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8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那苗寨的事,是不是你叫人干的?人家修好的桥,你偏要带人拆掉。无非就是想讹个几万块钱。现在人家几百口人,就这样趟着河水过,你于心何忍?”
  宋副县长不说话了,顾秋继续道:“人家修路的款,分明已经拨下来,你为何在自做主张,擅自挪用?现在进出苗寨的路,你自己睁开狗眼睛看看,那是什么路?身为一方官吏,不思为民办事,只知道贪污受贿,欺压百姓,索拿卡要,你还有脸说,自己为国家和人民奉献了几十年?我看你是贪污了几十年,挥霍无度几十年,你的存在,简直就是我们党和国家的耻辱,你败坏了一个人民公仆的形象,你毁了一个党员应该有形象,你没有了一个做人的良知。我可以说,你这种人,死有余辜!不足一惜!我要是叫人查下去,相信你的作恶,远远不止这一点,你信不信,你们哪个敢说,他除了这些事,就没有别的恶行了?如果说没有,这件事情,我向上面自我检讨,我来承担所有的罪过,我来承担所有的经济损失!你们敢不敢?敢不敢?”

  顾秋厉声质问,所有的人都不吱声了。一个红着脸,本能的往后挪了几步。宋副县长是什么样的人,大家相处这么多年,心中有数。
  真要是查下去,会不会拨出萝卜带出泥?
  一个作恶的人,他不可能只做一件坏事,同样,一个心底善良的人,他也不可能只做一件好事。
  顾秋抓住这一点,他就胆敢保证。
  周书记见状,马上出来说话,“顾主任,辛苦了,辛苦了,这件事情我也有错,我向您道歉。是我没有约束好,没有带好这个班子,我向组织接受处罚。”
  他向顾秋道歉,没有任何道理的,但顾秋明白,周镇钟看似火爆脾气,实则心思缜密。
  一个鲁莽的汉子,是不太可能坐上他目前这个位置的。他在这个时候出来说这番话,表现了他的勇气和心态。
  又借顾秋的眼睛,向左书记,杜省长转达了一个信号。顾秋回去,肯定要向上面复命,在此时的顾秋,俨然是一个钦差大臣身份。
  周镇钟更加清楚,任何推卸责任,都是一种愚蠢的做法。
  顾秋说,“周书记,只要能解决这三个问题,我就没有白来边陲州。”
  周镇钟表示,“您放心,这三个问题,马上竞现。绝不拖拉。”
  顾秋说,“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周镇钟大声道:“你们还愣着干嘛?马上去办手续,放人!”
  苗寨被抓起来判刑的三名男子终于获释,程暮雪高兴得跳了起来,抱着顾秋猛地亲了口,“哥,你真是我们苗人的救星。”
  幸好这是在私人场合下,没有其他人,否则顾秋要窘困死了。顾秋对程暮雪说,“你马上跟他们去,带着他们三个回寨子。我先去有点事,马上也来赶过来的。”
  程暮雪很高兴,立刻跟公丨安丨局的干警去监狱提人。
  当然,这个手续很麻烦,但是周书记说了,过程和手续以后再补,先把人放了。

  事在人为嘛,要改一下手续,对他们来说还不简单?
  苗寨的人被放出来后,政府好生慰问,由公丨安丨局的干警开车,送他们到镇上。
  周镇钟吁了口气,指示县委书记,“关于学校的那笔款子,要马上兑现,不能再拖了,按当年的二倍标准拨放下去。钱先由财政垫付,容后再跟他们算账!”
  县委书记立刻应道,“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苗寨修路的款,没这么快,他答应在一周之内,资金到位,立刻给他们修路。
  秘书长走进来,在周镇钟书记耳边轻轻说了句,“宋副县长是不是有点过了?”
  他指的是对姓宋的副县长处理一事,周镇钟阴着脸,还有什么办法?你要让他在这里一直扯下去吗?姓宋的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没什么好商量的,执行吧!
  秘书长明白了,悄悄退下去。
  周镇钟同志一个人在房间里,背着双手,脸色凝重。
  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必须有一个人来背。他也不想这么猛,这么雷厉风行,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即将退休的干部。
  但是他不处理,没法跟上面交代。
  如果顾秋回去一说,到时恐怕会招来边陲州一场官场地震,这种震撼,是十分恐怖的,一旦省纪委正式介入,鬼知道会有多少人下台?

  做为一名书记,他要争取主动,争取唯稳。要重治,也要一个个的,慢慢的撬。
  有人说,治理贪污,就象在一栋高楼大厦里寻找那些损坏掉了的砖头。一座高楼大厦里,肯定有很多的因为各种原因坏掉的砖头。
  你发现了,还不能全部,一次性给拨了,只能拨一个,填一个。填一个,拨一个。这样高楼大厦才不会倒。
  象今天这样的案子,能够在短短的一二个小时内,快速处理几桩贪污案,还是周镇钟历史上第一次。

  以前不管是什么案子,都在经过漫长的等待,慢慢的磨,几个月,甚至一二年才有结果。
  就象今天,有人觉得痛快淋漓,有人胆颤心惊,有人惶恐不安,也有人暗自高兴。
  县里派车送顾秋到张老先生的家里,左晓静担心死了,看到顾秋,马上就跑过来。真有一种扑进他怀里的冲动,但是看到这么多人在,她生生的刹住脚步,把思念藏在心底,“你终于回来了!”
  顾秋说,“解决了好多事,不过我还得赶过去,到苗寨走一糟。”
  张老先生这几天,状况有些不对,县里的同志拜见过他后,才知道原来是省委书记的老丈人回来了,难怪周书记如此紧张,如临大敌。
  张老先生听说顾秋在县里的一切,脸上舒展了笑容,“不错,你是好样的!这才是我的好外孙女婿。”
  左晓静娇羞地叫了一声,“外公!”
  苗寨的后山,老神医的家门口,穿着苗装的少女,呆呆地望着山间小路。

  沿着石壁开凿的台阶,蜿蜒曲折,在林子里时隐时现。
  少女的目光,清澈如水,带着几许灵气,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宁静。
  树上的鸟儿,欢快的叫着,叽叽喳喳的,风儿吹过树梢,偶尔几片叶子落下来。
  在风中飘啊飘的。
  少女的目光,随着叶子的飘零,隐隐多了丝企盼。
  阳光穿过那片丛林,从树梢间照下来,在地上留下斑驳点点的阴影。
  风儿拂过她的脸胧,美丽的苗家少女,你在想什么?
  为何你的眼神如此忧郁?
  为何你的心思如此惆怅?
  十六岁的少女,神圣无比,她就象来自天宫的仙子,偶遇凡尘。出生在这与世隔绝的世界,她的心间一片清宁。
  嘀咚——!
  远处一滴甘露,坠入泉水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

  来自大自然的美妙,是多么的神奇。
  只是风儿也带不走她的惆怅,鸟儿读不懂她的心思,阳光普洒,你能照出我心里的世界么?
  有颗种子发芽了,咚地一声,挣脱了心灵的束缚,打破了心底原有的宁静。
  美丽的苗服,甜美如仙子般的花季少女,就象一朵孤零零站在风中的蒲公英,风儿依旧,吹不走她的心思。
  听,山间好象响起了有人的脚步声,那是谁来了?
  少女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速度,一点点的加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