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3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前缅甸人对于翡翠的认识就并不多,他们只知道这是中国人喜欢的石头,至于价值,也是中国人定价的,当有一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国宝被中国人高价卖出去他们只能得到一丁点微薄的收入的时候,他们才开始保护翡翠,研究翡翠,但是这个时候又打仗了,战争让物价变得变态起来,所以他们又没办法知道翡翠的具体价值了。
  不过现在的政府军一直在从中国人手里把翡翠的价值控制权给夺回来,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实现了,因为内地的翡翠特别是高档的翡翠,很快就会消耗完了,这场贸易的战争想要赢,就得铤而走险!
  我用水槽里的水润了石头,打灯开了一眼,没有什么色的表现,也没有什么雾,但是很透,手电打上去,有大范围的荧光,这块料子的底子一定很干净,虽然我不敢百分百的判定这块料子,但是最起码知道,这块料子的种水应该是没问题的。
  南奇敞口的原石我见的也不多,但是所见的南奇敞口种出的翡翠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肉质特别清澈干净,给人一种大海蓝天的感觉,这个敞口,就是以出蓝水料著名的。
  蓝水料也是非常贵的,特别是蓝水的关公牌子,那透彻带蓝的海水一样的底子,打成牌子,给人一眼看上去就是带了一汪海水在身上一样。
  机器响动,钻头磨在石头上,很硬,磨了很久才见口子,这说明种很老,我按了一会,手都有点酸,说实在的,开料子,就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体力活,你不做你不知道,你自己做的时候你才知道这其中的辛苦。

  我耐着性子开始开窗,开的很深,过了十几分钟,我在原石上开了一个食指长短粗细的口子,很大,我冲掉上面的淤泥,我一看,有了,蓝汪汪的一片,种水非常好,肉质一看就起胶了,光是从外表看,你就能看到料子里面没有任何杂质,连棉都没有,这就是蓝水料。
  我打灯看了一下,很透,光泽度非常的好,非常的头,高冰的蓝水料,无棉无杂质,品相好,镯子有的,这样的料子,是按公斤算的,市场价得有三十万一公斤左右,一块八十高的牌子,就得十万块了,这块料子,不知道能打多少牌子。
  “好像是大涨了,这块料子,得多少钱?”垛堞问我。
  我只是开了个小窗,具体的还得看料子的肉质有多少,我没有回答垛堞,而是把料子给翻过来,在背后又开了个窗,两面开窗,我要看看,是不是满肉,如果是满肉的话,这块七公斤左右的料子,三百万跑不了,这就是南奇的料子,出货非常高,只要出货,就会给人惊喜。
  当然,我运气好,捡到了这块料子,当然了,这也只能说明,这些料子真的是老坑的料子,是十年前挖出来的,那时候的料子,也确实比现在的料子要好很多,这么一批料子,我不说有一半料子能开出来高料,就是只有三分之一,我也是大赚特赚的,但是我现在不单单还是要开料子赚钱,更重要的,我是要把这些好料子带回去,给被人赚钱,我以前收获了财富,我现在不但要收获财富,我还要收获名声。

  我在背后开窗,这次开的很大,非常大,没有章法,就是把一个口子给无限扩大,等于是剥皮了,我弄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背面的皮给扒掉,真的很累,我的手指头都在抖,因为开窗的时候,你得捏着料子,不熟悉的人拿捏的劲就大了,手指头很容易就伤了。
  我把料子上的灰烬给冲掉,看了一眼,满料,背面跟正面是一样的,都是蓝水的,高冰的料子,这种料子起货高,抛光效果好,没有任何杂质,是快满料,三百万跑不了。
  我把料子放下来,我跟垛堞说:“料子的成色不错,这里的料子我都要了,你跟他们说价钱吧。”
  听到了我的话,垛堞就跟那个克钦人去商谈,我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就把貌桑叫来了,我问貌桑:“他们说了什么?”
  “那个克钦人要两亿,那个女人说最多一亿,他们好像在谈价钱。”貌桑说。
  听到了貌桑的话,我看着垛堞,有点意外,她居然帮我杀价,两亿直接杀一半,过来一会,垛堞说:“走吧,不买了。”
  我听着有点意外,我看着那个克钦人很着急,我也没有多说,转身就跟垛堞走,过了一会,我们都走出去了,那个克钦人追出来,跟垛堞叫了一会,垛堞就停下脚步,回去跟他继续谈。
  貌桑过来说:“他们要一亿五千万,这是最后的底线,否则,这桩生意就黄了。”
  我点了点头,我没有说话,十吨料子,一亿五千万,如果是大莫边那种料子,白送给我我都不要,但是这是南奇场口的料子,而且是老坑的,这个场口是小厂口之中最好的,我开了一块,七公斤,三百万,我觉得一亿五千万是可以拿下的。”

  过了一会,我看垛堞跟他握手,我知道交易就达成了,垛堞走过来,说:“一亿五千万,我已经跟他谈好了,我帮你争取到了不少的福利,他们同意货到付款。”
  我听着,就很意外,我说:“他们居然相信我?”
  “当然,你的名声值一亿五千万,你说,你这个翡翠大王级别的人物,在缅甸有那么高的名声,如果你买货,人家把货送到了,但是你不给钱,以后你要不要在缅甸混了呢?他们认为你的名声值那么多钱。”垛堞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的名声确实很值钱,但是也很危险,如果他们故意要陷害我的话,那么我就死定了,我说:“我只能给他们口头上的承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约定,让他们给我一个账户,货到,我绝对打钱。”

  垛堞说:“可以,放心吧,现在你是他们的财神爷,你不知道,现在他们没了矿区,所有的克钦人都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们要去占领红树林,就要打仗,就要枪,现在只要有人愿意给他们钱,他们就愿意交易。”
  我听了之后,就走过去,伸出手,那个首领一样的人物也伸手跟我握手,他很有力,我没有说什么,反正也听不懂,所以,握手,是最好的表达我的心情的方式。
  料子如果真的能安全的到达盈江,那么,我就要起飞了,名利双收!
  人在需要钱的时候,什么都愿意出让,什么都愿意退让,这些克钦人,为了得到钱,连货到付款的方式都愿意接受,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我在缅甸的名声有关,毕竟,我在缅甸翡翠界,也是极为有名的人物。
  他们跟我说,会用改装车来将这十吨的货物运送到盈江,他们的改装车都是将地盘改装,伪装成运送棉花的货车,从缅甸进入内地,现在是缅甸大选的时刻,所以很多的丨警丨察与兵力都集中到了仰光,这个时候,是他们出车的最好时机,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愿意冒这个险的原因。
  生意谈成了,我很高兴,我跟垛堞回到仰光,我们坐在仰光酒店喝下午茶,对于垛堞帮我做的事情,我很感激,毕竟,这个时候我需要保障,在未来局势没有定之前,我需要给自己买一份保险,万一民盟胜利了,军人不在当政,那么未来的原石控制政策,一定会想当的严格,那么到时候,我的策略都会受到影响。
  我拿出支票,给垛堞写了两千万的支票,我推到她的面前,我说:“你应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