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7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易大海没说什么了,我们推门进去看马福贵。
  马福贵确实在睡觉,还在打呼噜,看着没什么事,但易大海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一下掀起了钢丝床上护工的被子,令人惊愕的是被窝里塞着两个枕头,根本没有人。
  我和刘旺才都傻眼了,往被窝里塞枕头这种套路明显是在掩人耳目,这护工有问题啊!
  我心惊了下,护工恰恰是最容易弄到马福贵血和毛发的人,莫非布局的人就是护工?!
  易大海急问:“旺才,这护工是什么情况?”

  “四五十岁,男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沉气息,就好像要死了似的,奇怪了,我没看他出过病房啊,妈的,怎么不见了。”刘旺才挠头道。
  易大海眉头一拧问:“以他的能力要走怎么会让你发现,你跟他有没有交流?”
  刘旺才咽着唾沫说:“都是客套话,他问我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我随口说是老马亲戚,海叔,我没说错话吧?”
  易大海点头道:“你不笨没说错话,但这人警惕性很高,你从来没来过,大晚上突然过来引起了他的警觉,打草惊蛇跑了,不会回来了,他就是布局的人!”
  我愣愣道:“居然就藏在马福贵身边……。”
  易大海说:“看着马福贵受折磨,他有满足感,同时以这个身份做为掩护,随时观测风水局的变化,等着这个局应验,我们在调查他应该知道了。”
  刘旺才战战兢兢道:“我跟他打过照面,他会不会对付我啊,我可是无辜的啊。”
  “此局就要应验,他没必要对付我们节外生枝,所以选择躲起来了。”易大海说。
  刘旺才这才松了口气。
  易大海让刘旺才去医院后勤部查护工身份,然后就把马福贵叫醒了,向他打听这护工的具体情况。
  马福贵说这人叫章天林,从他病倒住院开始就一直照料他,白天是吴淑芬来照料,所以章天林只负责晚间照料。
  难怪上次我跟吴淑芬白天过来的时候没看到他。
  马福贵还说章天林很老实,有时候自己睡不着就找他聊天,他跟树洞一样听着,从来不多说一句话,关于家庭、背景、以及其他的情况马福贵一概不知。
  我心里有数了,这可不是老实,而是有心机不愿跟马福贵交流!
  易大海撇开章天林的事问起了修祖坟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马福贵说当初他没想过要修祖坟,是有次回老家,他作为村里致富代表,村长把他请到村大队给村民讲致富经,当时来了好多人,大家议论纷纷,人群里也不知道谁突然提了一句,说发财是祖坟冒青烟了,得把祖坟修一修,马福贵嘴上笑说这是迷信,但却牢牢记在了心里,没多久他就修了祖坟。
  说这话的人可能是普通开玩笑的村民,但也有可能是章天林藏在村民里故意点醒马福贵,是哪种情况现在很难去考究了。
  易大海最后问起了马家和王家得罪过什么人,马福贵说除了那天跟我说的鸡毛蒜皮小事外就没别的了,至于父辈、祖辈有没有得罪人就不知道了,王家他就更不知道了。
  我想了想就换了一种方式问:“你们大环村有没有什么禁忌或者传闻的?”

  马福贵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难道跟那个女知青的事有关?”
  “什么女知青?”易大海追问道。
  马福贵陷入了回忆,慢慢跟我们讲起了这件事,他说大环村曾是知青上山下乡的知青点,当年来了几个知青在这里插队,其中有一个叫张爱萍的女知青,长的肤白貌美,很水灵,听说是城里的富家小姐,不过才来了一年就忍受不了这里的生活,情绪压抑患上精神病疯了,最后跳进一口枯井自杀了,反正那口井都干涸废弃了,大家也就没把她捞上来,枯井就成了她的墓,不过打那以后那口井每到月黑风高的夜晚总有女人的哭声传出来,马福贵说自己当年很小,也听到过女鬼哭声,这事都成了他的童年阴影,村民们很害怕,觉得是张爱萍阴魂不散,就凑钱请了一个道士在井边开坛做法,还把井给封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禁忌,但凡村里的小孩子都被叮嘱不能去那口井边玩。

  说完这些后马福贵问:“这算不算?”

  “后来呢?”易大海问。
  马福贵摇摇头说:“当时我才五岁,许多事都记不得请了,不过我记得张爱萍的家人来村里找过她,他们一直以为张爱萍失踪了,并不知道她死了,村里也没人敢说张爱萍自杀了,都怕承担责任,时间一长也就没人提这事了,张爱萍家人也不来找了,这事就烟消云散了,只剩下那口被封的枯井。”
  “这也就是说当时村里没有把这件事报上去了?不就是一个疯子跳井自杀嘛,又不是大环村的责任,干嘛遮遮掩掩的。”我说。
  马福贵苦笑了下说:“你还太年轻,在当时那个大环境下这事不小,农村人哪知道这些,知青是什么人?他们可是受到了主席的感召来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在农民眼中就是主席的孩子,出了事大家能不怕承担责任吗?”
  易大海点点头问:“那当时跟张爱萍一起插队的知青呢,他们难道也没说这件事?”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们在村里呆了几年就回城了,这事过了这么多年了,大家早就忘了,现在也没人当回事,易先生,难道会跟这件事有关?”马福贵疑惑道。
  “不好说,不过就你说的情况来看,这事有不少隐情。”易大海皱眉道。
  我也觉得这事很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况且这事到底跟章天林有没有关系都不知道。
  问完这些事后我们退出了病房,刘旺才气喘吁吁的跑来了,他说自己溜进后勤部翻到了资料,以他的经验,一眼就看出章天林的资料是造假的。
  这结果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并不觉得意外。
  刘旺才用手机拍了章天林资料上的照片,当我看到他的样貌时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这张一寸登记照看着就像遗照似的,尤其是他的气色,就像个死人,难怪刘旺才说他有一种阴沉气息像要死了似的。
  我身上忽然产生了瘙痒的感觉,掀起衣服一看,尸斑开始扩大了,还起了水泡,痒的钻心,易大海说千万别抓,抓破水泡尸毒蔓延的更快,我只好忍着了。
  今天是第二天了,明天风水局彻底应验,要是还抓不到章天林,王涛、马福贵的命运如何姑且不说,连我都有可能把命搭进去,唉。
  这时候外面忽然炸响了一个惊雷,把值班台值班的护士都惊的叫了下,易大海眉头一皱,拔腿就往外跑,我和刘旺才不知道易大海怎么了,赶紧跟了上去。
  我们跑到医院大堂门廊下,易大海正看着天际,左手掐指快速推算。
  我仰头看向天际,眼下是凌晨三点多,天空虽然微微发亮,不过仍月明星稀,看着并没有打雷下雨的样子。

  “刚才那一声雷是怎么回事,天气好像还挺好的啊。”刘旺才纳闷了。
  “旱天惊雷,不是什么好事。”易大海脸色十分凝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