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3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玲去后台,拿着一箱子钱出来,他说:“今天晚上,谁都他妈都能领一千块的红包,走的时候,来老娘这里拿。”

  “一千?太少了吧?”
  我听到不少人在抱怨,但是马玲说:“不要拉倒,老娘的钱又不是白来的,不要拉倒,滚,都给我滚。。。”
  马玲虽然这样骂,但是没有人走,都站在那里笑呵呵的,有的人还拿着手电在料子上打灯,但是我把料子收起来,我跟赵奎说:“收好了,妈的,等港澳台的那帮大老板来了,我都给他卖了。”
  听到我的话,很多人都挺好奇的,有人问:“有人来收吗?”

  “当然,我已经联系了港澳台的哪些大老板,只要赌出来好料子,他们都会照单全收。”我笑着说。
  听到我的话,我看到有几个人跃跃欲试的,赌石最怕的就是赌到料子没有人收,最后烂在自己手里,商人还好说,自己打出来货物,可以摆在柜台上面,慢慢的卖,但是普通人赌,要么自己做东西,要么烂在自己手里,极好的料子,也很难满意的出手,所以听到有人来收,他们就听兴奋的。
  以后我的赌石市场里,一定会邀请珠宝街的人过来回收料子,这样,才能把一个完整的市场给搭建起来,要不然,他们只能赌,不能卖,有出无尽,市场就很难进行下去了。
  料子被拿走了,那些人都仰着脖子看,别提多羡慕了,我心里知道,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是酸的,这个时候,我需要再加一把火。
  我说:“来,在赌,今天,就他妈的要尽心,来,把六号箱子给我拿过来开了。”
  小弟们听了我的话,就乐呵的把六号的箱子给拿过来了,我亲自拿着铁棍插进,把箱子给起开了,我把标书拿出来,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会卡的料子,底价三千万,一口价五千万,我一看这个价格,就皱起了眉头,厉害啊,这块料子,五千万级别的,不知道值不值。
  我说:“这块厉害了啊,半亿。。。”

  听到我的话,大家都回过神来,从之前那块料子走出来,大家都伸着头看着这块料子,我把料子拿出来,皮壳红的像是辣椒油一样,这色辣的,让所有人都惊呼,我也惊喜起来,我赌石遇到会卡的也不少,但是像这样的红皮壳的,红的像辣椒油这样的料子,还真是没有遇到过,人生第一次。
  会卡场口也是要分上中下三层,头层为上。大象皮,灰白色,翻砂,种老出高色料。
  中层,红辣椒油壳,有好有坏,参差不齐。
  底层,黑蜡壳乌纱,也比较复杂。
  这块料是个半赌料,很大个,三十二公斤,只有一个拇指盖大的擦口,我看着料子,表现非常好,皮壳的表现很养眼,它的皮壳,松花,翻砂和蟒带。
  这样的表现,基本上就已经确定是上千万的料子,但是,还是不值五千万的底价,这个底价,大概就在擦口上。
  我翻转料子,找到了料子的擦口,我没有打灯,就看到了擦口的颜色,绿油油的,绿的辣眼睛,我一看就知道了,果然,五千万的价值在这个窗口上。
  我上灯,看料子里面的情况,糯冰,而且化开了,那种起胶的感觉,非常明显,这块料做手镯,抛光出来水会增加几分,带色的地方色根增加几分。
  所以糯化变糯冰,这块料子的手镯要过千万,宽条也要过百百万,所以这份料子是会卡里面顶级的珍品。
  我看料子,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敢说话,谁敢在我面前发表言论?他们就安静的看着。
  我站起来,说:“这块料子,一个镯子都是过千万的料子,这得十对镯子吧?满料有点难,但是五对镯子跑不了,好几亿的堵料啊。”
  “老板,切了吧,五千万对你来说,毛毛雨啦,给我们开开眼。。。”
  我听到几个人对着我喊,我说:“切肯定是要切的,但是怎么切,你等我研究研究。”
  我看着料子,舔着嘴唇,这个窗口擦在顶端,没什么大用,我打灯看了一圈,没有裂,这都是顶级的收藏级别的料子,果然都是最好的,我说:“来,给我沿着这个松花切,把蟒带给我切断了。”
  师父看着料子,研究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画了一道线上去,然后让人把料子抬进切割机,我站在一边看着,我感觉,这他妈的就是捡钱啊,这帮珠宝街的人,收藏的料子,都是好料子,这种老会卡,也只有十几年前的公盘才会有了。
  现在的会卡,那还有这种红辣椒啊,我是没见过,我心里兴奋了起来,妈的,我今天把这二十几箱子都他妈给开了,我看着机器被盖上了,我就想要抽烟,但是摸了一下口袋,我又忘记了,我戒烟了。

  马玲过来,给我一颗烟,我没准备要,但是马玲说:“抽一根,不给面子啊?”
  我笑了笑,把烟接过来,马玲给我点上,边上有人喊:“老板娘,我们也要抽,给一根呗。。。”
  马玲呸了一口,说:“回家抽你自己的去,娘的,都他妈给我闭嘴,好好的看着就行了,那那么废话。”
  机器盖上了盖子,所有人都立马闭嘴,虽然要再等半个小时,但是大家都没有着急,都耐着性子在等,我也在等,这块料子,五千万的一口价,我估算的一只镯子就得有上千万,完美的应该有五只,不完美的,估计得有二十多只,差不多是三亿左右的料子。
  我摇了摇头,抽了口烟,这么大个棚子,安静的很,只有吧嗒吧嗒的抽烟声,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抽烟,带动了烟瘾,大家都开始抽烟起来了,弄的乌烟瘴气的。
  我咬着嘴唇,等着结果,气氛,已经起来了,就看这块料子给力不给力了,如果给力一点,那么今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我们站在机器边上,硬耗着,等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没一个人出声的,当机器停止的那一刹那,我们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我是最紧张的,我赶紧过去,看着打开盖子的机器,我看着,没开,留了一点,这就是机器有时候因为料子太大了,就没办法切断。

  我找了几个人把料子抬出来,我自己拿着铁片插进去,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我草,我屏气凝神,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使劲一掰,顿时,料子开了。
  我把切下来的片给拿起来,我顿时听到了一阵惊呼。
  “哇,金丝种。。。”
  金丝种,又是一块金丝种。。。
  我赌了好几次会卡的料子,但是都是金丝种,我没想到这块也是金丝种,我看着那一片片飘黄色的线条,像是一条金丝彩带一样,把料子给分割着。

  我咽了口唾沫,不只是我,这里所有的人,几乎都咽了口唾沫,那金丝就不算了,那绿色厉害了,我打手电,看料子的切口,我没有说话,手电一上去,光就透了,整个切口,都能感受到那绿油油的感觉,并不是满料,中间的颜色深一点,朝着两边扩散,外面的料子比较浅,但是整体非常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