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6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进去吧,外面这些事情,交给他们就好。”
  张老道,“我正在物色传人,我走了后,该交给谁?”
  顾秋还真没想过这问题,店铺是老爷子一生的心血,真要是这样扔了,未必有些可惜。
  可留下来呢,谁来打理这店铺?
  再说,装裱的手艺,顾秋也不会。
  左晓静呢,估计也不会。不过顾秋想过,真要是把店铺接下来,可以让左晓静叫师傅来经营,她只负责当清水老板。
  所以顾秋说,“别这么心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老看着他笑,“你啊,年纪轻轻,就学会说这种话,癌症这种病,还能好起来的话,就不叫癌症了。每年有多少人死于癌症,连那些名人,有钱人,他们都束手无策,更何况我这老骨头。再说了,我一把年纪,也无所谓啦。人生在世,总有一死。”
  顾秋道:“世事无绝对,您会好起来的?”
  “怎么好?你又不是专家?”
  “我不是专家,但总有人是专家,他们有这方面的经验。”

  张老道:“你是姓左的派来当说客的吧?想让我进医院,门都没有。”
  顾秋说,“不是啊,我才不听他的。我只听杜省长的,你知道我一直是他的秘书,他对我这么好,杜省长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那杜一文跟你说什么了?”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叫我有空的时候,经常来看看您。希望您可以过得开心一点。”
  张老骂道:“臭小子,算你们有良心。不过我呢,早就想起了,要死就死嘛,反正晓静也托附给你了。如果你要是敢欺负她,我不会放过你的?”
  顾秋没说话,张老道:“你信鬼吗?”
  顾秋道:“不信,我从来不信这些。”

  他看着张老,“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些来了?”
  张老道:“要是你小子言而无信,我就变鬼来吓你。”
  顾秋笑了起来,“你啊,真是个老顽童。人死如灯灭,哪来的鬼啊?”
  张老喝了口茶,象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他问道:“你怎么回事?天天呆在省城吗?你的工作不干了?”
  顾秋说,“我只是挂职的副县长,没什么具体的工作,说白了,跟打酱油没什么区别。”
  张老想了想,“他们为什么不给你分工作?排斥你吗?太过份了,你就不知道打着姓左的旗号,说你是他的女婿,看他们这些浑蛋哪个敢放屁!”
  顾秋笑了起来,“这不好吧!我连杜省长的旗号都不敢乱打,还敢打他的旗号。万一让他知道了,还不立刻干掉我?”
  “他敢!”
  张老很生气,“他总得为自己女儿做点什么,天天缠着那狐狸精,他就不心虚?”
  左晓静回来了,在外面就听到她的声音,“外公,我回来了!”
  跑进来的时候,看到顾秋也在,左晓静惊讶的道:“你怎么又来了?”
  顾秋笑,“我来看外公的。”
  左晓静脸上一红,这声外公叫得好自然啊,真有你的。
  她就把目光移过去,“外公,你身体怎么样了?”
  张老说,“没看到我很好吗?我就知道,一旦这消息传出去,你们个个就问过不停,难道非要我躺在医院,你们才安心?”

  左晓静说了,“外公,你不能这么固执的,听过扁鹊和齐桓公的故事吗?”
  张老瞪了她一眼,“丫头,你要是跟这臭小子结了婚,我的病自然就好了。”
  顾秋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装作没听到。
  左晓静呢,更加不好意思。
  她说,“外公,我还小呢,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好歹也要等我满了二十岁吧。”
  张老说,“等吧,等吧,只怕我是等不到罗!”
  顾秋看到他又说这种话,立刻岔开话题,“晓静,要不我们一起去外面吃饭?”
  左晓静说好啊,外公,走吧出去走走,别天天呆在家里。

  张老看到两人这么高兴,就点头同意,“随你们了!”
  左晓静把顾秋拉到一边,悄声道:“我听说省城有一家新开的店,他们的菜都来自农村,原滋原味的。”
  顾秋在想,“要不我们明天陪外公去乡下吧,别呆在城里,去山里呼吸新鲜空气,或许对他的病更有帮助。”
  左晓静道:“我查过了很多资料,外公这病啊,估计很难冶愈,偏偏他又不肯去医院。”

  顾秋叹了口气,“晚期的病人,医院恐怕也是无济于事。要是有偏方就好了。回头我多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争取到一丝生机。”
  左晓静看着顾秋,柔声道:“谢谢你。”
  顾秋道:“客气什么?我们又不是外人?”
  左晓静的脸就红了,“你能不能正经点?别开这种玩笑,我会当真的。”
  顾秋心里一跳,赶紧不提这事了。
  晚上六点多,三人准备去外面吃饭,左晓静道:“没有车真不方便。”顾秋也这么想,没车,去哪里都不方便。

  这时左晓静道:“跟老左要辆车。”然后她就打电话给左书记,“给我派辆车过来,我在外公店里。借你的,用一段时间还你好了。”
  到底是省委书记千金,她开口要车,车子马上就过来了。一辆九成新的奥迪,左晓静说,“你可以回去了,把车留下。”
  司机留下钥匙,打了辆的士离开。
  左晓静将钥匙扔给顾秋,“给你!”
  三人上了车,赶到左晓静说的那家店。

  饭店名叫野味馆。
  顾秋想,能有什么野味?
  进去了之后,他才发现,这里的野味,居然来自安平县大秋乡。于是他就点了个清蒸大头鱼,清炖老母鸡,反正这些菜,尽量清淡,不加辣椒。
  左晓静呢,也这么想,张老道,“你们也点两样辣的,否则吃不下饭。”
  左晓静把头一偏,“医生说了,你不能吃辣的。”顾秋也劝,这里的野生鱼头独具一格,尝尝你就知道了。
  对于大秋乡的野生鱼头,顾秋当然清楚,只要这是正宗的,味道肯定不错。
  刚点好菜,就听到楼梯口有人惊讶的喊,“咦?这不是顾秋吗?”
  顾秋抬头一看,对方是一位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有点面熟,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对方笑着走过来,“怎么,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大秋乡的……”(是谁?猜对有奖!)
  顾秋真记不起来了,对方是谁呢?
  他看了半天,只能苦笑。
  对方眨了眨眼睛,“贵人多忘事啊!真想不起来了?”
  顾秋道:“你能不能提示一下?”
  对方笑了起来,“别提示了,我还是告诉你吧。我是大秋乡的周小洁,你还记得不?你第一次去大秋乡搞调研,我和从彤被拉去陪酒啦!听说你现在和——”

  糟了,顾秋马上站起来,迅速握住她的手,“哦,哦,哦,你是大秋乡那个周小洁,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周小洁感觉到顾秋手上,一股大劲传来,捏得她的手生痛。看到顾秋的眼神,她马上会意过来。
  脸上堆起了笑,对了,顾秋跟一位老人家,还有一位女孩子来吃饭,自己差点就捅破了天。
  周小洁笑得很尴尬,还好顾秋机灵,马上制止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