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0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候,被神识力量惊谔目瞪口呆的百无求反映了过来。二愣子皱着眉头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个神识也不老地道。有这么大的本事,之前还会让火山受……”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捂住了嘴巴:“傻小子别乱说话,你以为谁的心眼都和爸爸我这么大吗?救人和救己能一样吗?现在你爸爸我被人砍了一刀,有人要砍你一刀。你自救的自然反应也不一样……”
  百无求有些不屑的说道:“老家伙你都被人砍死了,老子还自救个屁!当然是把脖子凑过来让他砍啊。这样多好,这辈子跟你走,下辈子手拉手……呸!听着怎么像是搞破鞋的……”
  “伊秧。我拖住神识,你走你的……”说话的时侯,谷元秋的身子一闪。冲着神识扑了过去。一瞬间他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半截铜剑,举着铜剑向着神识砍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侯。脸上一直露着淡淡笑容的徐福脸色突然变了。他完全不理会谷元秋,目光对着远处迷宫的尽头看了过去。脸上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在铜剑落下来的一瞬间,神识的身体突然消失。谷元秋一剑砍空,身子差一点倒在地上。
  站稳之后,他马上对着正要冲过来帮忙的伊秧说道:“法器那里有变化……不管了。我们先离开……”
  二神祇当下顺着楼梯口窜了上去,在跳上去的一瞬间,他们俩已经施展了神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岂有此理!你们竟然敢调虎离山……”迷宫尽头传来了神祇的咒骂声,随后人影一闪他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回来的时侯买慢了一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神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个时候的神识脸上终于出现了焦急的表情,不过他毕竟是从徐福那里分离出来的神识。只是片刻之后便恢复了冷静,随后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老家伙,这次让你看了笑话……”
  归不归跟着轻轻笑了一下,看着神识说道:“那件法器真的丢了?”
  神识苦笑了一声,直到现在他脸上流露着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我也没有想明白,这里明明只有一条路的,除了你们也没有别人……”
  说到这里的时侯,神识的脸上多了一种古怪的表情。他的目光在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脸上转了一圈之后,自嘲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刚才你们也在这里的,这里的禁制除了我之外,不可能还会有人使用遁法进去,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老家伙,能把你我都算计在这里,我已经想象不到还有谁了。你说是不是?张松……”
  这时候,藏在角落里面的张胖子走了出来。他哭丧着脸说道:“不是我说,就算您老人家是大方师,这话也不能乱说啊。您问问归不归这个老家伙。我本来不想来的,是那几位神祇逼着下来带路。死了的冬凤怎么说的来着?我要是走了,就用融化的金水烫死我……不是张松我要赖在这里。真的是走不了啊……”
  张松本来就不是靠着术法成名的,再次出世之后术法更加可以用退步来形容了。让他从这里走到迷宫的尽头再回来,现在他可能只走了一半不到。剩下的就剩下两个晕倒的方士了,这两个人能捡回来性命已经可以偷笑了。
  “不用想了,那件法器早晚会出世的,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是谁偷的了。”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这个幼年玩伴的神识。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不过法器现在是找不到了,你呢?回去向本体复命?还是继续在陆地上寻找帝崩?”
  “复命……”神识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说的简单,回去之后我的下场是什么?还不是要被本体同化吗?这么多年我看守帝崩,虽然一直都困在这里。不过总算也有了自己的意识。回去——那就什么都没有了……从现在开始,他是海上的徐福,我是陆地的徐福。”
  当初燕哀侯、问天楼主姬牢的神识脱离本体久了,都有过变成独立个体的事例。现在轮到了徐福身上,吴勉、归不归并没赶到如何意外。只不过一边的广仁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您还是回去得好,回到本体身边您才是名正言顺的大方师。现在这样名不正言不顺。”

  “广仁,我虽然只是一缕神识,也算是你的师尊。你入我门下,我就是这样教授你尊师重道的吗?”说到这里,神识的眉头皱了起来,对着已经不敢出声的大方师广仁说道:“带着火山离开这里,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俩……”
  虽然是神识,但是广仁的脸上露出来只有对徐福才会表现出来的惊恐之色。当下他跪在神识面前,连连赔罪。无奈神识已经完全不理会他,再次重复了刚才的话:“广仁,你还想我再说一遍。好!如你心意——带着火山离开这里,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俩。还要等我亲自动手请你们离开吗?”
  广仁的脸上露出死灰之色,顿了一下之后,跪在神识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之后,这才将火山背了起来。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还有两位同门就麻烦你了。我在上面留人。你们几位出去的时侯将他们俩交给留守之人就好。”
  说完之后,广仁背着火山顺着楼梯口纵了上去,随后施展了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
  “其实你说一句不能把广仁爷俩带在身边就行了。不用这样撵他们走的。”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神识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广仁正愁找不到海上的徐福,天天被他们师徒缠着是没有什么意思。老人家我还有一件事打听一下,你们家本体分给你几成的神识?”

  “你去问那个徐福吧,他会告诉你的。”神识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帝崩没有了也是件好事,起码我不用再在这里守着了。老家伙,这里归你了……”
  说话的时侯。神识的颜色开始慢慢变浅。随后在吴勉、归不归的注视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之前听你说过。在秦王宫里面见过徐福的神识。刚才的神识和你说的那个不大一样,什么时侯你在他面前那么随便……”
  “刚才的神识是徐福早期留下的,说句不客气的话,那个时侯老人家我还是他亦师亦友。一些能说不能说的话,闭着眼睛也就说了。”一句话将归不归的往事引了起来,想起来那个时候老家伙多少有些唏嘘。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之前的秦王宫是他出海之前留下的神识,那个时候能说不能说的话,基本上都不说了。别看都是神识,差的太多了。”
  这个时侯,小任叁来了精神,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又胡说八道了。要不是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后来也不至于能说的不能说的都不敢说了。”
  一句话说完,小家伙顿了一下。随后换了一副乖巧的样子对着空气说道:“老头儿你什么时侯到的?来了也不知道和我们人参说一下。你可别说那件什么法器是送给人参解闷玩的。我们人参可是消受不起……”
  日期:2017-09-0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