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14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文笑着说:“大概要住一个月,我是来帮陈浩处理一些事情的。”
  话题聊到我身上,李成英马上说:“说起蛋子,你晓得你爷爷奶奶的坟涨了不?”
  坟涨了就是坟裂了,要垮掉的意思,对后人很不详,发现了要立即补回来,而且还要后人补,所以我们这里,不管出门打工的人有多忙,每年至少回来修一次坟。
  之后他又说了一些他听来的怪事,陈文一一帮他解答了。
  晚上在他家吃完饭才回自己屋,打开门进去,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屋子。

  陈文说:“不管是人或物,都要看脸的,人脸脏了不讨人喜欢,会被看成鬼,引鬼找上门来,屋子脏了也会被鬼当成鬼屋,引鬼来住,陈浩,你拿着火把在屋子里每个角落走一遍,嘴里念——叔叔伯伯兄弟姐妹,进错地方了,麻烦出去,一会儿好吃好喝招待你们,吃完喝完就走。”
  日期:2018-08-03 14:24:00
  这个屋子可比不得城里,不过我都十八岁了,心想不能丢了脸,就点了火把,让张嫣跟着,在屋子所有角落转了一遍。
  一边转一边说:“叔叔伯伯兄弟姐妹,进错地方了,麻烦出去,一会儿好吃好喝招待你们,吃完喝完就走。”
  念了十几遍回到堂屋,陈文让我开始清理屋子。

  张嫣却说:“你们坐着吧,我来打扫。”
  这么大一间屋子,就算我一大老爷们儿都不一定能全部清理下来,就跟张嫣一起清理了起来。
  奶奶以前睡的房间里有个地窖,平时用来存储粮食,留着过冬的时候吃。
  地窖洞口用木板遮着,通过木板缝儿看进去,黑黢黢的,不过转一个视角,却在里面看见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喊了声哥。
  陈文过来看了一眼,对我做了个嘘的手势,故意放大声音说:“那是地窖里的水珠反光,你们赶快打扫。”

  说完他走出去了,我们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在这里清理。
  清理奶奶屋子里写字台的抽屉的时候,发现一本相册,翻开看了一下,里面有爷爷奶奶的照片,也有我父母的照片,还有我小时候光屁股的照片。
  在相册最后一页,看到一个大概三岁的女娃的照片,除了这张照片,在这一页还夹着一个纸人,纸人的背后写着几个字,那是别人的生辰八字。
  张嫣也看了一眼,说:“跟你好像。”
  我把我以前的照片拿出来跟这个女娃娃的照片对比了一下,确实很像,就像是一个妈生的一样,不过我是独生子,没有姐姐或者妹妹。
  我在看照片的时候,陈文拿着一张红绳子做的网走了过来,过来让我牵着盖在了地窖口上。
  我问陈文那是什么。
  陈文回答说:“化生子,一个很厉害的化生子,眼睛都开始放白光了,你们别来碰这张网,把他放出来的话就完蛋了。”
  小时候陈文跟我说过,我们乡里的化生子,在他们的行话里叫做婴灵。

  之后陈文在这张网的四周压上了铜钱。
  我下意识远离了地窖,然后把照片和那个纸人递给陈文看。
  陈文看了一阵,也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让我打电话问我爸妈。
  之后他说:“你去村里其他住户屋里借一碗猪头肉回来,把屋子里的牛鬼蛇神送走,另外砍两根桃树回来,要是送不走的话,就撵走。”。
  日期:2018-08-03 14:44:30

  农村人都还是比较和善的,借猪头肉并不是什么难事,借回来之后,陈文在猪头上插了几只香,然后在水缸里舀了一碗水,在地上滴了几滴,说:“喝酒伤身,各位喝点上好的茶水,喝完就走,以后别再来了,屋子会请土地菩萨照看着,伤到各位概不负责。”
  陈文忙活猪头的事情,我们继续清理屋子,期间我问他小时候那个丢失的纸人他是在什么地方找回来的。
  陈文不回我的话,我吃瘪后专心清理屋子,整个屋子全部清理一遍才走出了房间,张嫣这会儿给我端了一盆水,让我洗脸洗手。
  陈文忙活完了,靠在椅子上歇息,晚上囫囵睡了一晚,第二天大清早,陈文喊醒我,提着撮箕让我去给我爷爷奶奶上坟。

  作为后辈,这是应该的事情,提着撮箕就和陈文一同去了坟茔地。
  日期:2018-08-03 14:47:44
  奶奶和爷爷埋得很近,只有十来米的距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势的关系,坟全部裂开了口子,砌坟的石头都向外扩张了,咋一看,这两座坟墓就跟瘦子变成胖子了一样。
  关注微信 鬼人侦探 回复78195继续阅读,全书更精彩,已经完本,放心看。
  先是拔了草,再和陈文把石头全部砌好,上了一炷香,磕了几个头才回屋,路上陈文跟我说:“你爷爷和你奶奶坟埋的地方不是很好,我建议你跟你爸妈商量,让他们把坟墓迁一下。”
  我记下之后回屋,回屋在门口看见了村里一个老人。
  老人名叫陈安远,是我爷爷的侄儿子,我应该喊他喊四爸,也就是四叔的意思。
  日期:2018-08-03 15:04:45
  我们回来,陈安远就说:“你们出去咋连门都不关?现在找盘缠的多得是。”
  找盘缠指的就是小偷偷值钱的东西,我们一笑,张嫣在屋子里,不过他没看到而已。
  陈安远又说:“蛋子,你和你哥今儿中午到我家吃饭去,你们刚回来,屋里连饭菜都没有。”
  我也正在愁这个事情,准备到村里其他住户家去买一些大米和蔬菜的。
  我们连早饭都没吃,就跟着一同去了陈安远家,张嫣一个人留在屋里。
  去的时候还早,饭菜并没做好,陈安远就跟我和陈文聊起了天,期间说道了小时候我爷爷奶奶的事情,他也叹了口气,一直说我爷爷奶奶是好人,死了可惜。
  还没说多大一会儿,就看见他家门口有人牵着一头大黄牛走过去,我定睛一看,竟然是胡平,就是小时候那个拿了我奶奶的香囊,而且还害了我奶奶的那个傻子。
  陈文看到他,喝了声,起身说:“你站住。”

  胡平站住后转头看着陈文,一看到陈文就傻了,陈文问他:“你杀了人怎么没去坐牢?”
  胡平听见后,连牛头不要了,拔腿就跑。
  我四叔出来说:“他傻了,以前还能说话,现在连话都不能说。”
  我说:“是不是为了逃避责任装的?”

  陈安远回答说:“应该不是的,装也装不了这么多年,现在做事情疯疯癫癫的,晚上不睡屋,一回去就躺狗窝里。”
  日期:2018-08-03 15:25:00
  我跟陈安远说了一下小时候胡平害我奶奶的事情,这件事情附近几个村子都知道,陈安远说:“公丨安丨来过的,来了没抓他,都成这样了,抓不抓也没啥意义。对了,他脑壳虽然坏了,但是每年逢年过节,都会到你爷爷奶奶坟前磕头,一跪就是一天。”
  他成这样了,我们也没了追究的心思,毕竟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这次回来主要是想弄清楚是谁要害我,陈文问了一下陈安远,问道:“你知道陈浩爷爷以前跟谁结过怨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