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23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恩了一声,折身回去,张嫣跟着我寸步不离。
  回屋到陈文的包裹里面找到了三枚铜钱,然后找了一本蓝色封面的书,书已经有些破旧了,上面写着‘四柱命理’几个字。

  日期:2018-08-05 08:42:15
  翻开看了一下,上面写着净心、净口、净身、安土地、净天地、祝香、玄蕴几个字。
  之后下面全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按照指示,我把这下面的文字全部念了一遍,然后用毛笔在一张黄表纸上写上了陈文的生辰八字。
  己巳 丙寅 庚申 戊辰。
  写完后焚烧,再摇起铜钱丢在了写字台上,结果是两面有字,一面无字。
  搞定之后马上去找陈文,去时看见四娘正胆战兢兢坐在椅子上,头发衣服凌乱得很,陈文膝盖微曲,正在跟四娘说话。
  但是四娘好像听不见一样,我走过去把铜钱的方位、正反跟陈文说了一遍,陈文恩了一声,并没多说什么。
  四叔依然怒气冲冲站在一旁,我过去说:“四叔,我哥昨晚上一直在守行尸,四娘晚上找过我之后就走了,我哥根本不知道四娘来过,不可能是我哥做的。”

  四叔听后马上就破口大骂:“你还好意思说,你四娘胆子小得很,晚上找了你,你不知道送她回来吗?还有,这个陈文跟我们非亲非故,他一来村子里,村子里就鸡飞狗跳出这么多事情,这事儿要是搞不清楚,我就只有喊公丨安丨局的人来了。”
  陈文不回话,四叔在气头上,我也没法儿跟他解释。
  村民这会儿也在叽叽喳喳讨论,几个老人还上前去问我四娘,但是四娘这会儿好像变成了木头人,话都说不出来。
  日期:2018-08-05 09:02:30
  陈文看了一会儿,起身取过了四娘昨天让我交给陈文的香包,问四叔:“你说这个香包你是给她求的?我想问一下,是什么时候求的?”
  四叔回答说:“好几年了。”

  陈文又问:“你到哪儿求的?求来做什么?”
  四叔被这么质问,有些不舒服,怒气又上头,挥拳就向陈文砸了过去,陈文这次不避不让,迎着一脚上去,砰地一下把四叔给踢翻在地。
  这边儿打起来了,村民马上围过来劝架,四叔虽然是壮实的庄稼汉,却也不是陈文的对手,根本还不了手。
  村民说:“好好说话,好好说话,莫动手打架。”
  陈文深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说:“我年轻气盛,虽然当道士收敛了一些脾气,却也容不得别人无凭无据冤枉我,即便再野蛮也不能一上来就动手,要是动手的话,十个你也不是我对手,惹怒了我,甩甩袖子不管,就算公丨安丨局来了,没有证据也定不了我的罪。另外,不管这事儿是谁做的,最后怪也只能怪到你头上,自己的女人,就算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好,她受了伤害,只能怪你没用。”

  四叔马上就不敢说话了,好像被陈文吓到了一样。
  陈文顿了一会儿才说:“你们行过房·事没有?”
  四叔和四娘都结婚十多年了,怎么可能没行过房事,陈文这问题问得太没技术含量了。
  日期:2018-08-05 09:22:45

  村民也觉得这话问得不对。
  不过四叔过了一会儿才说:“没有,她不愿意。”
  这话让我们都吃惊了,都结婚十多年了,这一下说连房事都没行过,这也太奇葩了。
  四叔紧接着又说:“我结婚这么多年,她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前段时间就去观里求了这样一个香包给她挂身上,观里师傅说挂了就有用,给她挂上去了一直没用,不是我不想要娃,是她一直不配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不是她还够贤惠,我早就把她休了。”
  陈文听后恩了一声说:“我是出家道士,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愿意相信也好,不愿意相信也好,牵扯到我了,我会帮你找到真相,但是你要是再无理取闹的话,就别怪我不顾你是陈浩的长辈了。”
  陈文说完之后转身喊我:“陈浩,我们走。”

  我嗯了一声,心想这下和四叔闹得这么僵,以后见面多尴尬。陈文并没有说四娘送他香包的事情,估计是为了保全四娘的面子,农村人思想迂腐,搞婚外情这种行为,会被村里人唾弃一辈子。
  回屋的路上,我问陈文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没有。
  陈文虎了我一眼,然后揉了揉太阳穴说:“你哥我是道士,不是神仙,哪儿有那么容易弄清楚。你刚才那铜钱的卦象是大凶,明显是有人要害我,这下我是真的被卷进来了。”
  日期:2018-08-05 09:43:00
  我又问:“那我四娘到底是被谁糟蹋的?”
  陈文哼哼笑了一下:“鬼知道。”
  我随意说了句:“鬼做的?”

  陈文再笑了笑:“小子变聪明了,不过这种可能只有五成。”
  我问剩下的五成是什么,陈文却不肯跟我说了。
  回屋之后,陈文跟我说:“你注意你四叔家的神龛没有?我昨天给他们贴上的破秽符已经破掉了,这说明你四叔家里,有阴物。”
  这我倒没注意过。
  陈文就跟我说了这么一句,再不说下文,一会儿后突然跟我说:“陈浩,有想过要抓鬼吗?”

  我连忙点头说:“想过,但是你不是说我不适合当道士吗?”
  陈文微微一笑,眼神在我和张嫣之前交替,说:“有一种办法可以试一下,不过要等一段时间我再跟你说,这段时间,你们两个好好交流一下感情。”
  这话不正不经的,我倒没啥事儿,跟张嫣交流感情我倒挺乐意的,不过张嫣却一脸不好意思,抿着嘴唇不说话。
  之后陈文到床上躺了会儿,等到半夜十一点多钟的时候,他让我们跟他出去一趟,径直到了四叔家旁边,他让我和张嫣在村子里看着,有婴灵的声音和行尸的踪影再去喊他。

  跟我交代完了,他自个儿跑到四叔家的窗户口旁边站了起来。
  我和张嫣守在另外一边,可以看到他的所有动作。
  等到凌晨一点多钟,乌鸦又开始在树上扑腾,一般只有阴物接近的时候,乌鸦才会动,我和张嫣马上警惕起来。
  张嫣迅速站在我前面,果断地说:“你站我后面。”

  我很无语看了张嫣背影一眼,突然心生恶情趣,想要捉弄她一下,伸手穿过她的腰,环抱着她,再一个转身将她换到了我身后,虽然是晚上,我心想她应该羞得不得了吧。
  我假装正经地说:“前边儿空气好,今儿我站前边儿。”
  心想手感还不错,软绵绵的,滑得很。
  张嫣很久都没说话,四下静谧得可怕,我以为张嫣生气了,正想道个歉,张嫣却说:“我是鬼,你是人,你不应该这么做。”
  我干咳了两声,看见陈文这会儿正看着我们俩憋笑呢,见我们看到他,他才跟我们做了嘘的手势。
  之后再等了大约二十来分钟,村头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慢慢走过来,像是没看到我们一样,直接往四娘家去了。
  到了四娘家窗户时候,头一窜,窜了进去。
  陈文没有立马进去,而是迅速拿出了几张符,在手里绕动几下,贴在了窗户上,之后就到大门前,轰地一下把门给撞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