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42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张啸天的冷血而觉得悚然,为了报复我,竟然杀害一个活人。另外,这吊死鬼要找替死之人,赵小钰是第一个摸尸体的人,替死之人自然也是找他了。
  将书中应对方法记好,去跟赵小钰说了声,然后打车赶往马文生家里。
  我老人机记过马文生的号码,到他家门口时候才打通,开门一看,却不是马文生,而是他的孙女。
  见后,我礼貌性道:“你好,我找马爷爷。”

  女孩儿见过我,也就没有警惕,点头放我进来:“我爷爷已经睡下了,我去叫他,你坐会儿。”
  我恩了声,女孩儿随后离开。
  我打量一下,这女孩儿之前正在看书,茶几上有两本,我拿起来看了看,一本名为《搜神记》,为中国古时神话故事;另外一本是《玉髓真经》,为风水学书籍。
  正翻看书籍时,马文生和女孩儿一同下楼,我放下书站起来道好。

  马文生见我也颇为欢喜,说:“怎么这么晚来找我?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我把今天去张啸天家里办案,然后被吊死鬼缠上的事情跟马文生说了一遍。
  日期:2018-08-08 12:53:29
  马文生听后稍微思索了一阵才面色微怒说:“张家的人心狠手辣,也不知害过多少人命了,偏偏他们手段高明,查不出半点破绽。你以前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一开始就与张家天才张啸天对手,是有些为难你了。”
  我又将陈文记载的一些关于吊死鬼的事情跟马文生说了一下。

  马文生一愣:“吊死鬼一开始就是蓝眼级别的?”
  马家研究风水,对鬼怪之事了解少是正常的。
  我恩了声:“因为被人控制而自杀,死后还不能投胎,所以怨气很大,起点也高。要是解决吊死鬼的话,我虽然有办法,但是有些冒险,所以才来向马老您求助来了。”
  马文生沉吟一阵,手一直在敲着大腿正在思索办法。
  我想起陈文书中还记载了这样一段话,没看明白是什么意思,这会儿说了出来:“对了,还有一种办法好像能解决吊死鬼,但我却看不大明白,请马老帮忙解惑。”

  “你说,这张啸天太过分了,杀人不说,竟然还用如此厉鬼来害人。”马文生很是气愤。
  “生死无常,阴阳倒逆,反客为主,高枕无忧。”这是陈文记载的那句话,我原封不动念了出来。
  马文生听得半知半解,不过他孙女儿听后却直接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让你改变吊死鬼动向,让他主动去找害他的人报仇,这样你就能高枕无忧了。”
  日期:2018-08-08 13:13:45
  我诧异看着这女孩儿,马文生马上介绍说:“呵,差点儿忘记了,这是我孙女,叫马苏苏。”而后又自嘲般一笑,“我老了,脑袋转得不如你们年轻人快,苏苏聪明,苏苏你跟陈浩小兄弟说一下。”
  马苏苏看着马文生,有些不情愿说:“爷爷,这句话的前两句不是取自《水龙经》的吗?您昨天才跟我说过的呀,还有,这就是您一直跟我说的陈浩?”
  马文生谎言被戳破,连忙干咳了起来,一脸尴尬:“爷爷老了嘛,记不得了很正常”又看着我说,“这就是陈浩,很不错的一个小伙子,有时间你们俩接触一下。”
  我心说马文生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把他孙女儿推入狼口?我怎么看也不是一个证正人君子啊。
  不过还是说道:“你好。”
  马苏苏盯了我一眼:“爷爷夸你本事大,说你什么都知道,原来是假的呀,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尴尬笑了笑,这是捧杀呀!
  马苏苏又说:“既然爷爷让我跟你说,我就跟你说一下,是爷爷让我说的哟。”
  我嗯嗯点头,我记得跟着马苏苏没仇呀,怎么语气中对我满是鄙弃?还特意嘱咐一句表示是因为她爷爷她才愿意跟我说,不然不会跟我说话。
  马苏苏说道:“阴阳倒逆,是让你找一个绝阴之地,在子时将吊死鬼引到那地方去走一圈,他就不会再缠着你了,而是去找害他的人。”

  日期:2018-08-08 13:34:00
  子时就是午夜十一点至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这时间段灵气最强,是百鬼出没的时间。
  马文生听后连连点头,对马苏苏这番话很赞同,然后跟我说:“陈浩,如子为阳水,但子时本气为葵水,葵为阴水,这时间刚好阴阳倒逆,可以改变鬼怪的动向,你要多注意这一点,以后有用。”
  我连连点头谢过马文生。
  不过随后却有些犯难,我对风水学一概不知,哪儿去找什么绝阴之地?
  马文生似乎看出我的难处,呵呵一笑:“苏苏你跟陈浩小兄弟去一趟,陈浩小兄弟本事大,你也能多学点。”
  马苏苏马上就不乐意了:“爷爷您为什么不去?”
  “爷爷都这么老了,大晚上的,哪儿经得起折腾。”马文生一本正经说道。
  马苏苏这才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谢过他们之后,我离开这里,因为现在已经过了子时,再想去找绝阴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马苏苏答应明天白天来找我。

  回屋先去看了一眼赵小钰,张嫣正站在旁边守护着她,赵小钰却没心没肺睡了。
  我对张嫣招了招手,让她出来,现在子时已过,鬼怪出现可能性不大。
  出来后我笑说:“这赵小钰还真没良心,忍心让你站边上。”
  张嫣生怕我误解了赵小钰,马上为她辩解:“赵小姐人很好的,她让我跟她一起睡,只是我怕辜负了你的嘱托。”
  我笑了笑,回屋翻看起了爷爷留下的那些东西,陈文说我不适合动这些东西,不过都到手边了,哪儿有不试的道理。
  研磨朱砂、蘸水、挥笔,照着书歪歪扭扭画了一张‘净身符’,不过能感觉出来,没有作用,正规的符,我拿在手里,会感觉有些难受,着张拿在手里完全没感觉。
  再尝试几遍之后上床睡觉,百般劝说,张嫣才答应在我旁边躺一会儿,但始终有一段若有若无的距离。
  “你很怕我?”我问了句。
  张嫣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
  我恩了声,没再多说,闭眼就着。
  第二日一大早,赵铭便前来叫我,说是有人找。

  我起床出去,见是马苏苏背着背包在客厅里面,她身材比较娇小,看她背上那大包,还真担心把她压塌了。
  日期:2018-08-08 13:54:15
  赵小钰与马苏苏认识,见后马上喊:“苏苏妹妹。”
  “小钰姐。”马苏苏回应一句,然后两人就一起聊了起来,我回去洗漱,换好了衣服才出来。
  赵小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而后点点头颇为满意说:“还挺帅的。”
  我呵呵一笑:“天生衣架子,没办法。”
  赵小钰哼了一声道:“不要脸。”
  之后与马苏苏说起了正事儿,马苏苏还在上学,今天是专门请假陪我去找那绝阴之地的,时间有点赶,我连早饭都没吃就跟着马苏苏背着行囊出发了。
  赵小钰还要去局子里处理事情,并没跟我们一起。
  马苏苏似乎不喜欢说话,一路只与我简单交谈了几句,到了奉川县附近一山林,她开始拿出罗盘、香烛、墨斗等东西勘测起来。
  我帮不上忙,只有在一边等着,她手法熟练得很,不过似乎有忙不过来,将墨斗递给我说:“你帮我拉着绳子,站在这里不要动。”
  我被她安排到指定的位置,站住不动,笑说:“没想到你年龄不大,说话倒挺老成的。”

  马苏苏拉着墨斗绳离去,边走边说:“你真是陈怀英的孙子?”
  我点点头:“这还能有假?”
  马苏苏哦了一声,没了下文,之后拿出一根木桩将墨斗钉在底下,再用罗盘勘测起来。
  这期间大概隔了十来分钟,她又说:“听说你爷爷很厉害,是不是真的?”
  我还真没发现我爷爷是个很厉害的人,在村子里普普通通,要不是得知他是阳间巡逻人,再一直到现在得知他是陈家的天才,我根本都察觉不到他以前也曾经风光过。

  日期:2018-08-08 14:14: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