都破皮了,继续爬起来,朝女儿奔跑。
  “爸爸--”
  “蕾蕾--”
  “爸爸--”
  “蕾蕾--”
  两人张开双臂,蕾蕾扑进了爸爸的怀抱,爸爸伸出双手,拥抱着自己的女儿。
  三年了,三年不见了,父女相逢泪连连,四行清泪哗啦啦的流。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蕾蕾,来,给爸爸看看,我的蕾蕾长大了,真的长大了。”爸爸看过蕾蕾,又将她拥在怀里,紧紧抱着,有种怎么也不愿分开的情深隆隆。
  老神医站在屋前,眼眶湿润,儿子终于回来了。
  他回来了!
  老泪纵横,有悲,有喜——!
  自从三年前,儿子被公丨安丨局抓走,他整个人就消觉起来,感觉到这个世界的黑暗。历来讲究民不与官斗,老神医虽然医术精堪,但在处理这些事情上,却也是一头雾水。
  看着儿子牵着孙女的手走过来了,他有些激动。
  人到老年,盼望的是什么?
  一家团圆,齐人之福。

  面对这个已经不再完整的家,老神医终于有了一丝感动。儿子回来了,这个家不再孤单。
  他看着儿子,儿子看着老爸。
  三年时间,老爸的头发又白了,皱纹深了,脸上的憔悴更浓了。
  “爸——”
  一声悲切的呼喊,蕾蕾爸扑通一声跪下去,跪在青石地板上。“爸——您的不孝儿子回来了!”
  老神医走过去,抱着儿子的头,他也哭了。
  蕾蕾走过来,依偎在两人身边,泪水,哗哗的流。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神医语无伦次,浑身微微打着颤。
  蕾蕾爸给他磕头,“这些年,让您受苦了。爸,儿子不孝,给你磕头了。”
  “起来吧,起来吧!”
  老神医扶着儿子,“回来就好,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程暮雪,顾秋,还有族长一行五人过来了,真的是六个人。
  他们跑得慢,刚才要回家的时候,蕾蕾爸一个劲地跑,飞快的跑,不管路上跌了多少跤,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方向,一个目标。他要快点回去,见到自己久违的亲人,年迈的老父,年幼的女儿。
  三年时间,改变了他太多。
  在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再次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蕾蕾爸突然松了口气。我回来了!

  老神医看到顾秋,颇有些不悦。
  他对当官者,恨之入骨。
  这些年,这些事,哪件不是他们当官者弄出来的?
  蕾蕾还在抹着眼泪,看到程暮雪和顾秋出现,她咬着唇,含着泪水,望着两人。
  程暮雪走过去,用苗语道:“蕾蕾,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别哭了。”
  蕾蕾伸手抹去泪水,点了点头。
  族长走过来,跟老神医道:“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政府给他们平了反,他们现在自由了。”
  老神医还是不大高兴,望着顾秋,“你还来干嘛?”
  他懂汉语,只是说得不太标准。
  顾秋没有做任何解释,族长说,“您错怪他了,如果不是他去县里查以前的案子,他们几个是不可能被放出来的。能有今天这一切,都是顾主任的功劳,他是我们苗寨的大恩人。”
  老神医不信,蕾蕾爸道:“是真的,顾主任不但替我们平了反,而且必着县里把修路的钱拨款下来,我们马上就可以修路了。爸!”
  老神医这才重新看了顾秋一眼,脸色缓和下来。
  族长喊了神医一句,“他不是我们的敌人,他是我们的恩人。汉人也有好坏,我们不能一棍子全部打死。”
  神医看了族长一眼,没有吭声。

  族长说,“蕾蕾,你去搬几条凳子出来。”
  蕾蕾立刻转身,进屋搬了几条凳子。族长说,“坐吧,你们都坐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