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7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马喝斥了一句,“乱说话。没规矩。”
  顾秋笑了起来,“干嘛批评孩子,他们的话才是真话。”
  老马说,“孩子不懂事,就喜欢乱说话,人云亦云。”
  顾秋说了,“对啊,人云亦云,必须有人说了,他们才知道,别人不说,他们哪知道?”
  老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发现这个年轻的副县长说话,看问题很深入。自己怪学生人云亦云,顾秋还真说对了,别人不说,学生又哪知道,所以怪他是没用的。
  这样的小道,长满了野草。

  倒是偶尔看到摩托车经过的痕迹。
  顾秋想起了齐雨,要是她在,骑摩托车就快多了。
  他就问学生,“没有出租的摩托车吗?”三个人这样走几十里路,会死人的。
  学生说,“别急,到前面就有了。不过还有五六公里。”
  前面有个小集市,那边有摩托车出租的。
  三个人早上八点多出发,太阳出来了,晒得出油。
  赶到小集市,那里倒是热闹非凡。顾秋看到一个个穿着苗族服饰和土家族服饰的少女,象蝴蝶般穿来穿去。
  少数民族服装,可是我国一大瑰宝。
  它们凝聚了一个种族的精华,也包含了许多民族特色。学生说,“我们现在到了集市,坐个摩托车去寨子里吧!”
  顾秋说路不好走,他要叫三辆摩托车。
  学生就反对,“不用这样浪费然吧,三个人挤一辆就够了。我们以前最多的一次,挤八个。”

  顾秋说那样太不安全了,没关系,那我们租两个车一起去。
  三四十来公路,两个车六十块钱。
  学生和老马坐一辆,顾秋独自坐一辆,司机说,去苗寨估计要个把小时,最快也要四十几分钟,这里的路不好走,开不了快车。
  顾秋坐在司机后面,看着穿梭而过的集市,他就在想,能不能请得动这位神医呢?不管他能不能治,都要尽力一试。
  差不多到十一点,才赶到苗寨。
  顾秋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可他完全没想到,想象中的苗寨居然是这模样。
  他们生活在悬崖陡峭的山林之中。
  很多房子依山而建,木制结构,远远望去,一层一层叠起来似的。也有些房子结构已经汉化了,用砖头,石头垒砌起来。
  摩托车司机送到这里,就停下了,“你们自己沿着这里过去,对面就是了。”
  顾秋看到这片山地,到处怪石耸立,高入云端。
  摩托车司机不愿过去的地方,是一条河。
  河上没有桥,需要趟河而过。
  顾秋问,“他们平时怎么过去的?”

  学生说,“我们这里的人出来,都是趟河而过。以前有座桥的,后来发大水给冲走了。寨子里的人凑钱凑工,建了一座桥,政府的人过来说,这桥没有经过验收,没有经过设计,不允许使用。他们就派人过来,把桥给拆了。”
  顾秋当然清楚,我国关于桥梁建设制度的标准,修一坐桥要经过很多繁杂的程序。
  可人家自己把桥建好了,你派人拆除就太过份了。
  学生是这样解释的,“其实他们只不过是想要钱,说要设计费和审核费用。需要好几万呢。寨子里的人不同意,他们强行拆除,为了这事,还打了一架的。抓走了好几个人,到现在都没有放出来。”
  顾秋在心里骂人了,怎么可以这样?
  老马呢,他说自己只来过一次,以前这里的确有座桥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关于打架的事,他可不知道。
  顾秋说,幸好没有叫张老先生过来,否则这几十里山路,也是要人命啊。
  三个人趟过河,来到对岸。
  学生就光着脚丫子走,顾秋还是把袜子和鞋穿上。
  顾秋问,“你们这里隔旅游区有多远?”
  老马道:“那就远了,旅游区在山那边,翻过去还有百几十里。”
  在顾秋的记忆中,这边有个苗寨的旅游区,很火爆的,每年过来旅游的人不知凡几。
  自己看到的肯定不是旅游区,这么偏僻,连手机都没有信号。
  但这里绝对是原滋原味的苗寨,没有半点商业气息。过了河,还能看到几个穿着苗族服饰的妇女在河边洗衣服,她们俯着身子,用力搓洗衣服的时候,胸前一颤一颤的,十分活跃,应该是没有穿内衣。

  有人跟学生打招呼,“你怎么回来了?不在学校念书吗?”
  学生道:“我带这位哥哥回来请神医的,不知道神医在不在?”
  洗衣服的妇女挥起木棍,叭叭叭地打着衣服,胸前的肌肉荡得厉害。“没怎么注意,你们去看看吧!”
  学生也没有多问,带着两人走了。

  顾秋问道:“你们这里有多少户人家?”
  “不多,也就三百来户。”
  “交通这么不方便,干嘛不搬出去呢?”
  学生摇头,“这个我不知道,反正我生下来就住这里。不过我们寨子里很有名气的,出了很多大人物呢!”
  顾秋哦了声,“说说看!都有谁?”

  这时前面有人喊,“光辉,你怎么回来了?”
  学生喊了句,“妈,煮饭了没有,肚子饿死了。”
  这个叫光辉的学生,初二班的,正长身体。这阶段的孩子,饭量大。看到妈妈,第一句话就问,有没有饭吃。
  光辉的妈妈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妇女,个子不高,有点黑。

  头饰很重,顾秋曾注意到,这里的苗族女子似乎都不是很高,至于皮肤,有黑也有白的。
  他曾听人说,苗族分很多分支,也有生苗和熟苗之分。所谓的生苗,就是一直生活在寨子里,没有被汉族同化的苗人。
  熟苗就是那种,除了还保留着自己的服装,自己的饰物,其它的几乎与汉人相同的苗人。这个寨子里的人,正慢慢被同化,因为他们有很多地方已经被改变。
  也可以说介于生苗与熟苗之间,但是这中间也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出过寨子。当然,这种人以老年人居多。现在的年轻人,开始走出去,到大都市里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很多。
  说起苗族,自然就会让人想起,电视里常说的蛊。到底有没有下蛊一说?顾秋也不太清楚,他没有过多细问过这个问题。他关心的是,苗人很会用药。
  在历史上,苗人用药和苗刀一样出名。而今天,他也是求药而来。
  寨子里的神医,住在深山老林中。
  顾秋听他们说话,很多话听不懂。不要说苗族的语言了,就是很多方言,也够让人头痛的。
  幸好有个老马,老马是教师出身,又在这地方呆了这么久,听得懂这些方言和苗语。
  幸好大多数人,都已经汉化了,顾秋多少听得一点懂。光辉妈妈说,“都这个时候了,吃了再去吧。他们家远着呢!”

  老马也有些肚子饿了,等下还要爬山,没有吃饭可不行。
  顾秋本来不想在别人家里吃饭,可这地方根本没店子,你不吃就得饿肚子。
  要命的是,这里没信号,手机成了摆设。
  在光辉家里吃着粗茶淡饭,顾秋倒不挑剔,大家吃什么,他也吃什么。老马一个劲地说,“对不起,饭菜不合口味,将就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