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13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的地方,我不跟她说话,到没人的地方时候才跟她说这是灯,这是车,这是啥,那又是啥。
  她就跟我们平时上课一样,老师在上面讲,不管听不听得懂,只管点头就可以了。
  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快到半夜十一点钟了,她突然跟我说:“子时了,我们回去吧?”
  以前陈文说过,子时是百鬼出行的时候,生人一般都应该回避。
  日期:2018-08-03 12:42:45
  我说:“你害怕了?”
  她说:“我怕他们会害你。”
  说实话,我确实有些害怕,陈文说我阴气中,会被很多鬼注意到,万一某个不长眼的再找上我就不好了,依了她,一道回了屋。
  回屋我倒头就睡,把手机先给了张嫣,说:“你玩儿吧,不过别太晚,成天这么熬夜也不怕累。”
  她嗯嗯点头,我在床上躺了会儿后想起了房东说的堵住下水道的头发,心生好奇就跑厕所看了一下。
  进厕所刚开始没发现什么,用金黄色手电筒光一照,马上吓得一惊,厕所瓷砖上写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我读了这么久书愣是认不出写的啥。
  张嫣这会儿过来看了一下,看到之后说:“这是杀人偿命。”

  我问:“你咋知道?”
  她说:“人说话跟鬼说话不一样,人写字跟鬼写字也不一样。”
  以前村里的人老是说鬼话连篇,原来真的有鬼话。
  不过对强上这几个字有些疑惑,问她:“这是鬼写的?”

  她点了点头。
  这就有些令人费解了,也有些令人惊恐,屋子里绝对有另外一个鬼,不然也写不出这几个字,另外,这几个字到底是写给谁的?
  要说杀人偿命的话,我到现在也没杀过人呀,我连鸡都没杀过。
  心想是不是以前住这个屋子的人杀过人,然后冤魂找上门,以为还是以前的人住在这里,就找到我了。
  日期:2018-08-03 13:03:00
  想着早上去问一下房东这屋子以前住的是谁,再顺便问一下这楼上有谁,没准儿能知道一些线索。
  在厕所没呆多大一会儿,窗户口啪嗒啪嗒飞了两只乌鸦,眼睛幽幽看着屋子里面,然后哇哇叫了起来。

  张嫣一愣,马上跟我说:“屋里有人进来了。”
  从小时候开始,就经常有乌鸦跟着我,我早就见怪不怪,不过有些疑惑,问张嫣:“你咋知道的?”
  张嫣柔柔弱弱指着乌鸦说:“它们说的。”
  我说:“你还真厉害。”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害怕得不得了,马上拿起手机给陈文打了个电话,打通电话之后,我把事情跟陈文说了,陈文回答说:“要么是那个老乞丐,要么就是那个布娃娃惹的祸,你在你卧室门口挂一面镜子,然后让张嫣守在门口,我尽快过来。你的事情太麻烦了,我估计你还要回农村一趟才能弄清楚。”

  我全部按照陈文说的做了,不过没有让张嫣守在门口。
  躺在床上睡不着,而且有点害怕,想了会儿还是准备起床去喊张嫣,伸手拉了一下房门,门锁咔哒咔哒的死活打不开。
  当时就心想有人在作怪,要么在外面拉着门,要么在里面抵着门,实在没办法,喊了一声张嫣。
  刚喊完,就听见外面脚步声,在面乌鸦哇哇开始大叫,然后就是叮叮咚咚的声音,我用力拉了一下门,门咣当一下打开了。
  日期:2018-08-03 13:23:15
  张嫣正穿着睡衣站在门口,我出去差点儿和她撞上,她连忙后退了几步说:“刚才有人在拉着门,我把他撵走了。”
  我看她这么娇滴滴的,比我本事还大?心存感激的时候也有些不服气,就说:“你一个女孩子,这种事情应该先把门打开,我们一起撵才是,万一受伤咋办?”
  这话把她说的脸通红,不过还是嗯嗯点头。
  我之后又跟她说了一句谢谢,然后问她把门拉住的人是谁。
  她说是个老头儿。
  这样我就大概了解了,应该就是那个让我帮着找腿的老头儿,他还真的就找上门来了。
  我问张嫣:“你能打得过他吗?”
  张嫣犹豫了一下才点头。
  要是打不过的话,我就安安心心帮着去找腿,要是打得过的话,就不用了,等着他上门报复。
  张嫣点头之后又说:“我已经把他打散了。”
  我当时就惊呆了,这也太犀利了,刚才就那么一会儿功夫。

  不过她这话也把我吓到了,要是她真的这么厉害的话?万一害我咋办?又想我的命跟她连在一起的,应该不会。
  我问张嫣:“厕所那几个字是那个老乞丐写的吗?”
  张嫣说不知道,我也不敢确定。
  经过这么一闹,再也睡不着,就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我叫张嫣去睡觉,她说不困,也跟这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
  日期:2018-08-03 13:43:30
  五点多,她起身去做饭。
  没多大一会儿,门被敲响,这大清早的,一般不会有人来,我警惕先问了句是谁,结果听到的却是陈文的声音。
  当下大喜,打开们让他进来,陈文还是以前那副打扮,穿着一身道士的衣服,模样也没怎么变。
  屋里进了生人,把张嫣吓坏了,陈文倒挺随和,主动跟张嫣聊天,然后又问了一下我前面几年的事情,我一一回答。
  陈文大致了解之后,说:“当时我已经摸到了眉目,你父母不让我参与,那个时候年轻气盛,脾气大就没管你了,你跟你们班主任打个电话请个长假,我们回农村一趟。”
  以前逢年过节都会回农村走访那里的亲戚,说实话,很不喜欢那个地方,不过为了弄清楚到底是谁在害我,只有这样。
  打电话给班主任请假,班主任却让我父母跟他说,陈文冒充了一把我的父亲,给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当天下午就坐着黑车往农村赶。
  张嫣在陈文面前比在我面前还要拘谨,陈文偏偏喜欢逗她,偶尔还会冒出一句:“你反正要跟陈浩绑在一起,不如我给你们俩做个阴阳媒,你们结婚算了。”
  张嫣脸皮薄得很,因为这句话,愣是几个小时没敢直视我和陈文。
  车爬了几个小时山路才回到农村。
  村子里很多人搬走了,现在剩下不到三十个人,以前大家抢着种的田现在都长满了杂草,我和陈文进村,张嫣跟在后面,幸好今天没有太阳,不然张嫣根本走不了路。
  日期:2018-08-03 14:03:45
  才刚进村,就遇到了一个扛着锄头的村民,农村不管是谁,都是亲戚,我喊了声:“李二伯。”
  他叫李成英,是村里最年轻的人了,才三十七岁。
  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和陈文,特别是陈文,他对陈文热情得很,说:“陈家伙子,你好些年没来过了吧?快点进屋喝茶。”
  我爷爷奶奶他们的房子很久没人搭理,回去还要收拾很久,走路也走累了,就到李成英家喝了口茶,歇息了会儿。
  张嫣按照我的嘱咐一直站在旁边,低头不语,怕被人发现。
  李成英知道陈文是道士,说的自然是跟道士有关的事情,他说:“王祖空死了,乡里没端公,不管是结婚还是出丧都不方便,你来了就好,这次要多住一阵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