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2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垛堞走到橱柜前,打开一瓶龙舌兰,然后给我倒了一杯,走到我面前,说:“恭喜你,除掉了魏敏,可惜,老杂毛也死了,我们的利益链,断掉了一环,需要补齐,很难。”
  我喝了一口酒,很烈,我坐下来,我说:“哼,如果你们高密的时候,能精确一点,说不定,就是我死了,那时候,魏敏活下来,你们的利益链就能完整了。”
  听到我的话,垛堞走到我面前,看着我,说:“告密?你说我?”
  我看着垛堞,她似乎很无辜的样子,一脸的知情,我一把抓着垛堞的手,猛然一拉,将她拉到我的怀里,然后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垛堞有点慌乱,推了我一下,想要站起来,脸色也很难看,显然她很抗拒。
  但是我死死的抓着垛堞,喝了一口酒,我说:“不是你吗?那是谁?”
  “哼,你怀疑我?我有什么理由要去告密?他拿了我的利益,我还要去讨好他吗?一个只知道进,不知道出的贪婪的吸血鬼,你觉得,我会跟他合作吗?”垛堞愤怒的说。
  我没有理会垛堞,大口大口的喝酒,把杯子里的酒都喝掉,那辣心的滋味,真的让人烧的难受,但是很过瘾,垛堞想要站起来,但是我猛然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我狠狠的说:“那你要怎么证明你的清白?”

  垛堞看着我,说:“你无理取闹,放开我。”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穿成这样,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吗?哼,现在又要我放开你?门都没有。”
  “不,不是这样的,你应该对我斯文一点,你不能强迫我,你要我自己接受。。。”
  垛堞愤怒的说着,我摇了摇头,我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斯文的人,你知道的。。。”
  我猛然撕扯掉他的衣衫,垛堞想要躲,但是我抓着她的双手,死命的按着,她想要挣扎,但是占据上位的我,已经占据了所有的优势,垛堞没有挣扎开的可能,我说:“今天,我要跟你做个了结,如果你反抗,那么,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合作可言了。”

  垛堞瞪着我,但是随后闭上眼睛,一副任由我处置的样子,我亲吻过去,垛堞嘴里发出难受的抗拒声音,我没有放手,他没有反抗,虽然她觉得很恶心,但是依旧没有反抗,我觉得很惊讶,她是在忍受,并不是要改变自己的取向,我对他做的,就像是我在强迫一个男人跟我做一样。
  我的心里也觉得毛毛的,那种感觉,并不是因为垛堞是个女人,我就觉得对他做那种事顺利应当,而是在心里,我也有抗拒的心里,就如他说的一样,在本质上,她是一个男人。
  我强迫我自己去跟她有个了断,我撕扯她的衣服,强迫我自己去掠夺,去占有,但是,我内心产生了那种阴影之后,到了一定地步,我就放弃了,我坐起来,看着垛堞,他咬着牙关,一动不动,我咽了口唾沫,我说:“你证明了。。。”
  垛堞睁开眼,坐起来,看着我,她也不在乎自己暴露的身体,或许,在他眼里,我跟他一样,都是男人的身体吧,虽然她的身体是女人,但是实际上,她是个男人,所以,我怎么都下不了口。。。
  我看着垛堞,突然,她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打的我脸火辣辣的,她打完就笑着看着我,说:“我感觉到你难受的心情了,你是不是觉得很恶心?”
  我苦笑起来,我说:“对,其实,你他妈就是个男人,只是长了一副女人的身体而已,我。。。也是没办法接受的。”
  垛堞又给了我一巴掌,说:“我也是一样,我也觉得你恶心,这一巴掌是讨回公道的。”
  我笑了起来,没有说什么,我说:“给我倒杯酒,我觉得,我们还是说点正经事比较好。”
  听了我的话,垛堞就站起来,给我倒酒,她自己也倒了一杯,我看着她大口喝酒的样子,真的,对她的任何幻想都破灭了,脑子里乱的一塌糊涂。
  垛堞把酒端给我,我说:“要大选了,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不管是军人当家,还是文人当家,我开我的矿,他们做他们的事,我赚钱,他们也赚钱,这样就行了,现在老杂毛死了,魏敏也死了,我顶多赚钱的时候,辛苦一点罢了。”垛堞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什么时候能开工?”
  “下个月雨季就要结束了,一结束,我就会开工。”垛堞说。
  我喝了一口酒,我说:“我的矿区,好像有全新的排水设备吧,能不能提前开工。”
  垛堞意外的看着我,问我:“为什么?”

  “我有我的计划,我需要足够的原石储备,你懂我的意思吗?”我说。
  垛堞笑了笑,说:“你好像忘了,你没有矿区的股份了。”
  我看着垛堞,无奈的喝了一口酒,说的也对,我的矿区,已经全部给别人了,我是为了抽身,但是现在也有点后悔,只是我不愿意在要回来,因为,这里确实不是好地方。
  “虽然你有全新的排水设备,但是,龙肯矿区的料子并不好,上次给你的料子,听说全部都铺路了,要是好料子,还是老坑的好,可惜,魏敏那个杂碎,坏了我们所有的事,让我们也白忙一场。”垛堞愤恨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需要货,而且是好货,但是现在得不到,垛堞看着我,就说:“想跟跟克钦人合作吗?他们手里有上等好的原石,上次的好几吨料子都是他们买走的,还有,他们这些年,也囤积了不少的料子,现在他们正想出手。”

  我皱起了眉头,跟克钦人合作,我觉得不妥,因为一脚踏两船实在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克钦人手里有好料子,是肯定的,现在缅甸要大选,所以缅甸在对于这些反叛军的控制,可能会相对较弱一点。
  我喝了一口酒,我问:“安全吗?”
  “你忘了,我是什么人?我也是克钦人,如果你了解一点历史的话,我们克钦人是你们内地人,在克钦,我们被称为华夏遗民,克钦人从来不打内地人,所以只要不被政府军抓到,就没有任何问题,我可以帮你联系,但是要给我十分之一的交易费。”垛堞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你想做洛斐?”
  “我只是想赚钱,合作不合作,你自己决定,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垛堞说。
  我考虑一下,现在我必须要铤而走险,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加快进程,因为,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我说:“可以,帮我联系吧,要克钦人拿好料子,我会当场开货的,如果赌的一批全部都是垃圾料子,我也没有兴趣,价格无所谓,最好大料子多一些。”
  垛堞点了点头,说:“原石是克钦人唯一的收入,被政府军断了之后,他们的存货都会拿出来的,放心吧。”

  我点了点头,站起来,没有要留的必要,但是我突然想起来矮子的事情,垛堞我可以放心了,她并不是叛徒,她为了跟我合作,连床都愿意跟我上,所以我也没有怀疑她的必要,毕竟,如果她要是个女人,我会怀疑她,但是她是个喜欢女人的女人,这种妥协,是很难的,不是真心的,实在是无法改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