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2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我让看着矮子,你有没有打听到什么?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没有?或者有秘密的联系什么人之类的?”
  垛堞沉默了一会,说:“我在他身边安插了两个重要的眼线,有一个人告诉我,他最近见了一个瘸子。。。”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知道是谁,是老刘,他们两个,看样子是要勾结在一起了。
  “但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垛堞说。
  我点了点头,她就说:“我的人说,矮子带着那个瘸子去见了一个人,神神秘秘的,那个瘸子去的时候是好好的去的,但是回来的时候,断了一根手指,而且,我听我的人说,矮子好像也被揍了一顿。”
  我听到垛堞的话,心里猛然一紧,我草,他们见的人是谁?
  他们见的人是谁?

  周老大?
  我坐在车里,嘴角不停的抽搐着,难道,所有的事情都要逆转吗?
  如果他们见的人,真的是周老大,那我还真是替周老大养了一只好狗,哼,有意思,周老大真的来了一手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让五爷假死,干掉了他,现在他又用假死躲过了我的追杀,而且现在还要回来了。
  看着窗户外面的仰光,又停电了,但是那淡淡的佛光,让人很舒服,没有使得黑夜显得那么孤寂,但是又不显得那么虚荣。
  我伸手摸着我的口袋,但是摸了几下,才想到,我已经戒烟了,不应该在抽烟了,只是,现在我的心情有点烦闷,周老大如果没有死,那么现在他应该在哪里,又什么时候会回来?
  所有的一切,都显得让我那么焦心,我本来以为,我现在可以轻松一点了,赚了那么多钱,摆平了那么多麻烦,我应该轻松一点了,但是现实呢?
  现实中,我总是麻烦不断,连一丁点喘息的空间都没哟,这条路,走进来容易,但是,想退出,就很难了,田光深深的知道这点,所以,他永远都是一条路走到黑。
  我在思考,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看着外面,黑暗的世界,总是让人感觉恐惧。。。
  “去见花花吧。”我说。
  赵奎点了点头,就调转了车头,花花还在我手里,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渐渐浮出水面,有些事情,我需要去找花花谈谈了,虽然她可能知道的不多,但是至少,比我知道的多。
  车子开到了仰光郊区,仰光的郊区还是挺穷的,但是那里的城市都一样,有富裕的地方,也有贫穷的地方,赵奎带着我,到了一栋居民楼面前,说:“飞哥,这是我安排的,我把这栋楼买下来了,坤桑老板的人都在这里。”

  我听着有点意外,我说:“你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不知道?”
  “之前坤桑老板死了,你让我联系他的家人,每个月都会给他们一笔生活费,坤桑的家人很感激,他有四十多个人,都没饭吃,我就让他们来看守花花了,毕竟太子的人,我还是不放心。”赵奎说。
  对于赵奎的话,我就摇头,我说:“太子可以放心,现在,他离不开我。”
  “那以后呢?有些事情,不用他知道的,就不用知道,田光就是个好例子,飞哥你总是把心放的很大,愿意相信别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有些事情,你不防备,我们这些做兄弟的,只能为你防备了。”赵奎说。
  我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赵奎虽然看上去像是个傻大个,但是心思也很细腻,对于坤桑老板,我心里是很感激的,他因为我而死,能照顾到他的家人,我也算是尽一点绵薄之力了。

  我们上了居民楼,在门口,看到了几个黝黑的缅甸人,他们见了我,都过来说:“老板来了,好久不见。”
  我笑了笑,这个人我面熟,但是叫不起来了名字,赵奎说:“他是坤桑老板的小儿子,叫貌桑,他大哥跟几个坤桑老板的得力助手都在上次的时间中去世了。”
  我点了点头,伸出手跟他握手,貌是缅甸年轻人的称呼,是小弟弟的意思,我看着还很年轻,十几岁的样子,还很稚嫩,长的也不算高,但是有坤桑老板的气质。
  “老板谢谢你对我们一家人的照顾,我阿妈说,要我尽心尽力的为你做事,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尽管吩咐我。”貌桑认真的说。
  他的中文并不算熟练,只能说是为了交流刻意学的,我点了点头,我看着他背后隆起的一角,应该是枪,坤桑老板本来就是道上的人物,有自己的私人武装,他的儿子也不差,才十八九岁,就已经能出来单打独斗了,算是虎父无犬子吧。
  他身后的人打开门,我们走了进去,赵奎说:“坤桑老板死后,我就安排他们在这里了,这栋楼有九成,花了九千多万,他们一家带上手下,有六十多个人都住在这里。”

  “九千万?”我看着赵奎,他龇牙笑着说:“缅币。。。”
  我点了点头,九千万缅币并不算多,买这栋废楼也不算是贵,我坐下来,赵奎跟貌桑说了一些什么,他就去办事了,过了一会,貌桑带着花花进来,我看着花花,她还是那么前卫,虽然头发长了一些,他扎了马尾,那张前卫的脸,变得有点稚嫩,或许,这才是她以前应该有的样貌,毕竟,他比我还笑一点。
  我怕拍沙发,她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说:“有烟吗?”
  我摸了摸口袋,但是又想起来,我戒了,我看着赵奎,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包缅烟交给我,我说:“你去吧。”
  赵奎点了点头,带着他们就出去了,我抽出来一只,交给花花,他叼在嘴里,看着我,说:“火。。。”
  我摸了一下,找到打火机,虽然不抽烟了,但是打火机却是经常带在身上,算是欺骗一下自己吧,我给她点着了,她抽了一口,像是非常的享受一样,放松的靠在沙发上,我看着他,我说:“很久没抽了吗?”
  “你走之后,就没抽了,这段时间,我在这里,跟哪些人一起住,很平淡,但是挺开心的,你知道吗?我从小,四五岁就跟我爸爸一起宰肥羊,那时候他就教我骗人,骗了钱,然后东躲西藏的,稳定了之后,就跟着她去赌钱,然后看着他把所有赢来的钱都输掉,然后在到另外一个地方骗钱,周而复始。。。”花花吞云吐雾的说着。
  我看着她,我问:“你恨你你爸爸吗?”
  “哼,没什么好恨的,这就是命,老天给我这个命,我只能接受,他吧,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你看他那个样子,哼,就是一个赌徒加骗子,所有的一切外表,都是装出来的,外界都以为他是周老大的得力助手,而周老大也表现的他很重要一样,但是其实呢,他毫无用处,骗,赌,骗,赌,能有什么用?就是个废人。”花花说。
  我看着她,我说:“你好像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强势与拥有攻击性了。”
  花花突然翻身骑在我身上,她阴险的看着我,说:“记住,我是个骗子,不要相信我,我的任何性格改变,也只是为了骗别人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