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7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老不高兴了,“他们怎么可以乱来?这样很不利于你的成长。你将来是要主政的,必须在一个工作岗位上,呆了几年,多磨练出经验来,这样才能对你有一定的帮助。进入仕途,并不是一定要爬得多高,权力有多大。关健还得为民办事,正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在长宁县,如此处心积虑为当地教育事业做工贡,我是非常高兴的。现在我看到那些满嘴里跑火车的官员就烦,不务正业,一门心思钻研吹牛拍马之术。”

  老马在旁边听了,暗暗心惊,难道这位年轻人,是张老的外孙郎?
  他看看顾秋,又看看左晓静。
  妹子倒是一名好妹子,长得清新脱俗,尤其是那两只眼睛,圆溜溜的,太可爱了。
  她这头短发也挺有意思,与她这性格完全相符。

  他就在心里想,应该是这样了,错不了。
  要知道张老以前是从来都不干涉这种事的,现在他对政治和官场上的事,如此关心,分明就是想栽培这位年轻人。
  于是他就试探着问,“老校长,您看我们学校这事,能使得上劲不?”
  张老道:“这事得先把那些贪赃枉法的家伙揪出来,万一到上面到了资金,又落入他们的口袋,你再怎么折腾也是白搭。”
  老马有些尴尬,“那人早就升上去,进了县政府班子,再有半年就要退休了。”
  张老很生气,“退休了就不追究了吗?人家杀人犯,躲的时间再长,也要挖出来。”他就看着顾秋,“你不是监察室副主任吗?这件事你应该管管。”
  顾秋有些尴尬,自己这个副主任只是临时的,并不管具体的事务,他到省城来的主要工作,也就是陪陪张老。
  不过张老说了,他就只能点头,“您就放心吧,这事我会去处理。”
  怎么处理?一个挂着空头衔的副主任,人家也不会听你的。
  老马听说顾秋可以处理这事,立刻兴冲冲地道:“我去把校长叫过来。”
  校长是个女的,四十多岁,微胖,短发,烫成波浪型。
  女校长是新调来的,根本就不认识张老先生,大家见面的时候,她也只是表面上的客套,看不出多大热情。
  如此一来,倒是显得老马过于热情,有点喧宾夺主的味道。
  女校长心道,他一个老头子,要是能解决问题,还用我们这么来回跑?

  她不知道张老的底细,自然不太相信张老可以解决这里的问题。她说,“没用的,我们到处跑,多次跑,县里的路都给我们跑难了。得到的还不是上面的喝斥,说我们天天跑有什么用?跑会生钱吗?还不如回去把工作做好,等到县里有钱了,学校的问题自然会解决。”
  这是县领导骂她们的话,因为他们经常去跑,上面受不了,骂人了。老马心里明白,上面是怕旧事重提,因此压着他们不许到处跑。
  上次的八万块钱,迟迟没有兑现,到现在什么都涨了,八万块钱根本不可能盖一栋楼。
  女校长说,“老先生,我们现在是听天由命,哪天教学楼倒了,我们也就真正的解放了。”
  张老问,“你们有没有想过其他的办法?”
  女校长说,“还有什么办法?难道让我带着老师去沿街乞讨?”
  张老叹了口气,“我还有点积蓄,回去之后给你们打过来吧!”
  女校长心道,一个老头子能有多少积蓄?几千块?几万块?
  老马说,“那怎么行,学校的事,不能让你一个人来扛。”
  张老说,“应该有四十多万,我以我外孙女晓静的名义捐给学校,你们要尽一切努力,把学校建好,让孩子们有书读。”
  女校长一听,差点就跪了,我的妈啊,四十多万!她就怔怔地看着张老先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左晓静急了,“外公,这可是你要治病的钱!”
  张老瞪了她一眼,老马心里一惊,“老校长,您怎么啦?”
  张老说,“没事,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吗?”
  看到左晓静的表情,老马就猜测着,肯定有事。女校长呢,听说张老要把治病的钱拿出来给学校搞建设,当时就愣在那里。
  既是感动,又有些后悔,自己对张老有点不冷不热的,人家可是真心想帮助学校啊。

  其实女校长这么灰心,也是有原因的,他们多次去求助,非但没有讨到一分钱,反而被人家批评。这是多么郁闷的事?
  老马倒是看出来了,“老校长,您就不要瞒着我们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左晓静眼圈都红了,“外公得了胃癌,都晚期了。”
  “啊——?”
  胃癌,还是晚期?
  在场的人都惊讶了,一个癌症晚期病人,不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拿出来治病,反而捐助一所学校,这需要多么伟大的胸怀?
  左晓静把这事说出来,张老就生气了,“静儿,你这是干嘛?”
  左晓静撇撇嘴,“外公——”

  张老把手一挥,“小顾,你带她出去一下。”
  张老生气的时候,也挺吓人的。
  顾秋就喊着左晓静,两人出了办公室。
  顾秋劝她,“外公又不差钱,他这些积蓄,以你的名义捐给学校,用心良苦啊!”
  左晓静泪眼朦胧,也不说话,只是想起好伤心。

  张老在办公室里说话,“把你们学校的账户给我,回到省城,我就将这笔款打过来。”
  老马说,“这样不好吧,老校长。还是把你的病冶好再说。”
  女校长呢,也这样劝。
  一个有癌症的病人,居然如此关爱学校,这不得不让她感动。四十多万存款,是张老先生一生的积蓄。
  张老道:“既然你们都知道,我得的是绝症,而且是晚期,你觉得还有希望治好吗?去吧,听我的话,把学校建设搞起来。”

  日期:2018-01-09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