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11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易大海很快就有了发现,只见他挤破张爱萍皮肤凸起的颗粒,从里面取出了一颗米粒大小的东西。
  “这是什么?”我好奇道。
  易大海反复查看后说:“血吸虫虫卵,血吸虫病是旧社会许多农民身上常见的一种疾病,水是血吸虫传播的重要媒介之一,这口充满湿气的井很符合血吸虫的传播条件,同时血吸虫也是形成湿尸的条件之一,长沙马王堆湿尸辛追的身上就发现过血吸虫虫卵,在加上井被封了,等于形成了一个密闭空间,张爱萍就变成了这样,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张爱萍这种死状根本不像是自杀。”

  易大海的说法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将自己想到的说了下,易大海说:“我更倾向于张爱萍是被人故意封在井里的,也就是谋杀!你还记得马福贵说过什么吗?”
  我回响了下突然一颤,反应了过来,说:“女鬼哭声?”
  易大海点点头说:“没错,他和村民听到的根本不是女鬼哭声,而是一个活人张爱萍的哭声!”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在那个蛮荒年代的山野村落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把一个活人封在井里?村民们又在隐瞒什么?章天林跟这个女知青张爱萍又到底有什么关系?这一切会有什么联系吗?

  “呃~~。”这时候上头传来了刘旺才的一声闷哼。
  我警觉的抬头喊:“旺才?旺才!”
  可惜刘旺才并没有回应我,我预感到事情不妙了,易大海脸色一变说:“不好,快出去!”
  易大海说着就赶紧顺着绳索往上爬,我马上跟着爬上去,不过我们才爬到一半的时候,绳索突然就松了,我和易大海一下跌落到了井底,幸好井底都是松软的淤泥,我们才不至于受伤。
  井口传来了青石板挪动的动静,唯一的亮光在渐渐消失,有人把井口给封死了!
  我看向了张爱萍,青石板封上的是井口,但也在告诉我张爱萍的死确实不是自杀,有人不想我们调查这件事!
  易大海凝望着井口,喊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惜并没有回应,这人似乎不在井边了。
  我焦虑的晃来晃去,易大海反倒平静了下来,说:“别急,大白天的他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况且村长知道我们在这里没走,迟早会发现,我看这人不过是想警告我们,阻止我们调查,哼,狗急跳墙了,反倒暴露了自己。”
  我担心道:“要是村长跟他是一伙的呢?”
  易大海摇了摇头说:“村长跟我们说的是实情,他应该不知情,否则就不会带我们来这了,这人恐怕是村里为数不多知道当年隐情的人,耐心等着吧。”

  无奈我只好坐下来等着了。
  果然没多久上面传来了村长呼唤我们的声音,我赶紧大喊大叫起来。
  很快青石板被挪开了,村长发现我们在井里非常诧异,我们也没时间跟他解释,让他先把我们弄出去。
  村长费了半天劲终于把我们弄出去了,我没发现刘旺才有些恼火,一把揪起了村长的衣领质问道:“我的朋友呢?!”
  村长无奈道:“我怎么知道啊,我看你们这么半天还没走,怕你们被村民发现动了村里的禁忌,所以就来提醒你们,哪知道一来发现你们被封在井里了,你那朋友也不见了。”
  易大海示意了我一下,我只好松开村长。
  村长一脸茫然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易大海把井下面张爱萍的情况说了下,村长愣愣道:“这么说张爱萍不是自杀的了?这人是想阻止你们调查,怕真相被揭露出来……。”
  这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现象,这人在井边留下了脚印,深一脚浅一脚的,右脚比左脚受力重,左脚似乎有残疾,我将这情况告诉村长。
  村长惊的一抖说:“是老疤叔陈庆山!老疤叔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在山上劳作,那时候正逢第二次内战,国民党的飞机空袭过这里,流弹就在山头炸开了,老疤叔来不及跑受到波及,脸上留下了大面积伤痕,所以他才有了这个绰号,左脚也受了伤,落下了后遗症,有点跛腿,但不仔细看看不怎么出来,和平后国家还给发了抚恤金和锦旗呢,说他及时上报情况给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一时间还成了村里的模范。”

  “陈庆山是个什么样的人?”易大海问。
  “唉,自从被炸的脸上留下大面积疤痕后,老疤叔就很难讨到媳妇了,本来性格开朗的他就变了,变的沉默寡言很阴郁。”村长叹道。

  易大海看向了井边的青石板,沉吟道:“这种年纪还能一人挪动青石板,陈庆山可不简单啊。”
  村长又想起了什么,说:“对了,老疤叔一辈子没结婚,每天天不亮就上山砍柴,几十年如一日,练的身体很好,三两下就能砍倒一棵树,家里的柴火都多的烧不完,村民也落的省时省力,花点钱在他那买柴火,老疤叔半卖半送,这自然而然就成了他的经济来源,不愁吃穿了。”
  我嘀咕道:“他砍柴的最初目的恐怕是为了发泄心中的痛苦和欲望吧。”
  易大海补充道:“这也是他为什么这把年纪还臂力惊人的原因。”
  村长狐疑道:“易先生,你会不会搞错了,老疤叔虽然沉默寡言很阴郁,但他一辈子都没在村里做过坏事,在村里的口碑好着呢。”
  “有些事可不是从表面看得出来的,赶紧带我去陈庆山家里看看。”易大海说。
  在村长的带领下我们到了陈庆山家。
  陈庆山家的大门紧锁,但院子里却有淤泥脚印,不会错了,就是他抓走了刘旺才!
  我心急救刘旺才,正想一脚踹开大门,但却被易大海阻止了,易大海示意不要搞出动静,然后他小心翼翼弄开锁进去了。
  陈庆山的家里一尘不染,打扫的很干净,一切都跟普通村民家里的布置没什么两样,模范锦旗就悬挂在屋中显眼的位置,然而当我们弄开门进入里屋的时候,全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只见满屋都贴着电影画报,还都是港台早期那些老旧的风月片画报,有些还很露骨,看的人直咋舌。
  “这个陈庆山啊,都多大年纪了……。”村长一脸不忍直视的样子背过了身去。
  易大海说:“他一辈子没结婚有生理需求可以理解。”
  我愣愣的看向易大海,知道他有点感同身受了,他也五十来岁了没讨媳妇……不过他话锋马上一转说:“但这程度已经超出了生理需求的范围了,形成了癖好,心理感觉有点不正常了,很危险,赶紧把他和刘旺才找出来!”
  我和村长在屋里四下搜寻,但翻遍了屋子都没有找到陈庆山和刘旺才。
  易大海说陈庆山只是回来过,但他应该意识到这里不安全,所以把刘旺才转移了,至于转移到什么地方去就不知道了,这时候村长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陈庆山因为每天砍柴,柴火太多都卖不完,加上时代变迁用柴火的人越来越少,他就在山里搭建了棚屋,专门用来存放柴火,泥石流并没有破坏棚屋的所在地,就在大山西边的山坳里。

  我们不敢耽搁,马上让村长带路跑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