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6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中午跟马建新就喝了不少酒,晚上又陪着董雅洁喝了大半瓶的红酒,这时候要是被抓着,百分百的算醉驾,可路已经走了一半,掉头肯定来不及,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开,想着自己的车外表挺唬人的,能让交警放过也说不定。
  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的交警都只会恃强凌弱。他的车刚刚离得近了些,就有一位丨警丨察冲他招手,让他靠边停车。
  无奈,他只能打上转向灯,一边靠边儿,一边琢磨着该打电话给谁摆平这事儿。可手机刚刚掏出来,他就看清了那丨警丨察的样子,不由一愣,然后便咧嘴笑了起来。
  丨警丨察敲了敲他的车窗,等窗户降下来,就冷冰冰的说:“这位同志,请出示一下你的驾照和身份证。”
  萧晋不动,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盯着人家看。
  “听不懂人话吗?把驾照和身份证拿出来!”丨警丨察不耐烦的提高了一些声音。
  萧晋撇撇嘴,把驾照掏出来,说:“看来,你一点都不想我。”
  “我为什么要想你?”丨警丨察红着脸夺过他手里的驾照,“还有身份证!”

  萧晋挑起眉,“不是吧?!你又不是不认识我。”
  丨警丨察表情一丝不苟:“请你配合我的工作。”
  萧晋无奈苦笑一声,干脆熄火开门下车,掏出身份证递过去,说:“尊敬的田大警官,多日不见,我甚是想你。”
  那丨警丨察正是田新桐,闻言原本被寒风吹的红扑扑的小脸越发的红了,娇俏的白他一眼,把他的身份证在手里的仪器上刷了一下,也不看就递还给他,声音也柔和下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傍晚,”萧晋收起证件,回答说,“这不刚吃完饭,正打算回家。”
  “这次待几天?”
  “不确定,断则两三天,长则四五天,主要是因为小柔不在,村里的孩子没人替我教了。”

  “那……”田新桐咬了咬嘴唇,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哪天有时间再陪我去吃一次火锅吧!我想张伯那里的羊肉片了。”
  萧晋想了想,说:“后天晚上行不行?中午时间太短了,还是晚上宽裕一些。”
  田新桐瞧着他:“只是吃顿饭而已,要那么多的时间干嘛?”
  “吃完了可以看场电影,或者去开……”说到这里,他故意拖长了音,果然就见女孩儿的眼睛眯起,里面寒光闪烁,便改口道:“开……开车兜兜风嘛!”

  田新桐笑了,骂道:“神经病,大冬天的,你还嫌风不够冷,是吗?”
  “诶?说到冷,你民警干的好好的,什么时候调交警部门了?这大晚上的还得在外面查车,多遭罪呀!”
  “没,我的单位还在那个派出所。”田新桐回答说,“这不快到年底了嘛!治安事件比较集中,而且应酬酒驾的也多,交警部门人手不够,所以就临时调我们过来帮帮忙,每年都是这样,这是惯例。另外,最近龙朔……”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就住了嘴。
  萧晋就笑:“咋了?你身上还有什么秘密任务不成?”
  田新桐想了想,扭头看看不远处的同事,就压低声音道:“上面有交代,为了避免群众恐慌,所以不准往外说。不过,这事儿跟你有一点关系,告诉你也不算是违反纪律。”

  萧晋诧异极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我最近啥坏事儿都没干呀!这么大的阵仗,咋还扯上我了呢?”
  “坏事儿做多了,做贼心虚了吧?!”田新桐好笑的白他一眼,又安慰道:“别担心,事情只是跟你有关系,但想来应该不会扯到你的身上。”
  “想来?应该?”萧晋做出一副恐慌的样子,一把握住她的小手,可怜巴巴的说,“这俩词儿都太没谱了,桐桐,你赶紧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被向来都鼻孔朝天的家伙依赖了,田新桐心里说不出的得意,仰起小下巴,撇嘴道:“瞧你那点儿出息,事情本来就很难牵扯到你,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现在才跟你说?”
  “行行行,我没出息,尊敬的田大警官,好桐桐,姑奶奶,你就别吊我了成不?”
  田新桐扑哧一笑,这才解释说:“还记得那个在囚龙村被你抓到的梁志宏和梁喜春夫妻俩吗?梁喜春到案后就供出了一个暗藏岭南多年的人口贩卖组织。
  根据她交代的情况,咱们龙朔警方与岭南警方合作,一举捣毁了那个犯罪团伙,只是很可惜,团伙的头目不知所踪,至今都没能抓到,只是控制了他的家人。
  上个月,岭南负责这个案子的一位市局领导被人在家中残忍杀害,凶手手法十分专业。
  据我们分析,很可能是那个潜逃的头目雇佣了职业杀手来报仇,而且,由于案子的侦破源于龙朔警方,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因此,我们才会加班加点的筛查车辆和可疑外来人等。”

  听到这里,萧晋的眉头已经拧在了一起。警方不知道,但他非常清楚,那个所谓的头目张德本,估计这会儿正在地府熬刑呢,怎么可能会雇佣杀手复仇?再说了,就算他牛逼到可以还魂,这仇,也该是找他萧晋来报呀!
  这事儿太蹊跷了,别不是那位岭南领导别的仇家复仇,被警方给误会了吧?!
  田新桐见他眉头紧锁,还以为他很担心,就又柔声宽慰道:“你也别想太多,这件事要追溯到你的身上,得拐好几个弯呢!再说了,知道整件事来龙去脉的人本就没有几个,我们的搜查又这么严密,那个杀手躲还来不及呢,哪还有精力去调查事情的前因后果?”
  “能确定那位岭南领导的死跟这件案子有关吗?”萧晋问。
  田新桐摇头:“凶手什么信息都没有留下,但是,那位领导不是从刑警序列升上去的,半辈子抓的最多的也就是些偷鸡摸狗的小贼,根本不可能跟什么人结下如此的深仇大恨。

  要知道,职业杀手可不是那些道儿上万把块就替人卸胳膊卸腿的二愣子,一般人是很难接触到的。”
  听她这么一说,萧晋的眉头皱的就更紧了。因为看上去这事儿似乎还真有很大的可能是那件案子的后遗症,只是,张德本已经死了,他的家人也被抓住了,又是谁雇佣的杀手呢?
  “怎么?你不会真的在害怕吧?!”田新桐的声音再次响起,“平时看你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情不爽都敢去派出所发泄,咋的?这一碰上职业杀手就蔫儿了?感情你也是个只会捡软柿子捏的家伙嘛!”
  “是啊是啊!”萧晋一本正经的猛点头,“人家现在好怕怕,晚上都不敢一个人睡了,桐桐,你是人民丨警丨察,现在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你可要负起责任来啊!要不……这几天你就跟我一起住吧,贴身保护我!”
  田新桐翻个白眼:“还是算了吧!姑奶奶怕在杀手出现之前就忍不住先弄死你!”
  日期:2017-08-25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