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3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垛堞看着我的支票,笑了一下,收起来,说:“跟你做生意,唯一的好处,就是你很爽快,希望以后我们能霸占缅甸矿区,钱是赚不完的。”

  我皱起了眉头,我不理解垛堞的意思,他看着我,说:“你有钱投资,我们有人看守缅甸矿场,只要我们的手续合法,我相信,就算政府军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我知道,你害怕了在缅甸矿区的日子,但是有我们在,我希望在未来确定之后,你能够来缅甸矿区,在投资一大笔生意,最好,把整个龙肯矿都给买下来。”
  听了垛堞的话,我挠了挠头,她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站了起来,说:“我等你。。。”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就陷入了思考,对于缅甸的投资,我没有兴趣,但是矿区的投资,我兴趣很大,我一直都想自己开矿,但是之前失败的教训告诉我,我不适合作为幕前人,但是现在有垛堞为我打理缅甸矿区,她是值得我相信的,如果我真的能把所有的龙肯矿区都给买下来,那么以后我在赌石界赌石大王的名声就坐实了,未来,赌石市场上有一半的原石都是我出手的。
  只是,现在的一切,都要看未来的大选,而我现在的目的是要跟丁瑞谈那块原石的事情,在没有谈成之前,我都没有办法去分心做其他的事情。
  我在仰光住下来,货物在三天之后,到达了盈江,我给马玲打电话确认了,他告诉我货物全部都到了,现在封存在仓库里,我确定了货物到了,心里就放心了不少,我让马玲把货物封存好,现在不要急着拿出来,等我回去了,然后分批次放出来。
  我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步步的把盈江赌石市场的气氛给调动起来,但是,可能我们的公盘大会可能要推迟了,因为,这一切都取决于跟丁瑞谈判的进程。
  我看着电视里的缅甸大选投票以及读票的电视直播,虽然不是完全透明的,但是还是公开的,今天是最后的投票日期,我看着民盟的那个厉害的女人,她一个人跟军方的那么多男人斗,实在是个强悍的人,内心强大的人,不需要太多的帮手,一个人,也能战胜全世界。
  等待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可以幻想任何结果。
  但是任何幻想,都没有现实来的真实,我看着最后的结果宣布了,说的是缅甸语,我听不懂,我就说:“貌桑,谁赢了?”
  “军方。。。”貌桑平淡的说着。
  我看着貌桑有点憎恶的眼神,我就问:“你似乎不想军方赢?”
  “不想。。。”
  我笑了一下,对于他的感情,我没有办法去体会,因为,我觉得军方赢了,对我有利,一切,都会继续按照以前的路走,我的计划也不会被改变的太扭曲,突然,我看到电视上出现了暴动的画面,很多民众冲击议会大楼,我关了电视,剩下的事情,就跟我无关了。
  我打电话给丁瑞,我的时间不多,所以,我必须要跟丁瑞尽快的把那块原石的事情给敲定。
  电话通了,我说:“丁先生,大选已经结束了,一切正常。”

  “谢谢你的关心。”
  我听着丁瑞失望的说着,我知道,丁瑞可能是想军人还政的,但是现实是,他们没有能达成这件事,我说:“如果人民需要军人还政,那么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你需要做的,就是把你的经济带动好,我说的有道理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你等了这么多天,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局势,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那块原石,我们已经做了编号,准备在公盘大会上出售的,但是军方现在胜利了,他们还会继续打仗,肃清反叛军,所以公盘什么时候开启,很难说,有可能是明年,后年,也有可能跟上次一样,尘封十年,所以,我决定跟你谈谈。”丁瑞说。
  我听着,很兴奋,我说:“好,我在仰光酒店等你。”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站起来,看着外面明亮的阳光,事情,都在朝着我预期的方向在发展,一切,看上去对我都很有利,但是,我不会掉以轻心,我要劝服丁瑞把原石送到盈江去,但是该怎么说呢?

  我走来走去,缅甸公盘占时是不可能开启了,那么如果我们把盈江的公盘开启之后,邀请缅甸这一方的人去,不知道丁瑞会不会同意,合作才会共赢,我捏着手机,对,合作才能共赢,我相信,他会这么选择的。
  晚上,我在酒店等到了丁瑞,他的到来,很简单,我在餐厅跟他见面,我们很简单的,点了一杯茶,对于大选的事情,我也没有多说一个字,毕竟,那跟我没关系。
  “丁先生,我在盈江,开创了一个新的赌石基地,现在规模已经很大了,下一步呢,我将举行一个公盘大会,我希望能够邀请你去。”我说。
  丁瑞皱起了眉头,思考了一会,说:“我并不希望你们办什么公盘大会,我也不希望出席什么公盘大会,上次去广东,是因为要学习那里的工厂生产模式,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我笑了一下,我说:“走出去,才能赢,整个圈子很大,如果缅甸真的是一片和平盛世,你们把源头垄断,那么你们的产业必然会很兴盛,但是现在并不是如此,所以你们如果在固步自封,搞什么饥饿营销,虽然能赚一些钱,但是对于整个行业都是不利的。”
  丁瑞摇了摇头,并没有同意我的说法,他说:“那块原石,总重量,二十一吨,是木那老坑的料子,商务部定了价格,五亿美元的底价,我的要求,还是跟上次一样,我希望没有建造完成的工厂他既能继续建设下去,没有搭建起来的流水线,他能够继续搭建下去,当然,原石,还是继续在缅甸完成切割销售。”
  丁瑞很强势,我本来想说一些事情,说一些道理,让他同意把原石卖出去,但是后来我一想,算了,就如垛堞说的那样,如果他们缺钱,我们就是财神,该让步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我,所以我直接就站起来了,我说:“那好,丁先生,祝你好运,希望他能找一个合适的主人。”
  我伸出手,丁瑞疑惑的站起来,跟我握手,他问:“邵先生,是要放弃吗?你毕竟已经等了这么久。”

  我笑了笑,我说:“我是等了这么久,但是,我的目的是来买原石,而不是跟你谈什么附加条件,我本来是打算将这块原石作为公盘的点睛之笔,来推动翡翠行业,但是,丁先生做生意一定要有那么多附加条件,我觉得这很过分,对于这块原石,有或是没有,我都不在意,在内地,大原石多的是,比如亚洲一号,只要我花钱,就能买到,我要的,只是一个噱头而已,丁先生告辞。”
  我说完就要走,但是丁瑞抓着我的手不放,他说:“如果我坚持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