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3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海舔着嘴唇,说:“要是我,我在干掉张奇的时候,就应该乘胜追击,直接干掉你,但是光哥说给你一次机会,毕竟,你对马帮有很大的功劳啊,但是你找死啊,你他妈居然去盈江,让马玲那个贱人把持着赌石场,那他妈是公司的,你这个小杂碎居然还想着翻身呢,所以对不起咯,光哥就要要你的命了,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阿海的话,让我心里有点惊讶,原来是马玲那边出了问题,也对,田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我留翻身的余地呢?我一直让马玲把店给关了,田光的东西都给她,但是她不停,现在好了,成了重要的导火索,成为了田光要杀我的借口。
  我本来是要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在跟田光对垒的,但是现在看来,要提前了!
  “邵飞,我调查过了,你这里只有几十个老弱病残,我带来六十个人,十把枪,你要是不想死的太难看,就自己过来吧,我他妈一刀捅死你,让你死的痛快一点。”阿海咬着牙说。
  我听着他的语气,我知道,他是恨我的,而且非常的恨,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恨不得我现在就死了,我笑着说:“我觉得,田光是想我活着回去见他。”
  “但是我不想啊,你还是死了的好,哼,我来抓你,你这种大人物,怎么可能不反抗呢,在乱中,我开枪打死了你,我想光哥也不会怪我什么的吧?”阿海冷笑着说。
  我咬着嘴唇,他大笑着看着我,这种人,真的是不足挂齿,小聪明是有的,但是能力不足,什么叫几十个老弱病残?哼,不要小看老弱病残,诸葛亮还用三千老弱残兵赶走了司马懿呢,而我手里的人,何况还不是老弱病残。
  我看着对面上有了影子,楼上的灯亮了了,一个个人影投射下来,所有的人,不经意间,都朝着楼上看过去,我没有看,我知道,貌桑应该是准备好了。
  突然,枪声响了,响的是那么不经意,响的是那么突然,响的是那么一连串,那噗噗噗的声音在空中不断的爆发着,很悦耳,这个世界上如果有比赌石切割的声音还悦耳的,那就是现在的枪声。

  我听着那枪声,看着雨中的阿海,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的他措手不及,他慌乱的趴在地上,我看着对面的十几辆汽车,被子丨弹丨打的车胎爆了,窗户玻璃全部都炸开了,所有的人都趴在地上,哀嚎着,颤抖着,在雨中想要寻求一个庇护的场所,但是,他们刚跑,就趴下了,雨水顺着他们的身体流淌在地上,把肮脏的雨水染的猩红。
  我看着那些趴着想要寻找庇护的人,很快后背就多了很多艺术性的血花,然后彻底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孩子,用力猛了些。。。”
  对于貌桑,我只能这么说,年纪太小,没轻没重,对方还没有开打,他就火力全开了,如果子丨弹丨用完了,这该怎么办?我看着地上的弹壳,像是下雨一样落在我的脚下,赵奎给我打了把伞,然后就静静的跟我站在雨地里,看着那腥风血雨,有时候,暴力也是一种美学,但是我永远都不想这种事发生,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赚钱。。。
  雨还在下,火舌还在烧,我看的有些厌烦了,对面已经没了动静,我看了看时间,一分钟,连一分钟都没有撑到,阿海就趴下了,哎,这个人啊,在光哥身边,我觉得让我很担心啊,说是酒囊饭袋也不为过吧,所以,我就不杀阿海了。

  “貌桑,好了,停手吧。”
  我对着楼上喊了一句,很快枪火就停了,我听着几句缅甸语的叫骂声之后,就笑了一下,对面有点惨,地上都是人,车都被打成了筛子,不过我也没有心疼,都是进入缅甸之后,从缅甸租来的破旧的上世纪的车,我咬着嘴唇,火药的味道,在空中弥漫着,很好闻。。。
  貌桑下来了,说:“老板,我还有很多呢,阿爸之前买了一大批军火,准备跟齐老板对战的,但是没想到阿爸死了,现在有了大用处。”
  我笑了笑,我说:“去看看,有活口,就拉过来吧,别在杀人了。”
  貌桑嘿嘿笑着,就带着人过去,我看着他们手里都端着俄式的武器,很先进了,看来之前的坤桑老板,是花了大价钱要跟我一起斗齐老板的,但是可惜,他永远都想不到齐老板那么狠,在帕敢就杀了他。

  “飞哥,收了一个不错的小子,这小子,真他妈狠啊。”赵奎笑着说。
  我笑了笑,貌桑确实不错,但是稚嫩了点,也太实在了,对付阿海这种人,只有十把土枪的人,能这么干嘛?所谓的大炮打麻雀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刺激。。。
  仓库里的料子,很多,大块的也有,小块的也不少,而且看着上面的灰尘,应该是存放有一段时间了,我心里觉得克钦人真的很聪明,因为他们把仓库租借在曼德勒这样一个缅甸政府军官方控制的地方,这并不危险,而且很实用。
  谁会想到他们会把仓库放在这里呢?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用的很好。
  我蹲下来看石头,皮壳上都是灰,我拿起来一块,掂量了一下,七公斤左右,很沉,垛堞蹲下来说:“这都是老坑的料子,在这里存了大概有十几年了。”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怎么会这么长时间?”
  “克钦人以前是控制帕敢矿区的,他们采购的料子,也是直接偷渡到内地卖,但是你知道的,路上很严,所以料子想要过去很难,只能一点点的小批量的送,以至于新的料子出来了,老的料子还堆在仓库里,所以,这就造成了,新料子卖不完,老料子就堆积,现在他们的控制权被政府军给没收了,所以,他们的货就越来越少了,这些十几年前的老坑料子,都出来了。”垛堞说。
  我点了点头,看样子,今天我是捡到便宜了,这些都是老坑的料子,十年前的料子,绝对要比现在的料子好,现在的翡翠是越挖,越垃圾,好料子是越来越少。
  我说:“开两块看看。。。”
  垛堞走过去,跟那个克钦人说话,很快,他们就拿来了开窗的工具,但是现在也只能我自己一个人开窗了,张奇不在,所以,这些体力活,只能我亲力亲为了,对于张奇以后还能不能帮我开料子,我心里没谱!
  我看着皮壳,会皮壳,很干净,皮紧,有点像是莫西沙的灰皮料,但是我看着皮壳的脱沙情况,我知道,这绝对不是莫西沙的料子,我看着皮壳,给人感觉是想莫西沙的水皮,又有点像后江的水翻沙皮壳,其实都不是,这个是一个很特别的敞口!
  我打灯看了一下,我更加确定这个敞口是我想的那个敞口,应该是南奇的场口,这是一个很著名的小厂口的料子,小场区位于大马坎场区的南部,恩多湖左侧,有三层矿石,第一层黄沙皮、第二层黄红沙皮、第三层灰乌砂皮。
  这就是灰乌沙皮的料子,而且皮紧,脱沙的感觉,让人摸着感觉很舒服。
  南奇的料子我很少赌,因为不多见,但是,我知道南奇的料子很好,都是出高货的好料子,尤其是蓝水料,看来,这次我是真的捡到宝了。

  我打开机器,接了水槽,我看着那几个克钦人走了过来,很稀奇的看我,或许他们不知道怎么赌石,你别看他们仓库里面有这么多原石,但是他们没有一个懂翡翠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把这些石头丢在这里十几年都不开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