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84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在纪安抡捶不知不觉过去,下午5点半,已经停止练习的胡艾在逗小胖子玩,纪安手的铁块已经折叠三次,由于杂质被捶打出来,铁块缩小了将近4分之一。
  铁块不是大马士革钢,但用的是大马士革钢的打法,折叠次数越多,锤炼出来的钢材质地越好,打制成刀后越锋利。
  折叠超过一定次数后,会在刀身形成魔性花纹,堪称人工雕琢的自然之美。
  今天小试身手,纪安打算再练两天手冲床,他有一个目标,他的刀,要一百万层折叠!
  这个目标不是不可能达到,折叠一次是两层,折叠两次是四层,如果一开始用10块钢片熔合到一起锻打,折叠一次是20层。
  纪安体力再好,到底不冲床,完成三次折叠后,他呼出口气,放下锤子。铁块让它在常温下自然退火,等明天再来揍它。
  脱下工作服和防护手套走出,小胖子已经和胡艾熟络,躺在地要求小姐姐给它揉肚皮。

  胡艾一脸萌化满足胖虎。
  晚要回去吃晚饭,纪安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走人。
  想起胡子很浓的关照,纪安在门口道:“你哥说附近不安全,天黑了不要出门。晚如果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胡艾乖巧点头。
  晚,纪安躺在床无聊翻看视频,有人将他冰桶挑战的录像发布到。
  梦幻泡影对图片、录像无效,下面评论分成两派,吵得不可开交。
  下午招的熊猫粉们再次回看,依稀能回想起当时的冰凉感觉。可没招的友表示没有反应。
  纪安随他们吵去,像饿急的时候看到一盘麻辣小龙虾的照片,自然而然脑补出又麻又辣的小龙虾味道,忍不住生出口水。
  感觉这个东西本来虚无缥缈,只有体会的当时,人才能确定感觉的真实,梦境、幻觉同样如此。不然人每天只要想着小龙虾的味道,都不用菜,一碗白米饭能痛痛快快吃一顿。
  梦幻泡影作用时间又太短,仅仅一瞬,过后再去回想,脑海里仅存的只有逐渐模糊的记忆。
  两派人吵来吵去,纪安关了手机准备睡觉,连熊猫粉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怎么可能来找他麻烦,发觉不一样又能拿他怎么样?凡事都要讲证据的嗦。
  他们除了怪,也只能怪。
  隔天,秋老虎余威过去,凌晨时分一场大雨浇灭了连日的炎热,早起来气温降到24、5度。
  下午直播间里又有人要求纪安再来一次冰桶挑战,纪安:“这天气往身浇冰水?感冒了怎么办?想看等明年吧。”
  紫竹林里
  纪安每天给维密送好吃的过来,再加御兽索挂在它粗短脖子,等于摸头杀不停发动,纪安现在跟野生母熊猫的亲密度突破二十。
  刚才听见呼唤,维密从竹林爬出,纪安时刻盯着它头的情绪坐标,发现很稳定,没有攻击迹象,纪安便没给维密套御兽索。
  维密左爪胡萝卜,右爪苹果,咔嚓咔嚓啃得痛快,纪安坐在对面看着,不由想起了老街动物园里的王九。
  这段时间下来,王九的亲密度也即将满值,作为一只稀有等级三星半的珍惜物种,纪安开始期待它的初满轮盘。唯一可惜的是,他现在手没有祥兽能用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找到祥兽……”纪安嘀咕道。
  不一会,看维密吃差不多,为免等下被拦住不让自己走,纪安先行起身,跟胖乎乎的维密说再见。
  午,纪安提早一些来到动物园。
  张卡和月月是双胞胎兄妹,被它们的妈妈张河抱在怀里老实打瞌睡,看起来甚是安静祥和。

  隔壁笼子里则是另一番场景,调皮捣蛋的乔乔几次试图跑出笼子,都被它妈妈大米抓捕归案,许是有些恼了,大米朝怀里乔乔颈皮咬了一口当作教训。
  可乔少侠怎么会此屈服,没多久功夫,趁大米不注意,乔少侠往地一滚,脱出大米怀抱,从栏杆缝隙又溜了出来。
  看它自由进出笼子,如若无物,纪安向祝彤道:“万一它跑到别的熊猫笼子里怎么办?”
  祝彤叹气道:“所以别的饲养员都去休息了,我得在这看着它。
  不过跟公猫不同,母猫,尤其带崽母猫一般情况下不会攻击小猫。次乔乔钻到旁边张河笼子里,张河只是警告叫了一声,没有起来驱赶。”
  说着,祝彤拎起乔乔颈皮,塞回笼子里,递还给大米。不用说,乔少侠又挨了一顿揍……
  母猫揍儿子下手不轻,祝彤心疼乔乔,隔着笼子摸向大米后背,试图安抚。

  过了一会发现无效后,祝彤皱眉看向被揍得嗯嗯叫的乔乔,纪安蹲在旁边一起手。
  摸头杀不是闹着玩的,只是一下,大米瞪着一双黑眼圈回头看向纪安,纪安不顾祝彤“小心”提醒,揉了揉大米脑袋,母子两总算消停下来。
  纪安最近的直播给基地带来大笔收益,他不管在基地还是动物园,地位显著提升,下午三点下班后成了没人管的状态。
  本想换了衣服去刀具厂继续练手,胡艾打来电话说今天要5点才能回家,纪安想了下,便和她约好吃过晚饭再去。
  闲着没事,纪安带胖虎开始“巡逻”。
  动物园周一到周五较“清静”,当然只是相对来说。纪安一路开过,游客三三两两,数量远没有周末时人山人海那么壮观,可动物园占地面积足够大,真算起来,实际人数并不少。

  山城动物园步行游览区里有一片只有夏秋两季才开的蝴蝶馆。
  半露天环境下,形形色色的植物花朵周围飞着各类翩翩起舞,色彩艳丽的蝴蝶。面积大约4000平米左右,被一张巨大的“天l”笼罩起来,在门口竖着一块请勿捕捉的告示。
  这里纪安还没进来看过,巡逻车缓慢驶入蜿蜒曲折的小道,副驾驶胖虎被满世界的蝴蝶迷得眼花缭乱。
  不光胖虎,纪安都没见过这么多蝴蝶,一边驾驶巡逻车,一边不停四下张望。
  花了十多分钟绕出蝴蝶馆,门口传来小孩哭声。

  纪安现在兼职动物园保安,巡逻车开去,刚停下,看到熊孩子手里还没放走的蝴蝶,他都不用问,这孩子刚肯定扑蝴蝶去,跟家长走散了。
  “找不到妈妈了?”纪安道。
  熊孩子挂着鼻涕,看到巡逻车,暂时停下哭声,眼泪汪汪朝纪安点头。
  纪安一勾手指:“车,我带你找妈妈去。”
  胖虎往旁边挪了挪,熊孩子坐,纪安眼神示意他手的蝴蝶:“还不放了?”
  “哦。”熊孩子摊开手。
  “跟你妈妈最后走散是在这里?”纪安道
  熊孩子点头。
  气味源在身边,纪安仔细对熊孩子身的味痕,花了有一会时间,终于从杂乱味痕找到熊孩子,以及跟他一起走入蝴蝶馆,母亲的味痕。

  日期:2018-01-10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