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7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哭笑不得的挂断电话,萧晋摇摇头,脚下深踩油门,加速向家的方向驶去。
  苏巧沁知道萧晋今天会来,昨晚上一宿都没睡好觉,起床就开始精心打扮,要去上班了才发现家里还没有收拾,就给公司打了电话请假,然后便挽起袖子将楼上楼下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通。
  完事儿出了一身汗,只能又去卸妆洗澡,接着再次仔仔细细的梳妆打扮挑衣服,直到从镜子里的那个美人儿身上再找不到一点瑕疵,才满意的下楼等待。
  窝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美容杂志,扭头瞅瞅窗外,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这才恍然想起,萧晋要天黑后才能到家,不由苦恼的拍拍额头,自嘲自己真是个大笨蛋。
  时间还早,总不能一直这么干坐着,她琢磨片刻,索性拿起包包出门,去多买一些男人爱吃的菜来。
  逛了半天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回家,她又觉得身上脏了,于是便不厌其烦的又走了一遍卸妆洗澡化妆挑衣服的流程。

  这么来回一折腾,等萧晋终于到家的时候,她已经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看整洁无比的家,再看看苏巧沁的模样和穿着,萧晋就大致猜到了她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心中温馨的厉害,那点儿生理上的渴望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轻轻走过去,伸手在女人的额头轻轻按压了片刻,等她睡得更沉了,他才将她抱回卧室的床上,脱去衣物,躺在了她的身边。
  苏巧沁仿佛睡梦中有所感应一样,自然而然的就依偎进他的怀里,像只可爱的小猫。

  因为睡得太早,所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苏巧沁就醒了。
  看见熟悉的卧室窗帘,她先是茫然的眨了眨眼,然后心里一惊,接着便感觉到身后那个熟悉的微暖胸膛,身子就软了下来。
  感受到男人贴心的温柔,她嘴角甜蜜的翘起,但没一会儿却又撅起了嘴,满脸都是懊恼之色。
  昨天费了那么大劲,折腾了那么久,期待了那么久,怎么到最后反而睡着了呢?苏巧沁,你真是头猪啊!
  不知道他劳累了一天,回到家却看到一个睡死过去的女人,心里会不会失望呢?

  应该……不会吧?!真是该死!笨的无可救药了。
  女人心里是又气又悔,没多久眼圈就红了,抬手刚想擦擦眼角,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是睡着了被萧晋抱回床上来的,也就是说,现在自己的脸上还带着妆!
  天呐!睡了一夜,妆容还不知道已经花成什么鬼样子了呢!
  绝对,绝对不能让他看到!

  屏息倾听身后的声音,男人呼吸均匀,似乎还在沉睡,她稍稍松了口气,咬住下唇,就抓住腰肢上的那只手臂,想要将之挪开。
  不料,那只手仿佛自有灵性一般,刚刚被抬起一点,忽然就猛地向下一沉,轻车熟路的就钻进了她的睡裙。
  她一声嘤咛,晕生双颊,还没回头,就听男人迷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时间还早,再陪我睡一会儿。”
  我也很想陪你睡呀!睡到天荒地老都行,可是……可是人家现在的样子很丑啊!
  那只手虽然只是钻进睡裙,并没有作怪,可苏巧沁还是感觉自己肌肤上的鸡皮疙瘩此起彼伏。
  “我……我想去一下卫生间……”她低低地说。
  萧晋呼出一口气,抽回手,翻转过身子,由侧躺变成了仰卧。
  苏巧沁心里有愧,所以一下子就把他这一系列无意识的动作误会成了失落,慌忙转过身,小心翼翼的说:“萧,我……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哈?”萧晋迷糊着睁开眼,问:“你说啥?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不怪我昨天没有等你就自己睡了吗?”
  “这有什么好怪你的?”萧晋哑然失笑,“话说,我在你的印象里就那么霸道和蛮不讲理么?”
  苏巧沁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就又奇怪的问:“既然你没生气,那刚刚为什么叹气呀?”
  “有吗?”萧晋长长打个哈欠,一脸懵逼,“我怎么不记得我叹气了?”
  女人这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不由有些羞赧的低下了头。“对……对不起,我总是这么笨。”
  “笨就对了,傻女人,你要是不笨,此时此刻也就不会躺在我的怀里了,这对我来说是好事儿,以后不要再为这个说对不起了,我不爱听,知道吗?”
  萧晋笑着重新拥住她,双手本能的就在她娇小的身子上游走起来。
  身体的异样和心里的酥麻让女人的脸迅速开始发烫,想起脸,她又反应过来妆是花的,慌忙扭动着推拒道:“萧你……你等一下,我……我还没去卫生间呢!”
  “等不了了,你不知道男人在早晨的时候一般都很没出息吗?”
  说着,萧晋一个翻身,就点燃了这冬日清晨的第一把火。

  激烈的晨练之后,两人又相拥着洗了个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澡,直到面对面坐着吃早餐的时候,苏巧沁脸上的红晕都没有下去,娇艳欲滴的小模样儿,看的某人特想和口水把她给吞进肚子里。
  吃过饭,又一番腻歪温存之后,腿脚发软的苏巧沁开着小跑车去公司上班,萧晋则驱车来到了雁行医馆。
  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已经知道这货跟自家老板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没人敢阻拦他,一个个恭敬的目送他穿过前厅,直奔后院。
  来到巫雁行居住的小院,那幅字画依然还挂在堂屋的正墙上,他摇摇头,径直上到二楼卧室。
  推开门,一只半大的银灰色虎斑猫从博古架上跳下来,高竖着尾巴走到他腿边亲热的来回蹭。
  他将猫抱起来,小家伙就打着响亮的呼噜把头埋到了他的颈窝里。
  这是他前段时间给巫雁行买的。
  每次见面玩那种“游戏”的时候,那女人总是会选择那套猫耳和猫尾。事实证明,她也确实很喜欢猫,这只虎斑被她养的毛色顺滑鲜亮,显然平日里的伙食待遇非常不错。
  萧晋一边撸着猫,一边随手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几口吃掉,然后长长打个哈欠,往床上一趟,倒头就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就见巫雁行斜卧在圆窗前的贵妃椅上,一手里拿着本书,一手轻轻地抚摸怀里呼呼大睡的小猫。
  她依旧是一身灰色长衫的打扮,只是身材太好,宽松的衣服被她侧卧的身体勾勒的山峦起伏,别有一番另类滋味儿。
  这算不算一种特殊的制服诱惑呢?
  这样想着,萧晋坐起来靠在床头,笑眯眯地说:“如果你的长衫下面什么都没有的话,一定非常的诱人。”
  巫雁行翻了一页书,神色淡然地说:“我没有取悦任何人的义务。”
  日期:2017-08-2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