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9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根本来不及,现在大家都还在睡梦中,你咋咋呼呼叫醒人家说让他们离开,人家会信吗?”我说。

  “也是。”刘旺才急得抓耳挠腮。
  我看向了易大海,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现在有能力解决问题的只有他了。
  “他妈的,咱们赶去父母山把那家伙揪出来,不就能阻止了吗?”刘旺才想到了办法。
  易大海摇了摇头说:“父母山比南平乡的山还大,你怎么找?等你找到那家伙,黄花菜都凉了。”

  “夸嚓~~。”一道闪电忽然劈中了山顶,少量的碎石滚落了下来,情况相当危机了。
  易大海闭上了眼睛,表情就跟便秘了似的,好一会才睁开眼睛说:“为了救人也只能这么办了,你们两个去山里,易阳去弄八根槐木,旺才去无主孤坟里弄八个骷髅头,限你们半个小时内办到!”
  “什么,又让我挖坟!”刘旺才惊道。
  “比起拯救全村人的命,你做这么点事算什么?今天是你改过自新的好机会,难道你不想做一回救世主吗?”易大海说。
  刘旺才苦笑道:“海叔,你都把我架到救世主的位置上了,我还能说什么,挖呗。”
  我明白易大海想干什么了,心情很沉重。
  槐树乃木中之鬼,易招鬼附身,古人上吊都喜欢找槐树,风水中很忌讳在房屋前种槐树,而无主孤坟里的主,都是常年受不到香火阴邪气很深,利用他们能产生很强的气场,九紫飞星导致的异象,说到底是截断了父母山和胎息山之间的气数联系,胎息山正在泄气。

  易大海想用槐树和无主骷髅头催发出气场,来填补胎息山泄的气,从而阻止异象继续恶化,不过按理应该要用阳气场才是最佳选择,估计他考虑到眼下情况紧急,我们山里又是槐树多、无主孤坟多才这么决定的吧。
  大自然的气场也分阴阳,阳气场能使大山生机勃勃,阴气场会使大山变成荒山,不过现在根本没有选择余地,只要能填补了大山泄的气,变荒山总比死一个村子的人强。
  我之所以心情沉重是因为这个阵在风水书中有说法,叫鬼锁龙山阵,跟九紫飞星局一样也是忌用的,有很强的反噬效果,至于会有什么后果书中并没有提及,但我很清楚,反噬肯定不会轻!
  “老爹……。”我轻喊了声。
  “什么也不要问,别愣着,时间紧迫!”易大海背对着我看向了天际。

  刘旺才不清楚后果,一个劲催我快点去山里,我被他拉拽着一步三回头。
  易大海的背影在我眼里突然高大了起来,我似乎明白他为什么对我那么严苛了,有一种父爱叫做不打不成材,我的鼻子泛酸眼眶湿润了。
  半小时后我们弄到了东西回来了,这时候空气中已经有水气了,大环村的范围内起很浓的雾气。
  易大海让我围着村子把八根槐木按照八卦方位打入地中,然后又让刘旺才把八颗骷髅头分别置于槐木上顶着。
  等布置妥当后易大海站到了一根槐木桩前,拔出匕首,手起刀落,左手腕被滑开了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直流,滴到骷髅头上。
  这时候天际突然炸响了雷声,吓了我一跳,这声雷让大地都震动了起来,一道闪龙击中山顶,碎石崩裂,山体开始滑坡了,暴雨突然倾盆而下,瞬间就让滑坡形成了泥石流,汹涌的朝山下席卷来了!

  雷电、暴雨、滑坡、泥石流形成了末日景象,恐怖的叫人窒息。
  外头这么大的动静还是把村民惊醒了,灯光逐渐亮起,易大海神色凝重说:“旺才,去稳住村民,别让他们出家门,人有生气,要是让村民现在出村会冲破鬼锁龙山阵,让阵法失效!”
  刘旺才眼睛一转,从怀里掏出弹簧刀,弹出明晃晃的刀锋,诡笑道:“海叔,你可真有眼力见,这种事我最擅长了。”
  我一把握住刘旺才的手腕说:“你想干什么?!”
  刘旺才嘿嘿一笑说:“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吓唬吓唬他们而已。”
  说罢他就快速跑向灯光亮起的那户人家。
  看着刘旺才的背影易大海说:“易阳,刘旺才这人虽然不学无术,但心地并不坏,脑子很灵活,如果能把聪明用在正途上,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将来要是我不在了……。”
  这话有点像是临终遗言了,我心情越发沉重了,愣愣道:“老爹……。”
  易大海不多说了,轻叹口气去了其他槐木桩前,将血滴在骷髅头上。
  泥石流以汹涌姿态席卷而下,已经扑到了半山腰,要不了多久就会席卷整个村子了!
  易大海将八颗骷髅头染上血后,气色有些难看了,只见他快速取出小铃铛绑在槐木桩上,随后退到我身边盘坐下来,又取出一只龙龟铜雕,将血滴在上面,然后在地上刨开一个洞,将龙龟铜雕埋了进去。
  一切妥当后易大海松了口气说:“将来我要是不在了,你可要好好把风水学精,这门手艺能让你讨口饭吃,不至于饿死,你要切记,风水之事丝毫马虎不得,否则会酿成大错,害人害己,我知道你恨我经常骂你打你,只是你年纪小、玩心大,如果我不这么做,风水生涩难懂你根本学不进去,我也是迫不得已……。”
  “老爹你别说了,你不会有事的,易阳明白了。”我哽咽道。

  易大海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等这件事后我就告诉你。”
  我摇了摇头,愤愤道:“不用了,他们既然把我抛弃了,我还要他们干什么,不想知道!”
  “傻孩子,这种血缘关系是抹不掉的,该知道的你迟早会知道。”易大海苦笑道。
  此时槐木桩上的小铃铛忽然响了起来,定睛一看,血已经渗进了骷髅头,槐木桩突然炸裂出了裂缝,从缝隙里冒出薄如纱的黑气,槐木桩犹如被烤焦了一般,连同骷髅头也一起发黑了!
  说来也怪,产生这种变化后泥石流席卷的速度就减慢了,等流到槐木桩边上的时候已经没有汹涌之势了,最后直接停在了槐木桩边上,就好像被一堵墙给挡住了。
  我无法说清这鬼锁龙山阵到底是怎么做到对抗物理法则,阻止了泥石流,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我不信,我生平第一次对风水这门学问产生了敬仰之心。

  泥石流控制住后,雷电、暴雨很快就停止了,我仰头朝天上看去,黑云正在散开,一道阳光耀眼的照射了下来,骷髅头产生了裂缝,掉到了地上。
  阳光洒在易大海身上,易大海的脸色苍白如纸,满脸都是水珠,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
  易大海体力不支的踉跄了下,我赶紧扶住了他问:“老爹,你没事吧?”
  “暂时没事,就是失血过多,人有些虚。”易大海摆摆手说。

  “老爹,这鬼锁龙山阵到底有什么反噬效果啊?”我急道。
  易大海笑笑说:“你放心,我死不了。”
  易大海明显在撒谎,刚才都说临终遗言似的话了,只是他不愿说我也没办法。
  刘旺才跑回来了,在他的控制下没有一个村民出家门,很好的配合了鬼锁龙山阵的完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