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81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家喜欢什么,轮不到纪安管,他问:“可是我的照片为什么会在面?”
  胡艾:“那是我哥贴的,一开始我还反对来着,后来把小哥的照片贴去一看,发觉挺合适,没拿下来。”
  纪安满头大汗,前有小粉小红小黄三只小猪拉仇恨,要是海报再被四叶草发现,准有人往动物园寄刀片。
  胖虎好在客厅里嗅探,在某人眼神指使下,聪明伶俐的小胖子往东侧房间钻了进去。
  某人急忙起身追去:“胖虎,别乱跑。”
  “没事的,那里是我房间,欢迎小胖子随时进去。”胡艾同样起身,大方将门打开。
  门口,纪安没过大学,但一直觉得女生宿舍是一个充满美好和向往的地方,他往里看去,果然没让他失望。
  发觉自己鼻孔隐隐有张开的趋势,纪安赶紧甩头收敛,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太:“大王,吉星太岁在正前方4米处。”
  “正前方4米处?”纪安脸一黑,那里正好是胡艾的床。
  “太岁……”想到电视新闻里看到的太岁都是埋在地底下,纪安眼角抽抽,心里苦道:“这下难办了。”
  “姑娘,我能在你床底下挖个洞么?”要是可以,纪安真想直接这么对胡艾说……
  这只太岁事关龙宫能否升级,纪安势在必得,悄悄叹出口气,他只能从长计议。
  “胖虎,快出来。”小胖子往人家枕头嗅去,有跳床的意思,纪安阻止道。
  “汪~”胖虎吠叫,留恋看了眼床没嗅到的枕头,摇头晃脑跑出。

  胡艾蹲下揉着胖虎,小胖子趴到人家白生膝盖卖萌,某人好生羡慕。
  既然决定要从长计议,那纪安得编出一个从长计议的理由,想了想,他拉起了家常:“今天周一,你们学校放学这么早?”
  纪安一身正气,耐不住小胖子四处耍流氓,胡艾笑着躲过胖脸偷袭:“我已经不学了。
  每天要去俱乐部训练。”
  “你还在念高吧?为什么不学了?”
  胡艾注意力全在胖虎身,一脸萌化表情:“打赛才能拿到奖金,才能养活自己啊。”
  “呃……”纪安赶紧转移话题:“外面那两间房子是干什么用的?”

  胡艾回道:“一间是储藏室,另一间是工作室。”
  “工作室?”纪安眼珠一转:“能带我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小哥你跟我来。”胡艾抱着胖虎站起,试了下份量:“好沉啊。”
  纪安:“这家伙我早想让它减肥了,最近在基地里到处骗吃骗喝,才几天又圆了一圈。”
  “汪~”听纪安嫌它胖,胖虎不满抗议。

  胡艾向怀抱里死沉死沉的一坨安慰道:“胖虎最帅了,胖虎一点都不胖。”
  纪安轻笑,跟着一起走出。
  刚才没留意,再次出来,他发现空地画着半个球场,墙壁还有一张“”,在“”的方贴着凹凸不平的不明材料。
  打开储藏室,里面堆满了各种废旧钢铁,几根黑乎乎的管子斜在墙角,以及只打造出形状的半成品刀剑粗坯。没留意钢管,纪安拿起一把剑状粗坯,没有安装把手的剑柄刻着“胡一刀”三个字,他道:“你哥真名叫胡一刀?”
  胡艾摇头:“‘胡一刀’是我们胡家刀铺的印签,每一把的把柄都会刻这三个字,一辈辈传下来的。一开始我爷爷叫胡一刀,后来他把名字传给了我哥。”
  纪安点了点头,走向隔壁。

  开门进入工作室,大、、小三台冲床,看起来相当有年头的铁砧横着一把铁锤,液化气打铁炉,淬火池,电动切割砂轮,砂带打磨机……打铁需要的工具器械应有尽有。
  胖虎对胡艾来说实在有些沉,把它放到地,道:“小时候我爷爷身体还好的时候,所有刀剑全部手工锻造,他说用冲床锻出来的没有灵性。
  后来我哥接手铺子后,全给改成了机械打造,由于出货快,还有非物质化遗产的招牌,铺子生意火过一段时间。”
  纪安没有接话,他看着一屋子的工具器械,在脑海里琢磨。
  他本来对亲手打一把好刀很有兴趣,现在设备齐全,他又刚好想和胡艾从长计议,动了借口打刀赖下来的想法。
  至于纪安对打铁一窍不通,这都不算个事,自己慢慢研究慢慢学是了,跟造树屋一样,每天掌握一点,反正他下班后有的是时间。
  再者,没人规定学徒工不能用冲床,每一个铸剑大师都是从学徒工开始的。

  眼下,纪安的问题是,找什么借口赖下来。
  思讨一阵,纪安道:“现在家里没收入,你的赛奖金够用吗?”
  不等胡艾回答,纪安抢道:“不如这样,这个月你家里的水电煤气费我全包了,然后付你2,嗯…… 3000一个月,我想租下你哥的工作室。”
  胡艾不解:“你租工作室做什么?”
  “男人嘛,总有一个仗剑江湖梦,我想自己学锻刀。
  帮个忙好不好?要是觉得钱不够,一个月5000,把你手机拿出来,我现在转给你。”而今兜里有钱的纪安爽快道。
  下午5点20左右,纪安刚才花了点时间总算成功包养……呸,成功租借到了工作室。
  跟胡艾道别说明天见,纪安往家骑去,心情不错。打刀的事情搞定,剩下的是怎么把镇宅瑞兽从地里挖出来,是一想到自己要在人姑娘床底下打个洞,纪安怎么都觉得好猥琐……

  周二,天气预报总在它不该准的时候准了,下午骄阳似火,纪安开着巡逻车来到熊猫馆,发现路的游客似乎都平时少了。
  可外面再热,也挡不住小猫们想要出去玩耍的决心,乔少侠已经几次钻出栏杆缝隙,小爪子掏着门缝,企图逃离圈舍,走向外面的花花世界。
  其他三位奶爸奶妈说今天不出去放风也可以,祝彤抱起乔乔在犹豫,她不怕晒,她怕乔乔晒。
  脱掉工作服,穿着T恤大裤衩,还有脚的人字拖的纪安来熊猫馆班,问过祝彤后,养狗经验丰富的纪安道:“把它们放到水池里玩不好了?”
  祝彤亮出两颗龅牙,笑着同意,刚好乔少侠也该搓洗搓洗了。
  纪安抱了一个大号的蓝色脸盆,里面放着背包,背包里不知道装的什么。

  乔少侠出了圈舍,跟脱缰野马一样四处撒欢,根本不想进什么水池,找准一棵光秃秃的树噌噌爬了去,下面祝彤用手遮挡阳光,仰起脖子朝树瞎担心。
  泥哥几乎一秒变煤球,水池里滚一圈,泥地里滚一圈,发觉自己浑身脏兮兮,它心满意足了,敞开四只小爪晒它的日光浴。
  张卡在水池边坐下,一如既往思考熊生。黑白色小熊佝着背,从背影看去,篮球大不了多少,却有一种诗人的忧郁。
  既然是思考熊生,嘴里忍不住想要嚼点什么,张卡拿起旁边泥哥的脚塞进嘴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