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3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了。。。”
  他就说了这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让我们三个人都崩溃了,赵奎回头趴在墙上,使劲的锤着墙,我看着张奇,他很不甘心,很怨恨,那种怨恨,像是全世界都欠他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我也知道,说什么都安慰不了他,因为,那只手是真的被砍掉了。

  我擦掉眼泪,我说:“张奇,谁欠你的,谁都要交出来,我邵飞在这里答应你,王胜挑了你的手筋,我要了他的命,田光砍了你的手,我。。。”
  这句话狠话,我没能那么爽快的说出来,心里有忌惮,张奇看着我,眼神很期望,我知道,他期望我说出来这句话。
  我哽咽了一下,我说:“我也会要了他的命。。。”
  我说完就搂着张奇,或许,我这个承诺,能让他还有动力有希望活下去。。。
  张奇并没有崩溃,只是没有办法接受现实而已,对于他的遭遇,我内心只能记恨着。

  兄弟如手足,这句话是田光教我的,他砍我手足,我也只能防卫了。
  我在医院陪了张奇一夜,我们兄弟三个,就在医院里,没有人说话,静静的坐着,躺着,就这么过了这么一夜,我们三兄弟,很久都没有这么平和的坐着了,我也很久没有这么平和的坐着了,所以,这一夜,我觉得很来之不易。
  天亮了,我闻到了烟味,睁开眼,就看到了张奇那只手夹着烟,我起来,说:“医生让你别抽烟。”
  “抽烟影响我的手长出来吗?”张奇冷漠的问。

  我摇了摇头,他就好笑的笑了一下,然后继续抽烟,吐出烟雾之后,他说:“那他为什么要我抽烟?只不过是显得他有点医术而已。”
  我有点苦涩,张奇挖苦人的本事还真不小,我说:“好好养着,你永远是我的黄金右手,等你回来了,我们一起把属于我们的拿回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张奇把烟头掐灭,说:“我永远记得你说过的话,飞哥说话一向是算话的。”
  我听着,很难受,张奇还是很挖苦人,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电话,是马玲打来的,我出去接电话,我说:“喂?”
  “你死那去了?他妈的累死老娘了,昨天的料子都卖光了,妈的,烟花真的放了一夜,我跟你说,咱们入账二十亿,那批料子真不错,只有一个倒霉蛋开了垃圾料子。”马玲稀罕的说着。
  我听着,就笑了,昨天晚上一定是一个刺激的不眠之夜,马玲说:“那些老板有的把料子给带走了,有的把料子留下了,他们说相信你邵飞邵老板能帮他们把料子给一个好价钱,所有的货我都标签了,他们心目中的价钱,都写在文件里,老娘困的要死,剩下的事情,你搞定吧。”
  我说:“辛苦,让貌桑带人把料子给我送到珠宝街,我在珠宝街整理一下,然后跟周会长谈一谈,或许,今天港澳台那些人就会到了。”
  马玲没有跟我废话,直接挂了电话,辛苦了一夜,她也懒得跟我废话,我收起电话,看着里面郁闷抽烟的张奇,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这个样子,已经恢复过来了,我也放心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按部就班了,至于报仇,我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的。
  我跟赵奎离开了医院,朝着珠宝街去,到了珠宝街,我看到很多人,有五六十个商人在珠宝街的入口,看到我下车,他们就过来了,不少人都跟我叽叽歪歪的,人多嘴杂,我也听不清。
  我问:“怎么了?一个个说。”

  “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好了,那批料子是公盘的时候放出吗?”
  “那都是我们珍藏的料子,要不是为了拯救我们瑞丽的赌石翡翠市场,我们才不拿出来呢,你倒好,昨天晚上就给卖了。。。”
  “就是,还上报纸了,我的料子是好料子我不知道吗?我就是为了珠宝街出一份力我才拿出来的。。。”
  “谋私,你就是在谋私。。。”
  我听了之后,就知道了,这些人都是提供原石的人,他们都在抱怨我,我有点无奈,我说:“我做什么,我自己有数,我心中无愧,对不起,既然各位已经把料子给我处理了,那怎么处理就是我的事了。。。”

  我说完,就朝着楼上走,这些人都跟着我,在背后骂我,我走的快,懒得理他们,我上了电梯,赵奎把他们堵在外面,不让跟我一起,我心里烦的很,这些人都是小心眼,那批料子虽然值钱,也早有安排,但是我昨天晚上的做法,我觉得没错。
  我上了楼,来到周会长的办公室,我敲了敲门,很快门开了,我走进办公室,看着周会长在看报纸,看到我来了,他就放下报纸,站起来,说:“不得了啊。。。”
  我听着就笑了,我问:“怎么个不得了?”
  “盈江昨天晚上有点疯狂,二十件珍藏级别的原石被销售,总销售额达到了二十亿,烟花放了一夜,客流量达到了五万以上,这个数字,有点恐怖,有关部门专门去做了调查,中央电视台还暗访做了纪录片,或许你不知道,但是,我都知道。”周会长严肃的说。

  我听着他的话,我就笑了,我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当然是好事,疯子买疯子卖还有疯子在等待,昨天晚上,最好的把这句话给体现出来了,看来,盈江赌石基地的气候,已经成了,你,真的没有让我失望。”周会长说。
  我听着,心里很开心,我说:“但是,那帮人好像很不理解啊,他们觉得,自己的料子卖亏了,在下面堵我,要不是我带了个保镖,估计就要把我按倒在地上了。”
  “所以,我把他们赶出去了,他们已经跟我说过了,我说他们没有远见,不懂你的用心,那批料子,他们本来是不舍得拿出来的,都是十几年的收藏,他们拿出来,或许只是给你做个展览用,但是谁知道,你昨天晚上给卖了,呵呵,我跟他们之间的沟通,出了问题,这个责任在我,我来解决。”周会长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有些人把原石带走了,有些人把原石留下来了,他们想要我代为出手,不知道,今天港澳台的那些大老板有没有来呢?如果来了,我们就趁热打铁。”
  听到我的话,周会长说:“来了,昨天晚上就到了,只是,碍于旅途劳顿,没有见面而已,我约了他们在世纪酒店见面,你穿的很得体,我们可以出发了。”
  我听到周会长的话,就很开心,有什么事情,能比赌出来好料子,立马就能出手换成大价钱更开心呢?
  那帮人把料子放在我这里,就是看中了我的名声,如果我不能很快的给他们解决掉,那么他们肯定会失望,当然了,如果我能第二天就给他们处理掉,让他们满意,那么他们肯定会很开心,而我的名声也就散出去了。
  我跟周会长开车前往世纪酒店,周会长这个人比较朴实,把钱都捐给了基金会,开的车,也不是什么顶级的豪车,只是一辆五百多万的欧陆而已,虽然五百多万,但是对于周会长这样的人,开这样的车,还真是一点都不过分,他配得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