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20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准备进屋,我往旁边竹林一看,看到一根粗硕的竹子旁边站着一个人影,连忙拉了一下陈文,陈文头也没回,一把把我扯进了屋,然后关上了门对我们说:“别说话。”
  我们马上吓得不敢说话了,陈文又让樊真菊把手电筒关掉,屋子里马上就黑黢黢一片了。
  不一会儿,这门被砸响,咚咚咚地,吓人得很。
  我们默不作声,等着外面东西离开。
  不过了会儿,外面没声了,我们才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候,樊真菊突然啊呀一声叫了出来:“哪个在摸我?”
  叫了之后还把手电筒打开一照。
  日期:2018-08-04 14:35:45
  照过去,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正抱着她的腿,她甩都没甩落,吓得在屋子里到处乱跑,啊呀呀大叫。
  那婴儿就是我家地窖里的那个,眼睛发白,恐怖得很。
  张嫣一见,眼睛也马上变成了蓝色的,第一时间挡在了前面。
  陈文说:“你们两个抵着门,不要让外面东西进来。”
  他说完抽出手里的桃木剑就一剑打了过去,那婴灵呀地叫了一声,这才松开了樊真菊的腿,龇牙咧嘴瞪着陈文。
  陈文呵了声,从身上取出了一张符,咻一下贴在了婴灵脑袋上,那婴灵马上就不动了,陈文马上又咬破了手指,在桃木剑上抹了两下,才刚抹完,婴灵身上符落在地上,他也向陈文扑了过来。
  陈文一剑劈过去,那婴灵再啊呀叫了一声,整条胳膊都掉在了地上,陈文一脚踏上去,他胳膊变成了烟雾,消失不见。
  “天道清明,地道安宁,人道虚静,三才一所,混合乾坤,百神归命,万将随行,永退魔星。”
  陈文再念了几句,这屋子里的鸡飞得更欢了。
  陈文本来准备再一剑劈上去,这门却轰轰轰响了起来,我和张嫣死死靠在门上,不让门被打开。
  陈文回头看了一眼,正想上去,外面却传来叮铃铃的声音,不一会儿门口的响动就没了,然后听见有人敲门:“蛋子,开门,我是王祖空。”
  我一愣,他咋也来了?之前不是一直躲着的吗。
  张嫣听到准备开门,我让他别忙开。

  王祖空又在外面喊:“快点开门,不然你那个背时爷爷又来了。”
  陈文抽空说了句:“开门吧。”
  我们这才把门打开,打开看见王祖空手里拿着一个铜铃站在门口,门一打开,屋子里的婴灵趁机跑了出去。
  日期:2018-08-04 14:56:00
  陈文没有去追那婴灵,而是对我们说:“你们俩,站我身后来。”

  我和张嫣随即过去,樊真菊已经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动都不敢动一分。
  我做梦都没想到王祖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也不明白他这个时候出现是什么意思。
  陈文盯了王祖空一会儿,王祖空操着他浓重的乡土口音就说了一句话:“是陈怀英自己要求我把他埋在那里的,害蛋子的也不是我。”
  陈文笑了一下,问他:“是谁?”
  王祖空想了一会儿,然后跟我说:“蛋子,你还记得小时候我被咒的事情吗?”
  我当然记得,当时我还以为是我咒的呢,后来他又说不是我咒他,至于是谁在咒他,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就点了点头说记得。
  王祖空又说:“当时有人要一并害我,我晓得不是他的对手,就自己把自己的魂勾了,来了个金蝉脱壳的计谋,本来想一直躲着,但是你们这几天一直在找我,我没办法,只有出来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陈文半知半解,找了把椅子坐下,王祖空也一同坐下了。
  陈文又问:“陈浩的爷爷为什么要求你把他埋在那里?”
  王祖空打量了我几眼,像是有些难以启齿,做了会儿思想斗争之后才说:“陈浩爷爷死之前跟我说,他说他活着的时候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死了不应该占风水宝地,就让我把他埋在那里受罪,还以前的冤孽。”
  日期:2018-08-04 15:16:15
  我可不记得我爷爷说过这样的话,在我印象里,我爷爷和蔼至极,邻里乡亲提起我爷爷也都会伸出大拇指说好,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于是我就插了一句嘴:“我爷爷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王祖空叹了口气,把手上的铜铃先放到了一边,说:“你爷爷做的事情,具体我也不知道,你出生之后,你爷爷经常带着我去挖别人的坟,挖了坟并不取里面的陪葬品,只是去取里面的死人衣服的一块布条,给你缝了一件衣服,另外乡里只要有婴儿出生,他也都会逛游两圈,具体做什么,我也不大清楚。”
  王祖空这话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胡平跟说了的一些事情。
  他说我爷爷和王祖空是黑良心,经常半夜去挖别人的祖坟,另外还去偷新生的婴儿。他说的,应该就是这桩事情了。
  “我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王祖空。
  王祖空摇摇头说:“我也不晓得。”
  陈文听到这里,插话问道:“你连他做什么都不知道,还跟着一起去挖坟?”
  这像是提到王祖空的伤心事一样,又是摇头又是晃脑:“也不怕蛋子在这儿,我就直说了,以前蛋子奶奶嫁给陈怀英,我气得离乡出走,之后回来还是念念不忘,心想着跟陈怀英搞好关系,也能跟蛋子奶奶拉近一些关系,所以当时陈怀英让我去,我也没多想,就跟着去了。”

  日期:2018-08-04 15:36:30
  陈文是个出家道士,对情爱之事不是很了解,翻过了这一页再问:“你屋子里的那双腿是怎么回事?”
  王祖空马上回答:“捡的,在陈怀英的坟头前捡的。”
  “胡平说在坟头听见你抱怨,要让陈家断子绝孙,这事儿你怎么解释?”陈文又问。
  王祖空回答:“那只是我说的气话,当初陈怀英死之前跟我说过,他说总有一天,陈浩的奶奶会因为他而死,他还说如果陈浩的奶奶死了,全是他害的。当时我也没在意他这话,不过陈浩出事儿之后,我好几次看到他奶奶眉心有一团黑气,那个时候我天天防备着,没想到最后还是死了,之后你们带着陈浩奶奶尸体去逼问胡平,我当时也听到了胡平说的话,他说是陈怀英托梦让他去陈浩奶奶的,陈怀英以前也说过,要是陈浩奶奶死了的话,就是他害的,刚好又是他让胡平去的,当时我就认为是他害的陈浩奶奶,一直对他怀恨在心,到现在都一样,所以才会在坟前说出这种气话,还被胡平听到了。”

  这桩恩怨太过纠葛,但我大致听明白了,其实就几句话。

  爷爷当时说奶奶会被他害死,刚好奶奶死之前爷爷托梦给胡平,让他去找我奶奶,找了之后奶奶就死掉了。
  然后王祖空就以为真的是我爷爷害的我奶奶,对我爷爷怀恨在心,才会说出那样的气话。
  日期:2018-08-04 15:56:45
  这一切都能解释得通。
  但是,有一个问题,陈文帮我问了出来:“老两口生活这么久,没理由为什么要害对方?”
  “我爷爷不可能害我奶奶。”我也说了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