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30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化生子死的时候智商不高,也没死多少年,灵智未开,虽然怨气大了些,但是好唬弄得很,这样一想,也不觉得鬼怪有那么可怕了。
  我之后贼眼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一惊一乍说:“你快松开我,阴司的人来了,来抓你们的。”
  他一听,吓得双腿一蹦,马上四处张望起来,十分害怕。
  我见机会到了,准备逃跑,不过看他样子实在紧张,也没什么威胁,就壮了壮胆跟他说:“来,你跟我来,我帮你找一个好地方躲起来。”
  这小化生子还真的就信了我的话,跑到我旁边,抱住我的小腿死不撒手,我带着他跑到了我家屋旁边,心想化生子不能带进屋,就说:“好了,阴司的人找不到你了,你快走吧,晚上可千万别再出来了。”
  他却死不松开我:“哥哥,哥哥,我怕,他们抓了我要炸了我吃掉。”

  日期:2018-08-06 10:27:30
  我下巴都快惊掉了,这小子智商是有多低,我说:“你哥哥我要回家了,阴司的人已经走了,你不用害怕了。”
  这小子还是不肯松开我的腿,我实在没辙了,说:“你先把我松开,你身上冰得很,我腿都快被你冻僵了。”
  他这才松开我,却向我伸出了手,我问他干啥,他说:“哥哥,我要躲你家去,阴司的人就找不到我了。”

  我听后眼睛一瞪,这绝对不行,屋里本来就一团麻了,再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化生子,还不得乱成浆糊,就说:“我家里有个比城隍爷还要可怕的人,他不止吃化生子,还喜欢打化生子,打得可惨,我都不忍心看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说:哥呀哥呀,只能对不起你了。
  他听后忙收回了手,竟然呜呜呜哭了起来,我更是哭笑不得,从来没听过化生子还会哭的,不用说,这是被吓哭的。
  也真是涨见识了,我还没被化生子吓哭,化生子反倒被我吓哭了。

  他呜呜呜一边哭一边往村子外面走,走一截儿停下四处看两眼,再回头看我一眼,继续走,走几步又重复之前的那动作。
  我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同情心泛滥,不然也不会做出喂养乌鸦这种事情来,看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心想是被我说的那些话吓到了。
  实在有些不忍心,就走过去跟他说:“我带你回屋吧。”
  日期:2018-08-06 10:47:45
  他甩开我的手摇头,说我家有打化生子的人,我那都是胡诌的,又跟他解释了半天,他才胆战兢兢跟在我身后,随我一同回屋。
  回屋陈文和张嫣自然看见了他,这化生子不知道哪个是打化生子的,躲在我身后,抱着我大腿不敢出来。
  我把回来的事情跟陈文说了一遍,陈文哈哈笑了两声,进屋拿了一个木头做的扳指,让我带在手上,然后念:“赤帝养气,黑帝通血,黄帝中主,万神无越,死魂速来,生魂速去,急急如律令。”
  念完那化生子直接没入了我手上的木头扳指里面,陈文马上让我咬破指头,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玩意儿也太神奇了,不过马上想到,陈文是不是把那化生子给收了?
  我还没问,陈文就解释说:“化生子怨气太重,要是跟在你身边,会被有心之人盯上,动手夺你的化生子,你自己阳寿还会受损。扳指叫收魂木戒,可以让化生子居住,滴了你的血,化生子就会认你做主,有需要你可以把他召出来,不过也别太逼他,化生子怨气比较重,不好控制。”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陈文之后把收化生子的方法教给了我,我牢记在心。
  之后看向张嫣:“她呆在外面不会有危险吗?”
  陈文说:“张嫣不能算是鬼,顶多只能算是魅,魅的作用不大,战斗力不强,没多少人会觊觎,另外,这么漂亮的姑娘呆扳指里面可惜了,天天看着多养眼。”
  日期:2018-08-06 11:08:30
  张嫣脸上又布上红晕,往后退了两步,她见了陈文,始终跟羊见了狼一样。
  晚上我一如既往和陈文同睡一张床,我都快迷迷糊糊了,陈文却突然问我:“你记忆里,你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想了想:“很平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日喜欢叼着烟枪跟人摆龙门阵(聊天吹牛),还很迷信,你问我爷爷做什么?”
  陈文恩了一声,若有所思说道:“如果是一般的行尸的话,应该不是王祖空的对手,昨天我去追他,发现他比我想象得厉害很多,甚至还能找一些方法规避我法术的伤害,行尸没有灵性,除非他死之前对法术的特性烂熟于心,变成行尸之后,潜意识能规避法术,能达到这样,我猜想你爷爷身份不简单。”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我爷爷平日的异常之处,想了好一阵,我才跟陈文说道:“我爷爷晚上经常出去。”
  “他出去做什么?”陈文马上问。
  我说:“说是出去撵野猪,怕野猪害庄稼,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

  陈文思索了一阵后不再说话,快至天明,窗子外传来乌鸦的叫唤声,我和陈文同时惊醒,开灯看了一下,原来是白天那两个阴司的人。
  陈文开门让他们进来,那两个阴司的人恭敬开口说:“陈先生,令弟的事情我们跟城隍爷商量过了,城隍爷答应了这事儿,这是任令。”
  说完递上来一块布帛,布帛上写有不少奇异的文字,我一个都没看懂,陈文接下来之后,这两个阴司人又说:“本来城隍庙已经没有名额了的,但是城隍爷察了一下,原来令弟的爷爷陈怀英,也是跟城隍庙定下契约的巡逻人,不过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陈怀英的任令本来应该作废,现在转交给陈浩,这个名额刚好补了上来。”。
  日期:2018-08-06 11:28:45
  什么是巡逻人我不太清楚,不过听了他们那些话,我竟然没有觉得半点奇怪,我爷爷也是巡逻人,现在我又成了巡逻人。
  阴司之人跟陈文交谈一阵后离去,等他们走后,我才向陈文问起什么是巡逻人。

  陈文把那张布帛给了我,语重心长说道:“阳间巡逻人,就是代替阴司之人在阳间巡逻,如果发现有厉鬼害人,恰巧没有阴司的人管理的话,你们的作用就要体现出来,代替阴司除鬼摒恶。”
  我想了会儿,这不就是临时工吗?阴司的人忙不过来,我们帮他们做事,另外,害人的鬼往往很危险,让我来做这种事情,压力颇大。
  陈文随后又说:“巡逻人一般都会一些外门法术,不然做不了这事儿,不止驱不了鬼,还很有可能被鬼怪报复,你阳气太少,不适合学法术,所以你以后能依靠的,就只有张嫣和你自己的脑袋。”
  我稀松平常哦了一声,缓了一会儿问:“我没报酬?”

  陈文哈哈一笑:“阳间巡逻人在我们这一阶层是最低下的职业,你还想报酬?如果不是为了能让你多活两年,我是铁定不会让你去做阳间巡逻人的。”
  我明白了,就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干得好能多活两年,干得不好,没准儿明天就被厉鬼报复死掉了。
  对比起来,还不如做个寻常人来得轻松快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