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59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凌云的墓前,罗玉霞突然发现她亏欠了凌柯太多太多。
  她有失子之痛,凌柯何尝没有丧兄之痛。她哭得时候凌柯一样也在哭,可是她这个母亲却丢下只有十九岁的凌柯,带着丈夫远赴他乡疗伤,只剩下凌柯一个人在这里孤单地生活。
  她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悲伤击溃了她的意志,她太脆弱了!

  “妈妈想明白了!”罗玉霞对凌柯说道,“凌云走了,可是我们却留在人世间,走的人既然不能回头,我们留下来的人就要学会忘记。”
  凌柯点点头。
  “我的乖女儿!”罗玉霞抚摸着凌柯的头,“妈妈只剩下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幸福!”
  “我会的。”凌柯扑进母亲的怀里,“妈,你放心,我会代替哥哥好好生活的,把他没来得及看到的风景没来得及享受的生活一并享受,绝不辜负人生!”
  罗玉霞似乎也受到凌柯的鼓舞,“对,我们要笑看人生,生死离别谁不会经历,看淡才是赢家!”
  凌远达站起身看着妻女,欣慰地点点头,“小云如果能看到你们这样肯定会很高兴的,他走了,我们如果一直走不出阴影,他在天国也不会安心的。”
  “是呀!”罗玉霞走到墓碑前,爱怜地抚摸着凌云的照片,“我的云儿走了,他去了更好的地方,我们应该为他高兴才对!”
  凌柯擦了擦眼角的泪,元气满满地勾起父母的胳膊说道,“对,我同意妈妈的说法,下次我们来看哥都只许笑不许哭,谁哭谁是小狗!”

  罗玉霞溺爱地拍了拍凌柯的小脑袋,“你呀,刚才哭的人好像只有你,别不承认,我都看到你偷偷擦眼泪了。”
  凌柯吐了吐舌头,逗趣道,“要我学狗叫吗?”
  凌氏夫妇被女儿可爱的模样逗逗的哈哈大笑。
  三个人扫完墓。含笑着走出公墓园,在公墓园的出口,他们碰到了捧着一束花的郭玉儿。

  凌柯一见郭玉儿整个人就不好了,她把父母挡在身后问郭玉儿,“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凌云呀,不行吗?”郭玉儿挑衅地看着凌柯,一双杏仁眼似笑非笑。
  罗玉霞见对方是来看望凌云,脸上马上挤出笑意,问,“你是凌云的朋友?”
  “是的,阿姨!”郭玉儿走到罗玉霞面前,加重语气地说道,“我是跟凌云一起去屋脊山滑雪的朋友。”
  罗玉霞脸色一变,有些惊讶地看着郭玉儿。
  凌柯知道郭玉儿这是来者不善,八成又要整些妖娥子出来,她走到郭玉儿面前抬头朝旁边示意了一下,“有话我们到别的地方去说。”

  “谁有话跟你说!”郭玉儿朝凌柯翻了一记白眼。
  “但我有话跟你说。”凌柯伸手拦住郭玉儿,“我哥不喜欢你来看望他,你还是走吧!”
  凌远达在身后拉了凌柯一下,他不清楚凌柯为什么说话这么冲。她可不是这样没礼貌的小孩。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我来,我想他是巴不得我来看他吧!可惜……”郭玉儿又不一笑,“可惜他并不知道他的妹妹要跟一个害死他的男人结婚。”

  “你说什么?”罗玉霞扒开凌柯,走到郭玉儿面前问。
  郭玉儿故作惊讶,“阿姨您不知道吧,柏南修是凌云的室友,去屋脊山滑雪可是柏南修的主意!”
  “那又怎么样?”凌柯质问,“提议去什么地方滑雪有过错吗?”
  郭玉儿一惊,她没有想到凌柯被反问,是呀。提议去什么地方滑雪有什么过错!可是她来的目的并不是想说柏南修的过错,她就是想让罗玉霞知道柏南修跟凌云的死有关系。

  “有没有过错我不好说,但是柏南修不提议,凌云也不会死!”郭玉儿转过头对罗玉霞说道,“阿姨,您说是不是?”
  罗玉霞眉头紧锁,拿眼看着凌柯,“小柏是凌云的室友?”
  凌柯知道瞒不住,老实地承认了,“是的。是哥哥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我回来你为什么不说?”罗玉霞有些生气。
  凌柯看看老爸。

  凌远达连忙接话道,“是我没让凌柯说,我怕你难过!”
  罗玉霞更生气了,“你们,真是气死了我!”
  郭玉儿不失时机地继续说道,“对呀,阿姨,你还不知道吧,凌柯就是因为柏南修害死了凌云才要嫁给柏南修的。她这是报复!”
  凌柯张大了嘴,郭玉儿的想像力真他妈丰富!
  罗玉霞再次逼问凌柯,“柯儿,是这样的吗?”
  “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妈!”凌柯指着郭玉儿,“她因为喜欢柏南修所以才恶语中伤。”
  罗玉霞脸一沉,“这些我们等一下再说,我问你,关于小柏的事,你还有多少瞒着我?”

  “他们已经拿结婚证了!”郭玉儿不嫌事大的打了小报告。
  凌柯气得想上去打人!
  这下子,不仅罗玉霞的脸难看,凌远达的脸也开始难看,他们齐刷刷地看着凌柯。
  凌柯抿了抿嘴,“妈,这个可以解释。”
  罗玉霞冷哼了一声,绕开凌柯朝外走。
  凌远达指着凌柯摇了摇头,然后追着罗玉霞也朝外走去。
  凌柯愤怒地瞪着郭玉儿,“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不让你好过的意思?”
  “我得罪你了吗?如果你以为是因为我柏南修才不喜欢你,那你郭玉儿还真是可悲。这世上没有谁会因为谁喜欢或是不喜欢谁,柏南修不喜欢你,就是因为你就像现在这样让人讨厌!”
  “无所谓,讨厌又怎么样,大不了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凌柯冷哼了一声,“你以为说两句话我们就能鱼死网破了吗?这样只会让你只鱼死得快,我跟柏南修这张网是不会这么容易破的,郭玉儿,我不会让你这种人的阴谋得逞,咱们走着瞧!”
  说完,她转身追上父母,希望能及时地解释清楚。
  她相信这一切很快就能过去的,我跟柏南修彼此相爱,这就够了!
  罗玉霞一路上都不跟凌柯说话,一回家就开始质问,“凌柯,你给我老实交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妈!”凌柯耐心解释,“郭玉儿这是挑拨离间,她喜欢柏南修,整个A大都知道,她就是想拆散我们,她的话你可千万不要信!”
  “信不信由我决定,我问你,小柏是凌云的朋友,你为什么不说。”
  “是我不让!”凌远达解释,“你错过凌柯了。”
  “为什么不让?”罗玉霞反问,“你们以为我连这个都承受不住吗?你们这是在看扁我吗?”
  “不是!”凌柯急得真冒汗,“柏南修一开始就准备说的,是我担心妈妈的病情……”

  “这么说只有小柏没有看扁我,一切都是你们从中阻挠?”
  呃!
  凌柯有些接不住话了,她老妈这是想说什么呀!
  “你们以为我是老糊涂吗?”罗玉霞又冷哼了一声,“刚才那个女的说是来看凌云。穿那么艳涂个大嘴唇,这是来看死者的吗?”
  “还有,”她继续说道,“她来看凌云为什么一见面就说小柏害死了凌云,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凌云怎么死的我不知道吗?”
  凌柯嘴唇抖了抖咕了一句,“您恐怕真的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