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61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玉儿捂住脸惊愕地看着父亲,记忆中这还是父亲第一次打她,还打得如此的莫名其妙。
  “真是胡闹!”他气得真跺脚,“你知道柏南修是谁吗?”
  “……”郭玉儿愣愣地看着郭启山,柏南修是A大的教授呀,这件事谁不知道。
  郭启山坐到沙发上连声说道,“这下完了,这下真完了!”
  “爸,你怎么啦!”郭玉儿叫了起来,“你为什么要打我?”
  “你得罪大人物了!”郭启山气得浑身发抖,“柏南修跟那个叫凌柯的女孩子早在帝都就宣布了婚讯,所有人都传柏南修是为了追求这个女生才留在S市当教授的。”
  郭玉儿没有听明白,“帝都的人为什么要传这件事?”
  “你真不知道柏南修是谁?”郭启山追问。

  郭玉儿这下真懵了。
  “他是柏氏集团的继承人,顾老爷子的外孙,你把人家老婆打了还跑去胡说八道。你让我以后怎么在官场混!”
  “什么?”郭玉儿跳了起来,“您是说柏南修是柏氏集团……”
  天呀,她一直都不知道!

  凌柯那个小贱人肯定是早就知道这些才会用手段得到柏南修的。
  “爸,您不用怕,柏南修跟凌柯迟早会散,到时候我嫁给柏南修,您想要的都有了!”
  郭启山指着郭玉儿,“你猪脑袋呀,三天后柏氏集团会从帝都过来迎娶凌柯,婚礼就设在我们S市,我是主婚人,这件事是由组织部牵头的,也就是说柏南修的这场婚如果结不成,我这个市长也就干到头了,你嫁给柏南修,人家要你吗?”
  郭玉儿哑巴了。
  郭启山继续气哼哼地说道,“人家柏大少为了追求凌柯四年不回家,你却在中间搅屎,现在还把三年前的一桩意外安到柏大少的头上,柏家要是知道了。你坐牢都没有问题!”
  郭玉儿这下害怕了,“爸,他们不会真的让我坐牢吧!”
  “这就看柏家人怎么想!”

  “那他们会怎么想?”郭玉儿是真害怕了。
  因为她知道,柏南修对她从头到尾都是高冷的,如果他真的喜欢凌柯(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柏家怎么想,当然是看凌柯怎么想!我听说柏氏集团在催柏南修回去管理公司,如果凌柯觉得因为是柏家一直没有给她名份才让你有机会在中间搅屎的话,她万一不跟着回去呢,她不回去柏大少能回去吗?那这件事就会没完没了!”
  郭玉儿惊得说不出话来,凌柯绝对做的出来,因为她是个疯子!
  “爸,怎么办?”郭玉儿现在已经完全从幻想中惊醒了,柏南修对她的不屑一顾,凌柯对她的恨之入骨,她可以想像接下来的事情要比学校开除她研究生的资格严重的多。
  郭玉儿太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如果她爸爸出了问题,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曾天宇、孟逸君,这些人不会围着她转,也不会为她卖力。
  怎么办?
  “你去跟凌柯道歉,就算是下跪也要求得她的原谅!”郭启山沉着脸说道。
  他才五十二岁,正在上升的最好年龄,要资质有资质要能力有能力,可不能因为女儿破坏别人的家庭给毁了前程。
  顾老爷子,那是省委书记都要点头哈腰上前请安问好的人,他要是得罪了,这官差不多做到了头!

  郭玉儿面如死灰,去给凌柯道歉,这还不如杀了她。
  “我不去!”她开始嚎啕大哭。
  按S市的风俗,新娘出嫁要迎亲。
  所以凌柯提前三天回到了自己家,方爱玲做为伴娘也住了进来。
  晚上。两个人在闺房里讲着婚礼的事,什么捧花怎么丢,方爱玲站在什么地方接之类的女孩心思。

  因为整个婚礼都由柏家出面协调,凌柯除了让设计师量了一下婚纱的尺寸,什么事都没有管。
  而凌氏夫妇这几天除了写请柬就是写请柬。
  八点左右,有人来敲门。
  凌柯在房间里听到妈妈罗玉霞喊了一声郭市长。
  “郭玉儿的爸来了?”方爱玲捅了捅凌柯的腰。
  凌柯走到门边贴着耳朵听,心里也不知道这大晚上的市长大人过来看什么。
  这时,只听到一个细细地女声说道,“阿姨,凌柯在不在?”

  是郭玉儿!
  只听罗玉霞说道。“我们柯儿这几天准备婚礼有些累,在休息,不知道郭大小姐找我女儿有什么事?”
  郭市长说道,“罗女士,真是对不起,前几天我们家玉儿跑到公墓园胡说八道,她这孩子有口无心,请您见谅。”
  罗玉霞说道,“郭市长这话说的,令千金去公墓是看望我过世的儿子,我感激还来不及呢,至于胡说八道嘛,她是说我女婿柏南修害死了我儿子,这事我看到了婚礼上让柏家人给我一个解释吧!”
  郭启山一听连忙阻止,“这可使不得,结婚是大事,在婚礼上问这件事对孩子们也不好对不对。这件事我问了我们家玉儿,她就是胡说八道冤枉了小柏。”
  “这么说我儿子不是小柏害死的,那他是谁害死的?”罗玉霞的声音明显是冲着郭玉儿,“我听说我儿子出事之前。郭大小姐还让他去死,那是不是郭大小姐害死我儿子的?”
  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凌柯也被自己母亲的气势震得吐了吐舌头,看来她的火候跟妈妈比嫩了很多。
  怪不得她老被郭玉儿欺负,治人点死穴,只要捏住了他们的七寸,他们也就不敢猖狂了。
  郭市长也是老江湖,他沉重地说道,“令郎的死让人痛心,这起事故报告我也看了,当天因为打雷造成的雪崩。跟小柏和玉儿都没有关系。不过,我还是为我们家玉儿的过错再次向罗女士道歉,真是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我承担不起,”罗玉霞说道,“一直以来受人欺负的是我们家凌柯,你们跟她说对不起吧!”
  “那令千金能不能出来,我好让玉儿给她当面道歉。”
  凌柯听到自己母亲的脚步声,不一会儿罗玉霞就来敲门。
  凌柯把门打开。
  罗玉霞朝外示意了一下,“出来吧。”
  凌柯跟方爱玲就到了客厅。
  郭玉儿这次不再趾高气扬,她站在自己爸爸的身后。缩着身子老老实实地站着。

  凌柯还算礼貌地问候了郭启山。
  “郭市长好,我去给您泡茶!”
  郭启山连忙起身,“不用不用,小凌啦,你过来坐,玉儿有几句想跟你说。”
  凌柯把目光投向郭玉儿,“郭学姐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她今天来该不是又要说我不要脸勾引了柏南修吧。这半年,她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了,我一直都理解不了,郭学姐,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郭玉儿抬头看了凌柯一眼,弱弱地说道,“对不起,凌柯,之前是我不对!”
  日期:2017-09-06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