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6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握拳捶打在他肩膀和胸口,眼泪像决堤的水滚落下来 , “那不是你的孩子,那是周容深的。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 , 现在已经死无对证。”
  我话音未落,眼前一张纸挡住了他的脸 , 纸落下风刮起,掠过脸上刀割一般的疼,我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我直愣愣看着这份鉴定报告,乔苍等了许久,等我每一个字每一个数据都看完 , 他将报告从我眼前移开,“不管你多抗拒,就是我的种 , 是你给我怀的孩子。”

  我不停说不 , 我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声,我开始胡乱挥动手臂,发了疯似的扑向他,我知道他身上带着枪,黑帮老大走夜路,怎么会两手空空,不只有枪,暗器,匕首一个都少不了。
  我在他怀中奋力厮打的时候 , 手摸向了他的口袋,我指尖触摸到一抹冰凉,是勃朗宁。
  我毫不犹豫从他口袋内抽出 , 趁他没有反应过来时将枪口对准他额头。
  我的挣扎与他的禁锢同时停止 , 我们四目相视 , 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自己。
  他只有一霎那的惊愕 , 便迅速冷静下来 , 一张面容如死水般沉寂,而我是六神无主苍白颤抖的,犹如一只遭到捕杀的受惊麋鹿,被逼入绝境。

  这是我第一次拿枪。
  周容深从不许我碰这个,枪械弹药在公丨安丨局都是有数的 , 丨警丨察不执行任务都不能随身携带,周容深有公丨安丨部颁发的特许持枪证,整个广东省就他这一位局长拿到了这份殊荣特权。
  他上了公丨安丨部的名单,全国不超过二十人 , 他百般谨慎,一再警告我不许碰。
  冰凉的温度,沉得压腕子的重量,寂静的车厢能听到我吞咽口水和急促喘息 , 坐在前排的司机保镖看到这一幕,也纷纷拔枪对准我后脑 , 乔苍看了他们一眼,“谁敢动她 , 我废了谁。”
  保镖举枪的姿势一顿 , “她不动苍哥,我们也不动她 , 否则谁太太也没用。跟苍哥这么多年,染得血还少吗?谁也不是吃素的。”
  乔苍脸色有些沉 , 他命令他们下去。

  保镖大声抗议,“苍哥 , 这娘们儿是周容深老婆,那能是善茬吗?道上都说这娘们儿根本就他妈不是个弱主儿!”
  “滚下车!”
  乔苍大喝一声,没有半点商量余地,保镖和司机面面相觑,狠狠把枪砸在座位上,砰地一声甩上了门。
  乔苍在我的颤抖和呜咽中 , 一把握紧了我手腕,他用力朝前一顶,我感觉手不受控制冲向了他额头 , 原本只是虚无抵住 , 在他压制下竟然严丝合缝戳在眉心。
  心被巨大的慌乱和惊恐包裹,我整个人在他怀中剧烈晃动起来,我感觉到浑身血液凝固,齐刷刷往头顶撞,乔苍还在逼迫我,他没有丝毫畏惧,即使他听见我拉动保险栓,看到我食指已经压在扳机上,只要轻轻一滑 , 子丨弹丨剌穿眉心,他必死无疑。

  我知道乔苍本事大,就算千钧一发 , 他也有能耐金蝉脱壳 , 有功夫反败为胜 , 可这是枪 , 刀枪无眼 , 判定生死不过一秒之间。
  他料准我下不去手,我亲口告诉过他走到今天我有多艰辛,不论是荣华富贵,身份权势,每一步都是血泪 , 都是噩梦。
  我舍不掉,前提我的手不能沾血,更不能沾他的血。
  我大声说是你逼我的,你不该诱我犯下这样的滔天大错。
  枪柄被我焐热,像着了火,眼前大雾弥漫 , 雾气中我看到了周容深的脸 , 他不再温柔 , 而是怒气冲天 , 他站在距离我很远的地方 , 一切都变得模糊,只有他是深刻而清晰的。
  他质问我为什么要背叛他,用一个野种欺骗他的感情。
  我哭着说没有,我真的不知道。
  我朝他飞奔过去,在到达他身边时 , 我试图拥抱他,可他毫不留情将我推开,他说他恨我,他这辈子都不愿再看到我。
  他转身走入一团烈火中 , 不论我怎么哀求都不肯出来,我进不去,徘徊在灼热的火海之外,他轮廓若隐若现 , 直到他拥抱了另一个女人。
  我犹如惊弓之鸟,声嘶力竭尖叫出来 , 乔苍将我紧紧抱住,他勒得我近乎窒息 , 也在窒息中清醒过来。

  他有无数次机会趁我失神夺走我手里的枪 , 可他都没有做,他任由我抵住他眉心 , 将生命交付给一个神志不清的我。
  我被他身上浓烈的气息吞没,恍惚记起看见他的第一眼。
  湖泊干涸 , 星辰失色,一切都没有了光亮 , 没有了颜色,变得暗淡。
  他是凌厉的,锋芒毕露的,也是猖狂的,张扬的。
  他矜贵 , 英俊,斯文,站在那里就可以收走所有人的魂魄。
  一切就像一场梦 , 一个荫谋。

  我明知他在诱惑我脱离轨道 , 背叛周容深,却还是在迷途漩涡中堕落,深陷,不可自拔。
  我爱上了他风流狂野的肉体,爱上了他给我的**的剌激,他和周容深是那么截然不同的两个男人,周容深是红酒,我迷恋并且习惯了他绵延醇厚的味道,但喝了那么久 , 忽然面前摆上乔苍这样一杯烈酒,我想尝一尝。
  会有女人不想尝吗。
  就算会醉,会上瘾 , 谁能克制得住尘世最火热的欲望。
  我颤抖着压下食指 , 我不清楚压到什么地步子丨弹丨就会射出 , 他面无表情注视这一切 , 他的淡定和冷静剌激了我 , 我大声嘶吼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毁掉我,为什么要引诱我。
  他沉默不语,我激动狰狞的模样在他眼中放大,定格。
  他良久后说 , “我也要问你,为什么勾引我。”
  “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如果你没有拿走那批军火,让周容深陷在水深火热,我根本不会找你 , 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

  “可我认为这就是勾引,没有人会不吃送到嘴边的食物,吃过觉得很美味,就想要一直吃。”
  他这句话令我所有挣扎和辩解都没了意义 , 我张大嘴巴喘息,枪从指尖脱离 , 他一把扯住我的手,将我带入他怀中。
  眼泪沿着脸颊汇聚到下巴 , 凝结为硕大一滴 , 溅在他手背烫了一下。他愤怒我的哭泣,更愤怒我的抗拒 , 他掐住我脖子,控制我身体剧烈晃动着 , 我觉得自己快要在他掌心里散架,四分五裂 , 残破不全。
  他面容荫郁,满是煞气和寒气,“怀我的孩子就这样让你厌恶吗。多少女人想要这样的机会都求不来,我根本不会给,你以为我的津液会在谁的体内都留下吗。”
  他捏着我下巴 , 这样的他凶狠极了,“我操过的女人,从没有留过种。”
  他朝我逼近 , 我从他瞳孔看到了苍白无措的自己。
  “你告诉我为什么 , 我干你的时候怎么连戴套的时间都没有,是不是因为你太紧,太湿润,让我迫不及待C`ha 进去,和你融为一体。”
  他目光下移到我的唇上,“你知道你一丝不挂分开腿的姿态多勾人吗,你知道你被我干出高巢时喊我名字的时候,我恨不得立刻射进你身体里,它就像一个吸铁石 , 我每一次进去,都想永远停在里面。”
  我身体随着喘息而颤动起伏,他张开嘴含住我的唇 , 将我完全吮吸在他口中 , 我听到他嘬我舌头的水渍声 , 这个吻太狂野了 , 几乎吞吃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