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6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掌心禁锢住我后脑 , 不允许我躲开,我尝到他舌头上残留的烟丝,他卷入我口中,肆意扫荡,我不知道他舌头到底有多长 , 有多灵活,他戳进我喉咙挑起一声呜咽。
  直到我嘴里已经没有可以供他吸食的液体,他舌头一点点退出去,温热的手掌捧起我的脸 , “我们还会再有孩子。”
  “你不要再说了!再也不会发生,永远都不会!”
  我一把推开乔苍,朝前面扑过去,压下解锁按钮,他没有阻拦我 , 我跌跌撞撞冲下这辆车,那些下流却又真实的话仿佛噩梦缠绕住我 , 将我绕得密不透风。
  我脚下打轮跪在地上,磕破了膝盖 , 不过那丝疼痛比起我心里的震撼和慌乱微不足道 , 我再次爬起来,像一个战乱年代逃亡的人 , 拼尽全力脱离他的视线。
  我听到身后保镖喊苍哥,乔苍说让她走。
  我不顾一切冲上车来人往的街道 , 一辆出租鸣笛停在我面前,我爬上去死死拉住车门 , 生怕乔苍会突然出现拖我下去。
  这条路很长,我盯着窗外疾驰倒退的夜景,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在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啕后涌出。
  我这辈子太多事身不由己,可也有太多是我自己甘愿跳下深渊,乔苍就像温润的沙滩盛开的玫瑰 , 我刚刚乘坐一支破败的扁舟从惊涛骇浪中死里逃生,就看到了他这样美好诱惑的景色。
  我情不自禁采撷了,才知道他有剌 , 有毒 , 是我根本不能触碰的东西。

  我掩面啜泣,掏空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
  快到别墅时眼泪终于止住,司机递给我一包纸,他问我是不是失恋了,我愣了愣,问他看上去像吗。
  他笑说年轻女孩子不都是因为男人才会这么伤心吗,父母去世都不见哭得这么厉害。
  我说我没有失恋,如果我再犯错,我也许会失去婚姻。
  他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 , 说不会是出轨吧。
  我没有说话,他满不在乎说这也没什么,女人长得漂亮 , 老公都愿意忍 , 毕竟娶个漂亮老婆不是那么容易 , 别过分就好。
  我被他逗笑 , “你还真看得开。”
  “我老婆也这样啊 , 她嫁给我之前是夜总会的,男人有过很多,她看我老实本分跟我过日子,虽然她过去不光彩,可我同事都羡慕我 , 一个出租司机娶那么美的老婆,还有什么不满足。”
  斑斓的霓虹映照在我脸上,似乎罩下一张五颜六色的网。女人的美貌,男人的权势 , 就是博得社会世俗原谅的最大武器。

  车停泊在小区外的街口,我没有让他开进去,他看了一眼这片住宅,脸上万分惊讶 , 注视我的目光也变了。
  我给了他钱进入小区,快到别墅门时嗅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腥味 , 而且越靠近庭院味道越浓烈,像是海水的咸 , 但又不是海水 , 更像是血。
  我站在铁门外,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内闪烁的灯光 , 不知是错觉还是保姆换了灯,今夜格外惨白。
  我喊了声叶姨 , 除了鸟鸣和头顶轰隆而过的飞机,再无回应。

  我晃了晃门 , 发现没有锁上,我摸黑朝里面走去,那股血腥味浓郁得让我反胃,我正要掏出手机看到底是什么,眼角余光瞥到右侧树下一团黑影 , 那不是我的影子,也不是树冠,而是正在活动挣扎、发出摩擦声的影子。
  我以为是野猫翻墙从后山爬进来 , 直到我走近看清了一双蜷缩的人腿后 , 我捂着耳朵惊声尖叫,我的吼声惊动了保姆和保镖,他们从门里冲出,直奔我过来,保姆没有留意脚下,被那团蠕动的血肉绊倒,直挺挺砸在上面。
  保镖立刻掏出手电照明,他们看到眼前景象也是脸色一变,飞快将我包围起来保护 , 目光紧紧锁定在可以藏匿人影的黑漆漆的灌木丛和树林。
  那是一个被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漓的血人,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衣衫不整头发凌乱 , 不知道经历了怎样惨绝人寰的殴打和施暴。
  她趴在地上 , 气息奄奄喊救命 , 那声音落在我耳朵里 , 我险些站不稳跌坐在地上。

  这个满身鲜血的女人是沈姿。
  而她就是乔苍口中送给我的礼物。
  血腥场面我见过许多,嫩模和小姐经常是进包房还活蹦乱跳,出来就遍体鳞伤 , 可血肉模糊的沈姿最震撼我 , 因为她和那些姐妹儿不同 , 她是真真实实威胁着我的生活 , 和我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 我看她惨不忍睹模样,既谢恨,又觉得恐怖。
  保姆从她身上爬起来,她看到自己衣服上的血迹,吓得原地跳脚 , 我反倒冷静一些,我推开她蹲下,伸出手指探了探沈姿的鼻息,确定她还活着 , 我大声命令叫救护车。

  如果她死了,就让周容深从简发丧,把事儿给压下来,她没死也不能眼睁睁看一条人命就这么完了。
  两个保镖抬起沈姿放在客房的库上 , 保姆给周容深打电话请他回来,他正好路过附近准备去郊外 , 所以赶来得非常快。
  我透过落地窗看到周容深从警车下来,他身后还跟着四名刑警和一名拎着药箱法医模样的男人 , 全部穿着警服步履匆忙 , 周容深进门并没有直接寻找沈姿,而是目光定格在惊惧苍白的我身上 , 他直奔我而来,将我拥入怀中。
  他轻轻吻我额头 , 柔声问我吓到了吗。
  我环住他的腰说不出话,乔苍给了我当头一棒 , 我愧对周容深,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那双对我纵容疼惜的眼睛,我身体背叛了他,津神也曾徘徊在边缘 , 连子宫都背叛了他,我觉得我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沈姿血肉模糊的样子更剌激到我,如果不是经受了太多大风大浪 , 今晚没准儿我就倒下了。
  刑警将沈姿从客房搬出来 , 保姆给她换了衣服,擦拭掉大部分血迹,她皮肉的伤口狰狞撕裂,隐约能看到森森白骨,周容深面对这一幕于心不忍,他别开头,问法医能看出什么利器造成吗。
  法医说什么利器都有,匕首,皮鞭 , 老虎钳,凡是可以折磨人但又不会致死的工Ju,都可以找到痕迹。
  他摘掉手套语气沉重说 , “沈女士恐怕要落下终身残疾。施暴的人是内行 , 至少弄过不下百个 , 下手稳准狠 , 挨着五脏的部位入骨一寸 , 其他部位入骨三寸,除了不伤及性命,活着也就是半口气了。”
  我听得毛骨悚然,各大场子传言乔苍是杀人不见血的狠主儿,他轻易不出手 , 只要出手非死即残,被他搞残的人别说指认他,就连他名字都听不得,可想而知他是怎样残暴凶狠。
  救护车二十分钟后赶到 , 周容深叮嘱保镖照顾好我,还留下了一把装满子丨弹丨的手枪,跟着护士一起送沈姿去医院。
  这件事后我接连做了几个晚上的噩梦,梦到孩子向我索魂 , 沈姿也在质问我,为什么要让乔苍迫害她 , 我怎么解释都没用,经常从一身冷汗中惊醒。
  日期:2017-09-06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